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古德明:仇老運動 

二○一三年,香港社工學之父周永新應政務司長鄭月娥力請,研究市民退休保障問題,花了兩年時間,寫成報告。不料他忤逆官意,倡議設立全民老年金,惱得鄭月娥鼠眼圓睜,痛斥道:「周教授對公共財政恐乏認識,學術研究態度也不認真。」

然後當局就發動仇老鬥爭,電台上、電視上,官方廣告不斷宣傳:「政府的經常開支,每五元就有一元用於長者。」鄭月娥更加大逞雄辯:「經濟環境困難,卻要年輕一輩負起退休老人生活的擔子,多繳稅金,那算公義嗎?」鬥爭是梁振英政府治港的殺手鐧。斗民主普選鼓吹者,有計時高喊「收工」的各大「愛港」幫會;斗大學生,有李國章、盧寵茂、何君堯等社會名流;斗老人,則當然要仗少年軍。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就率先響應,批評周永新的報告旨在「把年輕人資產轉移給長者」。一九五六年八月十六日,毛澤東發表《機關槍和迫擊炮的來歷及其他》鴻文,說「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梁振英政府可謂深得共產黨統治三昧。

當局擬定的所謂退休保障方案,其實等於赤貧老人救濟計劃,領取救濟須經資產審查。但他們既然早有定猷,何必還假惺惺邀周永新「研究」,又何必把濟貧誇說是「退休保障」,教「家有二千,每日二錢,全無生計,心似油煎」的老人空歡喜一場,還成為仇老運動的對象。

舊中國向來主張敬老。《禮記.祭義》載:「有虞氏(虞舜)貴德而尚齒(尊崇老人),夏後氏(夏禹)貴爵而尚齒,殷人(商湯)貴富而尚齒,周人(周文王)貴親而尚齒。虞夏殷商,天下之盛王(偉大君主)也。」《孟子》卷七就說了一則周文王尚齒故事:商朝末年,伯夷、姜太公避紂王苛政,一居北海之濱,一居東海之湄,聽到西伯周文王崛起,都說:「盍歸乎來(何不歸之),吾聞西伯善養老者。」伯夷、姜太公同樣年高望重,雙雙歸周,於是天下景從,周室因得代商而有天下。

而舊中國君主之敬老,歷代不改。漢文帝就曾說:「老者非帛不暖,非肉不飽。不時使人存問長老(不定時遣人探望長者),又無布帛酒肉之賜,將何以佐天下子孫孝養其親?」他下令各地長官,每月賜老人米一石,肉二十斤,酒五斗。文帝有心勸孝,盼為人子孫者,都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漢書》卷四)。而清朝康熙、乾隆二朝,則曾舉辦千叟宴,「使黃髮鮐背者(老年人)歡飲殿庭」。出席的百姓,當然不必經資產審查(《嘯亭續錄》卷一)。

今天,梁振英政府卻不斷告訴年輕一輩:老人只是他們的經濟負擔。然則最近浙江紹興市少年竺源君笑打街頭老婦,江蘇浦口區有七十歲老人餓得咬破棉被吃棉絮,真是合情合理:既合新中國國情,也合新中國政理。同時,梁振英政府花至少五千億元建造廣深港高速鐵路、港珠澳大橋、港深西部快速軌道等等,把公帑變泥沙,更是合理合情。他們只是沒錢照顧香港那些老廢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