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我為什麼敢拿蔡英文比對希特勒

——原題:台灣建國,蔡英文當選是一場「辛亥革命」

我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將蔡英文當選與希特勒當選對勘起來,對比起來,是因為對面的惡鏡子,才能看出一個需要驅逐的,屬於惡魔的「我」。傑弗遜當選一樣是善戰勝惡,只是不如蔡英文當選如此逼近我們,讓我們看得更清晰。

當下台灣提前進行政權交接磋商。國民黨都允許提前奪權,說明認識自己是錯的,對於台灣和自己,自己都是錯誤。相當於清末民初退位的清廷。這樣也說明,台灣建國完成了。這次的競選成功,裡面隱含著一場台灣版的「辛亥革命」。

這次通過選舉革命的「台灣建國」含義,在蔡英文當選之後的狂歡中暴露出來,之前還充滿著悲情。革命與狂歡的關係,俄國著名學者巴赫金有論述。蔡英文一當選,就開始擔心狂歡帶來的危險,發布第一道命令「謙卑,謙卑,再謙卑」。與此對立的狂歡之舉,即使台南要求總統府搬遷到台南,台中要求立法院搬遷到台中,完全是民國政權落入台灣彀中,握在自己人手上的躊躇滿志。

民進黨代表台灣人,掌握民國,就立即把民國握得緊緊的,強有力地表明並且大聲吶喊,激動地告訴全世界,他們長期又愛又恨的民國終於是他們家的,台灣人的。民國在國民黨手上時,又愛又恨,到了自己手上,變為自己的時候,就親上加親,對民國的怨恨消失了,馬上動手裝修得更美麗更漂亮。後面的一系列台灣性政治動作和對外擴張調整傾向,在此意義上很好理解。

這次選舉式「台灣建國」,在世界憲政歷史上有著特殊的意義。與此類似的是人類歷史第一次通過選舉完成的政黨輪替,180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傑弗遜戰勝之前執政的聯邦黨人,這次選舉的革命性質非常明顯,以至於下台的聯邦黨人,例如偉大的漢密爾頓都陡生惡念,要想用軍隊推翻大選結果。選舉與暴力戰爭如此接近,證明選票確實是槍支的和平替代物和繼承。還有就是1933年的希特勒當選對於德國的巨大心裡震撼。蔡英文當選,是三個世界憲政歷史之花之一。傑弗遜是善之花,而希特勒是惡之花,而蔡英文是善戰勝惡之花。

為啥這麼說,因為民國建國之後,國基不固國體不彰,僭越國體之正當性對抗國體之合法性,二者中間的衝突和張力,史無前例,民國國體如一葉輕舟飄搖於暴風雨的太平洋。魏瑪民國中激進政黨的正當性對抗魏瑪民國的合法性已經很嚴重了,然而比起中華民國要差很多。動不動就僭越國體。

民進黨之前,國民黨僭越國體,乃有黨國體制,共黨發揚光大之,甚至僭越到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消滅取代中華民國。但是從民進黨開始,雖然有著非常激進接近暴力革命政黨的特徵,卻在民國在台灣的兩次民主化進程中,轉型為憲政政黨,民進黨的「納粹黨困境」比德國納粹黨更加苛嚴,卻做了成功克服,成功地抵達了美國憲政的偉大。本來被迫為惡之花的,卻輝煌轉身,成為善之花。困境不比希特勒差,但成功得不比傑弗遜差,誠中華民族之幸運。

我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將蔡英文當選與希特勒當選對勘起來,對比起來,是因為對面的惡鏡子,才能看出一個需要驅逐的,屬於惡魔的「我」。傑弗遜當選一樣是善戰勝惡,只是不如蔡英文當選如此逼近我們,讓我們看得更清晰。

從2006年發表《一個大陸憲政主義者看倒扁運動》以來,我就很清楚民進黨的「納粹黨」式困境和危險傾向,看清楚人權運動需要族群認同的外衣,看清楚這一些政治之內在張力之美國憲政式解決之可能性,或神或魔,在於一線之間。一念「希特勒」生,一念「傑弗遜」生。台灣建國對大陸之獨立,我當時在文章里就說可以從美國獨立於歐洲的過程中來追問解決方式,其歷史高度相當。

希特勒當選之後的德國歷史,其民生,自我保存和擴張,德國以極權主義的方式運行,最後走向自我毀滅和毀滅;蔡英文當選之後的台灣以及民國歷史,同樣性質的問題困境,會以憲政的方式運行,走向越來越好,不管是從台獨之原教旨「新華人國」出發,還是從民國出發,最後都能朝「三民主義統一全中國」發展。所謂的台獨「新華人國」,並不是留在台灣本島,而是以台灣內部整合完成為起點,民主人權方式統一大陸。過去的「台獨」不過就是首先完成台灣的內部整合,這是前提。所以最後中華民國就是「新華人國」,「新華人國」就是中華民國。向前走和往後退交匯融合為一體。

我越來越肯定人權運動確是需要族群的外衣,例如台獨底子就是人權運動穿上台灣主體性外衣,如今穿上民國外衣。而在外衣上的努力,應該會高人權活動本身一檔次。

蔡英文的當選,使民國憲政的行動變為可能和能承載希望,變為巨大磁鐵和磁場,從而台灣第三勢力自己會調整。立場總是趨於激進極端而空洞,對是否帶動行動,和如何抵達目標放任不管,並且有立場替代行動,言論替代行動的傾向。例如「台灣國」之論述,只能是激進話語之批判,絲毫不考慮可行性和結果,它只是表達了一種必需性和渴望。而行動不同,會自己產生主義,而主義正是對行動的消費,即使是啟蒙召喚,也是對過去行動的回憶和未來行動的召喚,呼召再來一次。因此,行動對不同立場的,有著吸納性,有著共同紐帶的作用:不管什麼立場,能做事總是優先選擇。

行動優於立場,台灣第三勢力以立場反共,應該會逐漸分化瓦解,被民進黨的行動所吸納,最後僅僅為極端一小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