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老徐:中紀委六次全會傳遞出哪些與眾不同的信息

按照慣例,在年初召開的中紀委十八屆六次全會連續開了三天,規格同以往一樣,總書記講話,中紀委書記做報告,全部常委出席,並通過一個會議公報,旨在對全年的反腐敗和黨風廉政建設工作進行部署和安排。2016年,這一屆班子的任期已經過半,距離十九大換屆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因此六次全會有著承上啟下的作用。

如果到十九大召開前,還搞不起來官員財產公示,那麼這屆中央紀委的歷史功績將會大打折扣。

那麼,中紀委六次全會都傳遞出了哪些與眾不同的信息呢?

首先,對十九大以來三年的反腐工作進行了高度評價。在以往的三次中紀委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都指出了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還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本次會議,習近平定調當前反腐形勢,指出「3年來,我們著力解決管黨治黨失之於寬、失之於松、失之於軟的問題,使不敢腐的震懾作用充分發揮,不能腐、不想腐的效應初步顯現,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

雖然沒有直接說取得壓倒性勝利,但是也沒有直接再提「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而「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這個評價已經很高了。習近平為此還提出「四個自信」:全黨同志對黨中央在反腐敗鬥爭上的決心要有足夠自信,對反腐敗鬥爭取得的成績要有足夠自信,對反腐敗鬥爭帶來的正能量要有足夠自信,對反腐敗鬥爭的光明前景要有足夠自信。

其次,首次使用「黨內重大政治隱患」一詞。在總結2015年反腐工作時,公報提出:黨中央嚴肅查處周永康、令計劃違紀違法案件,消除了黨內重大政治隱患,彰顯了全面從嚴治黨的堅定決心。對於周永康、令計劃案,「黨內重大政治隱患」是一個新提法,也是一種全新的表述,實際上有一點類似過去「重大路線鬥爭」的內涵了。

第三,重申紀委決不能成為黨內的「公檢法」,並提出要研究修改行政監察法,健全國家監察組織架構,形成全面覆蓋國家機關及其公務員的國家監察體系,使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相互配套、相互促進。公報提出:紀委決不能成為黨內的「公檢法」,執紀審查決不能成為「司法調查」,要依紀監督、從嚴執紀,真正把紀律立起來、嚴起來,執行到位。

第四,今年紀委的7大任務中,重點要盯著「三種人」:1、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的;2、問題嚴重、群眾反映強烈的;3、現在重要崗位可能還要提撥使用的。這三類情況同時具備的,是查處懲治的重點,要作為重中之重。

第五,首次把反腐與扶貧聯繫在一起,提出要嚴肅查處扶貧領域虛報冒領、截留私分、揮霍浪費行為,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有力保障。

第六,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對基層貪腐以及執法不公等問題,要認真糾正和嚴肅查處,維護群眾切身利益,讓群眾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實際成果。讓反腐利劍指向「蠅貪」,不知真的能否做到?因為這要先想好中國的監獄夠用不?

概括起來,其實就是三句話:反腐沒有轉向,決心和目標都沒變,還增加了「四個自信」。

十八大以後,各級紀委確實做了不少工作,老百姓也比較滿意。但是,希望這一屆中央紀委能夠更上一層樓,把更多老百姓的未了心愿給實現了,那就是官員財產公示制度。反腐要標本兼治,官員財產公示制度是最有效的治本良策。

如果到十九大召開前,還搞不起來官員財產公示,那麼這屆中央紀委的歷史功績將會大打折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