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在中美關係之外拯救中美關係

中美關係的重整和新出路,只能在中美關係之外。

弗吉尼亞大學全球事務副校務長Jeffrey W. Legro發展的一套政治模型表明:當大眾大致認同舊有政策已經失敗以及現有替代方案可以達成更好的結果時,國家的對外政策將改變。然而,關於美國對華政策的辯論雖然日益激烈,但是辯論更對圍繞對舊有政策已失敗的認同而不是對於替代方案的肯定。少有人對中美關係的現狀滿意,但大部分人只是在分析、呈現各種問題。因此,很難在美國對華政策的替代方案上達成一致。

美國一些知華派之所以被中共重視,是因為他們在美國對華外交界的影響,具有統戰價值,也就是能讓美國對華外交政策對中共有利。當他們的影響力試圖反過來改變中共,對中共不利,讓中共“安樂死”政改時,中共就會認為他們錯位了,不守本分。清楚的事實是:他們只能為中共所用,而不可能反過來改變中共。

中美建交之後中共塑造的,以“自由化”為主旨的第二人工洞穴“改革開放”,這個洞穴與原來的毛澤東專制洞穴之間,並不是變革性的,而僅僅是裝飾化妝。中共說,不要再罵我是流氓了,不然怎麼會有西裝在身呢,還有很多紳士握手呢。

我在2008年的文章《在改革之外拯救改革》所揭示的,只能在改革之外才有拯救改革之原初目標的可能性。我在2012年文章《一種時間的魔術:回歸民國》中寫道,解決西藏,新疆等區域自治的問題,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在民國聯邦制的框架內解決。最近的文章《旗幟鮮明地做個民國帶路黨》中寫道,中國民主化的出路在於“中國民主化”之外。

如果還有最後的改革,一定實在民國框架內以“國共合作”面目出現的。如果試圖解決或者化解新疆西藏問題,一定要跳出大陸,在民國聯邦的框架內。

作詩的功夫只能在詩外了,中美關係的重整和新出路,只能在中美關係之外。如果要中國民主化,一定是在民國回來的格局內。如果重整中美關係的新出路,那一定是在現有的中美關係之外,第一步恢復美國當時中共建交預備的“兩個中國”方案,如此美國不碰觸既有的中美關係格局,不動它,在之外恢復美國民國外交關係,反過來施加中共民主化的壓力。

我自2006年《給改革一個死刑判決》發表後,一切論述都基於不以中國民主化為前提。

維權運動是用來重建公民社會的,不是用來促進中國民主化的。不能老往中國民主化的黑洞裡面塞東西。不以中國民主化為前提,這個與我的改革已死論斷吻合。

就整個世界對大陸的政治認知而言,不管是大陸的被洗腦,還是台灣國民黨的光復大陸原教旨,還是本土的獨立性切割,還是香港的依附或獨立,都是被民國的內戰狀態攫取。

大陸知識分子是因為內戰而被關到集中營中,自己被社會主義塞壬歌聲變為大陸豬。中華人民共和國就相當於在民國的屋裡,把原來國民黨藍色的,用紅的覆蓋,然後屋裡掛一扁: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都關在屋裡,只能看到屋裡的匾,看不到屋外的牌匾。

或者說一個物業小區內,一個物業管理公司佔了大部分,然後自己圈起來,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小區,自己私刻公章辦公,把我們都圈在裡面,封鎖起來,強迫必須用它的公章證件。我們看不到整個小區的情況。

這類似洗腦的魔術效果。古龍小說《蕭十一郎》中有個逍遙候,他就有個玩偶山莊,先讓人看了玩偶山莊的微小模型,然後弄暈,放進去,這樣這人就以為自己被縮小住進微小模型的玩偶山莊裡面,驚恐萬狀。大陸人都被關在小黑屋,只能顧自己,從安全感和自我保存過得好出發,根本就是近視眼,看不到中華民國和他有什麼關聯。

我們都需要對自己的眼界進行超越:49邪路僅僅是民國之地中的邪路,並不是終局性的,49之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即使蘇聯在內,都只有政府承認,沒有國家承認,也就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國際法主體。一個中國就是民國。中美建交公報是美國的一項外交政策,並不是國際公約或者條約。聯大的決議是組織法內容,沒法有締造新國家主體的國際法效力。

只要走出中共製造的認知陷阱,發現自己的認知前提錯得很無知。

民國國體在大陸殘留,與國際法上民國國家地位是一致的,可以共振的。那麼一旦大陸專制,從國際地緣政治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肯定扶持民國,兩個中國,一個倒下了,另外一個肯定站起來,如此成本最小轉型有序。在國際法上與美國法,百年中國秩序上都沒有問題,也就是合法性是延順的。

民國國體問題在大陸卻是瞎子看不見的,要讓他們看見而且相信是很艱難的,只有專制瓦解,港台海外華人坐在一起談的時候,怎麼重建民主秩序時,才知道民國國體的重要性。國體這個詞,我挺奇怪的是,凡是穿越1949兩個朝代的,對政治有關注有思考的,都很經常使用民國國體這個詞。

即使是中共元老,用這個詞也非常多,可是二代三代,以及後來的知識分子,幾乎對這個詞就很陌生了,這不奇怪,他們僅僅是中共毛澤東放進49之井的,只能井底觀天的青蛙。而民國與49秩序的對抗,是井外的世界。

民國是否存在,不以大陸人心裡認為存不存在為前提。大陸人認為不存在了,民國還在。大陸人怎麼想,不重要,而且也變不了大多數人的。民國是否回歸,取決於地緣政治和國際格局。大陸人是否人心思歸,並不是決定性的。即使大部分人真沒有民國立場,但是時局情勢到了,一定回歸。它是歷史大勢,與大陸人的人心關係不大,人心歸向決定的規律在此不起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