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深信不疑 同濟大學「女學霸」被騙70萬

學霸、學生會主席、家境優越的乖乖女……這是師長、同學對於21歲的小王的一致評價。沒想到的是,這樣一個高智商的女大學生,卻被騙子輕易“晃點”,引發“綁架”虛驚。

近日,家住松江的女大學生小王遭遇跨境電信詐騙,騙子先是在電話里假冒警官,威脅其到外地躲避且不得暴露目標,禁止其和外界聯繫,後又讓小王以“幫人擔保,對方跑了,自己被控制”為由行騙。松江警方接到小王家人報警後,緊急展開搜救,最終發現這起“綁架案”是一場由騙子精心導演的騙局。

“綁匪”來電索要400萬

1月18日上午,家人和往常一樣將小王送到莘庄地鐵站,準備前往浦東的實習單位上班。然而,當天中午,家屬卻接到實習單位電話,稱小王並未抵達單位。家人撥打小王手機,發現已經關機。焦急的家人隨後報案,並在網上發布了尋人啟事。

18日深夜,一名陌生男子曾用小王的手機聯繫其家人,對方要求小王家人刪除網上和朋友圈裡轉發的尋人信息,“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電話中,小王還哭哭啼啼地告訴家人,自己很安全,但因為為新男友擔保400萬元,現在還不出,要家裡趕緊湊錢。小王透露自己在杭州。隨後,手機再次關機。

接到“威脅”電話後,家人又籌措了200萬元準備匯款給小王,被警察勸阻了。

頻繁更換居住地躲避警方

接到報案後,警方調閱了大量現場監控錄像,發現小王是一個人從同濟大學嘉定校區離開,打車前往杭州。在此之前的數天,小王頻繁出入銀行,還辦理了一張中國銀行銀行卡。

通過技術手段,警方一路追蹤小王到了杭州,發現她在當地與一名年輕女子接頭後,兩人分別前往紹興。“小王打車前往,年輕女子則乘坐動車。”通過查詢高鐵車票等信息,警方鎖定年輕女子是張某。

“他們在紹興頻繁更換居住的酒店,避免被警方發現。”通過對張某身份的進一步技術追蹤,20日下午3點多,警方在紹興的一間出租屋內找到了小王、張某。此時,兩人正在整理生活用品,準備臨時落腳。

即便看到警察,小王依然對騙局深信不疑。“不是說配合審查就不會來抓我嗎?莉莉姐不就是你們派來的人嗎?”小王看到真警察反而一臉恐慌。經過警察多番解釋、證明身份、聯繫家屬,小王這才相信自己陷入了騙局。而一旁的張某,也就是小王口中的“莉莉姐”也意識到自己也是被害人。

原來,兩人都接到了冒充“公檢法”的詐騙電話,聲稱需要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必須與家人切斷聯繫,並支付巨額保證金,才能“提前審查”不被拘捕。於是,小王用“留學需要保證金”、“替男友擔保”等借口,從家中索要70萬元,而張某也轉賬給了騙子6萬多元。狡猾的騙子還利用兩人互相“蒙蔽”。

“騙子告訴小王,張某是他們派來接她的調查員;告訴張某,小王是他們派來接她的調查員,還要求二人相互之間用化名。”松江公安分局刑偵支隊反侵財隊隊長鬍警官介紹。

[警方提醒]

切記不要聽信騙子“切斷與外界聯繫”的說辭

從來沒有任何犯罪行為、有清楚意識的大學生,為何看到“通緝令”後開始想方設法爭取“提前審查”?學霸小王的智商毋庸置疑,但為何會一步一步走進騙子設的陷阱?

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二支隊探長趙文俊表示,騙子在掌握被害人一定個人信息後,利用信用卡透支、郵包藏毒、涉嫌洗黑錢被通緝等橋段,來迷惑和恐嚇受害人,“警察”、“檢察官”輪番出場要求資金審查、交納保證金等,涉世未深的大學生在驚慌下容易失去判斷。

趙文俊說,其實騙子的說辭中漏洞很多。比如此案中,小王如果注意細節就會發現,公檢法之間是不可能互相“轉接”電話,“檢察官”、“警官”不可能直接與“嫌疑人”有金錢接觸。“公檢法機關絕對不會使用電話方式對所謂的涉嫌犯罪、銀行卡透支等問題進行調查處理的,也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安全賬戶’。”

市民一旦接到這種電話,千萬不要驚慌失措,先要想一想電話是不是真的,如果有疑問,可以馬上撥打110求助,或者到附近派出所詢問,切記不要聽信騙子“切斷與外界聯繫”的說辭,一旦被他們控制住後喪失思考空間,會在他們預設的劇本里越走越遠。

[騙子是怎麼“洗腦”的?]

小王陷入騙局始於一個“中國聯通”的客服電話。不僅留學備用金70萬元打了水漂,人被騙到了外地,父母差點再次匯款200多萬元“贖人”。直到被上海警方找到,她才意識到騙子精心“設局”,一環緊扣一環,最終將她繞了進去。

假冒“公檢法”,稱被害人涉嫌詐騙

1月3日下午,正在宿舍看書的小王接到了一個來電。對方自稱是中國聯通客服,對方稱,小王名下的一個手機號碼涉嫌發送詐騙信息,已被公安機關查到,因此要停用該號碼。小王大驚失色,辯稱自己從未辦理過該電話號碼。“客服”稱應該是他人冒用小王的個人信息辦卡,隨即將電話轉接到了“公安局”。

電話中,自稱“嘉定公安分局陸警官”表示,小王涉嫌詐騙,目前“警方”已經正式受理此案,並向小王索要了包括身份證號碼、學校、家庭地址等個人信息。

穿插“背景聲”增加騙局可信度

在“陸警官”核實信息時,電話那頭還傳來了另一名男性和“陸警官”交談的聲音。該男子稱,小王名下開過一張銀行卡,已有17名被害人向該卡打錢,是重要嫌疑人,要將其與家人一同抓起來。小王聽聞後,一再強調自己沒有做過這樣的事。隨後,該男子表示要請示長官,先幫她辦理一些提前審理的事務,隨後將電話轉接至“韓調查長”的辦公室。

“韓調查長”稱,不能辦理提前審理的事務,他讓小王趕緊準備幾套衣服,會有人來接她“配合調查”。感覺自己可能被“帶走”,小王已經完全沒了主意。

“韓調查長”又向小王詢問了名下資產、銀行卡等信息,小王如數告知對方,自己兩張銀行卡中共有1萬多元。“韓調查長”稱,小王所在的犯罪集團頭目已被抓,現需要她幫助將內線找出來。在“韓調查長”和“陸警官”的電話指揮下,小王按照指示,在ATM機上使用英文操作界面,輸入密碼進行轉賬。

每小時拍照告知位置,確認被害人狀態

在第一次轉賬完成後,“陸警官”掛斷了電話。約1小時後,“陸警官”再次致電小王,讓其添加為微信好友。已經深信不疑的小王一一照做,並按照對方要求,每隔1小時將自己的所在地址以照片形式告知,並且要在每晚21時許,在沒人的環境中“秘密”與其通電話。

1月5日,按照“陸警官”指示,小王逃課獨自在宿舍內與對方通電話,併購買了新手機、辦理了新號碼。“陸警官”隨後向新號碼發送了一個鏈接,打開鏈接的小王更加對“陸警官”深信不疑——這是一張表明“嫌犯”小王正在協助追查共犯,若將其抓獲,可先將小王放行的電子憑證。

利用家人安危威脅被害人,要求轉賬

就在小王感覺自己“冤屈”可以洗刷時,“陸警官”很生氣地來電質問,稱又有一名被害人向小王的銀行卡內轉入286萬元,現在必須暫停辦理提前審理。這時,“韓調查長”再次現身,要求小王繳納一定數額的保證金,否則可能殃及家人。

1月7日,小王按照“韓調查長”要求,以著手準備出國留學,要交保證金為由,讓父母準備錢。

不知內情的小王父母在1月11日和12日,先後往小王的銀行卡中打入10餘萬元和17萬元,小王將銀行卡卡號、手機動態密碼、U 盾口令等一一告知“陸警官”,隨即收到一條顯示為28萬餘元的轉賬提醒簡訊。“韓調查長”解釋說這筆錢只是暫時凍結,一個星期後就會退回。之後,小王父母又陸續轉來40萬元,也被“凍結”。

儘管已經70萬元到手,但騙子並沒有就此收手。

18日下午,騙子要求小王關機,坐計程車前往杭州。在傍晚抵達杭州前,騙子指示小王與家人聯繫,謊稱“為男友擔保借了別人400萬,現在借錢方找到自己,要求自己來還這筆錢,不然就被扣押”。

在整個連環騙局中,詐騙團伙對小王“所涉案件”表現出來異乎尋常的“積極態度”與“強烈關注”,徹底嚇懵了小王,令其斷絕一切外界聯繫,只能和所謂“警方”單線聯絡,也將小王牢牢控制在騙局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聞出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