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驚人內幕!毛水晶棺是怎樣製作的?

列寧的遺體,二十年後開始大面積腐敗,四十年後爛光。(網路圖片)

水晶棺儼然成為共產帝國之祖制,在列寧之後,斯大林、毛澤東、胡志明、金日成都被裝進了水晶棺。胡志明是殺人百萬級的,毛澤東是殺人千萬級的,至少在人數上超過了斯大林,自然更加“偉大”,是更應該享用水晶棺的。因此,在毛駕崩之後,中共“一號工程”緊急下達:趕製水晶棺,以供萬世瞻仰。

從數萬塊礦石中精選出超級水晶三十二噸

上面只是一句話,下面可就為難死了:世上僅蘇聯有製造水晶棺的經驗,可現在不相往來,上哪兒打聽去呢?有人記起孫中山逝世時,曾向蘇聯訂購了一具水晶棺,沒用上,便尋到香山公園某庫房,找到這具塵封已久的水晶棺。一看之下,大失所望:不過是鍍鎳鋼框架玻璃棺,哪裡是什麼水晶!而且玻璃不厚,易破碎,密封隔熱性能都不好。據駐外使館提供的資訊,列寧、胡志明的水晶棺也是金屬框架支撐,還有光學缺陷,看來也不是真正的水晶。稱之為水晶棺,不過是特種玻璃的一種過譽之詞。但是,“一號工程”明確指令的是“一個世界一流的水晶棺”,誰又敢降格以求,用特種玻璃取代?於是,“水晶棺”這一美稱這一傳說這一關於肉身不朽的痴迷,因一位絕代君王之死而不敢不成為現實。

水晶,古老又稀有,亦稱“水精”、“水玉”。透明石英的結晶體。硬度為七,殊難加工。過去,珠寶商查驗水晶,皆手持一小鋼銼,刻不出劃痕者方為真品。一顆寶石級珍珠之長成不過需時數年,水晶卻需數百年甚至數千萬年。水晶尚有一神奇特性——吸收陽光,儲存的陽光越充足越是燦爛。因其貴重、佳美、奇異,遂成為製作名貴首飾的材料,水晶鑽石便是其中之極品。材質較鑽石經濟,卻視覺上又如鑽石般光艷奪目。全世界頂級“水鑽”出產於萊茵河北岸,叫做奧地利施華洛鑽,簡稱奧鑽。與之一河相隔的捷克鑽也算是名鑽,但吸引陽光能力不如奧鑽,不如奧鑽璀璨炫目。

一具棺材之所需,可製作上億顆水鑽了吧?那些年,用中共自己的話來說,“國民經濟已到了崩潰的邊沿”。

天然水晶蘊藏量極為有限。南美巴西獨佔全球總量百分之九十,剩下的零頭,分散於包括中國在內的三十幾個國家,其稀少可想而知了。中國最好的水晶集中在江蘇東海縣一O五礦,是一個保密單位,因天然水晶是國防戰略物資。既是御制水晶棺,則無所不盡其極,所用礦石要晶瑩剔透,無絲毫雜質,每立方米所含氣泡還不能超過兩個。在軍隊看守下,選礦工人們不眠不休,從數萬塊礦石里一塊塊精選出超級水晶三十二噸,用飛機火車分批送至北京。

天無二日只能有一個“紅太陽”

研製工作交付給北京、上海和錦州三個保密廠協同完成。為穩妥起見,試製時沒敢用天然水晶,而以K9人造水晶代替。昏天黑地的五個月後,北京玻璃總廠試製的1號棺送交審查。博物館大展廳,水晶棺里是一個穿好衣服的人體模型,頭是毛的石膏像。燈光亮起,不料棺壁上出現了幾個映像。中央領導們緊張了,轉過來再轉過去,說“怎麼看見有五個‘紅太陽’啊?這個問題一定得解決。我們只能有一個‘紅太陽’。”

當然只能有一個“紅太陽”!一號棺被否定。緊接著的2號棺也失敗在“紅太陽”的數目上。天無二日,自古皆然。但連影兒也不能有,就有點像笑話了。經不懈努力,三號棺終於成功。“紅太陽”不僅活著是唯一的,死後也是唯一的。

水晶棺石英純度達到了“六個九”

接下來,就是用昂貴的天然水晶真刀真槍地做四號棺了。天然水晶很小,眼鏡片大小的也罕見。製造超大型水晶板材,全世界也沒有成熟工藝。情急之中,只好拿出“螞蟻啃骨頭”之看家本事。先把水晶研磨成粉狀,再把水晶粉熔煉成幾厘米見方的小塊,最後把小水晶塊一塊塊往大里熔接。水晶熔點超過鋼鐵,高達攝氏一千七百度,必須在熔化的一瞬間完成焊接,若參入一個氣泡或一絲雜質,那就意味著整塊水晶大板完全報廢。這種高溫高難度高政治風險的超級工藝,無人敢於一試。在反覆動員下,一位石姓老技工斗膽走上了操作位置。從那個時代過來的人都明白:他必定是三代工農,如他所熔焊的超純度水晶,用顯微鏡也找不出絲毫疵瑕。1700度的高溫下,他緊盯焊縫精心操作,厚厚的金屬防護服上青煙繚繞,還有專人往身上澆水。後來敢上手的人多了,進度這才加快。但每次的熔焊量以克計,而整個水晶棺重約兩噸。工人們說,越往後,人的膽子就越小,生怕出現一絲雜質而前功盡棄。

一九七七年毛澤東逝世周年前夕,一具世界史上名副其實的水晶棺終於製成。此為4號棺。為了應付地震、戰爭、破壞、損耗等意外事件,又製做了五號棺。

最終完成的水晶棺,實際的長、寬、高數據,精確到百分之一毫米,不到一根頭髮絲粗細。

為保證呈梯形的棺體真空拼接,其板材長寬之比允許誤差為萬分之一。

水晶棺石英純度達到了“六個九”——99.9999%,即雜質含量為百萬分之一。

這種水晶棺,全世界從來沒人再也沒人能做出來,從亘古直到永遠。

毛的水晶棺,除北京玻璃總廠的這先後五具,上海、四川等地還自行製做了二十餘具,以表達對已故君王的抑制不住的熱愛。

瞞天過海“早就做了一真假莫辯的蠟像”

所有這些水晶棺奇蹟,皆指向一個最終的奇蹟——肉身不朽。遺憾的是,天不佑暴君,此一終極關懷已不可能實現。

毛澤東逝世當日,遺體只進行了一般性防腐處理。按照中共峰層最初安排,遺體將在弔唁活動結束後火化。因毛生前曾號召火葬,並帶頭在文告上簽字畫押。始料不及的是,內部黨爭激烈,次日又做出永垂不朽的決議。朝令夕改,這就給緊急召來的專家學者們出了天大難題:要長期防腐,須死後兩小時取出內臟,並把全身血管,包括毛細血管洗凈,然後注入防腐劑。現在血液沒有及時放掉,要做長期防腐為時已晚。別無他方,御醫們只好立即往遺體里灌注常規性防腐劑福爾馬林。灌到文獻要求的十六升,無人敢叫停,一直把毛灌得全身腫脹,表皮光亮,防腐液如汗水從毛孔中滲出。此刻的毛,形象怪誕,全身腫脹,臉如氣球,頸頭同粗,兩耳外翹。毛的貼身秘書張玉鳳指責道:“你們把主席搞成這個樣子,中央能同意嗎?”如寒冰般凝結的氣氛中,有人嚇得幾乎虛脫。於是,人們又用毛巾墊上棉花揉擠毛的臉和脖頸,試圖將液體擠到深部和胸腔里去。有位年輕醫生用力稍大,把臉右側皮膚擦掉一小塊,嚇得渾身發抖。多虧一沉著冷靜的老專家,用棉花棒沾上凡士林和黃色顏料細心塗抹,總算看不出來了。經長時間揉擠,毛面部退腫,兩耳外翹已不明顯,頸部還粗。但災難總算過去,勉強可供瞻仰了。

接下來,就應該對遺體進行永久保存的處理了。遺體保護小組的專家們完全束手無策。本應向蘇聯討教,但蘇聯是毛生前最痛恨的“修正主義”,水火不容,還在烏蘇里江上打了一仗。於是,只好轉而向其真傳弟子越南求助。越南人不僅掌握了蘇聯遺體防腐的全套秘笈,且出於藍而青於藍。在中蘇衝突中,越南一向騎牆。這次故伎重演,只傳授初期保存技術,中期和長期技術則秘而不宣。既給了中國面子,又不致得罪蘇聯。

如此,只有“自力更生”了。高層一聲令下,一批處於被監視勞改狀態的專家學者即刻“解放”。有人上午還在“五七幹校”放牛啃窩頭,下午就被緊急裝上飛機,到北京方知所為何故。

列寧遺體,二十年後開始大面積腐敗,四十年後爛光,僅剩一顆頭顱。毛已陳屍三十餘年,大約也爛得差不多了吧?對此,當局已有萬全之策,早就做了一真假莫辯的蠟像,爛光了又如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