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他也成了難民:敘利亞太空第一人流亡

穆罕默德·法里斯(Muhammed Faris)1987年在太空度過了7天23小時05分鐘,是第一位進入太空的敘利亞人。他曾敘利亞軍隊的上將,是敘利亞的民族英雄,以他名字命名的道路、學校、和機場遍布全國各地。但如今,他與其它流浪異國的479萬同胞一樣,是一位無家可歸的難民,這是他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

法里斯1951年生於敘利亞北部重鎮阿勒頗,1973年畢業於阿勒頗軍事飛行員學校,1987年乘坐蘇聯航天器前往“和平”號空間站,先後獲得蘇聯英雄金星獎章和列寧勳章。2012年8月,法里斯前往土耳其前,在老家阿勒頗訪問主要反對派武裝“敘利亞自由軍”一處指揮所,以表露他支持推翻巴沙爾·阿薩德政府的決心。

記載著這位宇航員當年榮耀的獎章如今被掛在伊斯坦布爾一棟破爛的樓房裡。與其它流浪異國的479萬同胞一樣,法里斯現在是位難民,此刻的他正過著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在從飛行員、宇航員、政府軍上將,到抗議者、變節者、和反對派成員的曲折經歷中,法里斯體驗了太多太多。

在敘利亞,法里斯是個民族英雄。以他名字命名的道路、學校、和機場遍布全國各地。在這裡,遠離故鄉千里之外,法里斯正在以筆為戈,為敘利亞人民的生命安全而鬥爭。

故事要回溯到上世紀80年代,美蘇關係已經回暖,雙方甚至在討論準備讓蘇聯的暴風雪太空梭與美國的空間站進行對接。但冷戰仍對中東國家有著複雜的影響。1985年,沙特王子,空軍飛行員Sultan搭乘美國的探索號太空梭升空,成為了了第一位進入太空的王室成員,還得到了第一位進入太空的中東人和穆斯林等稱號。同年,法里斯與其他候選人一起前往莫斯科郊外的“星城”,參與蘇聯為盟國設立的“國際宇宙”(Interkosmos)宇航員訓練項目。

那時的蘇聯在軍事上支持著巴沙爾·阿薩德的父親——老阿薩德。阿薩德家族信仰的是伊斯蘭教中的阿拉維派,而法里斯屬於代表著敘利亞80%人口的遜尼派。法里斯在加加林宇航員訓練中心的表現最為優越,俄語也說得流利,但另一位阿拉維派飛行員同樣通過了層層篩選。老阿薩德派來一位代表,宣稱許給法里斯其它誘人的軍銜。然而蘇聯人駁回了該決議,選擇將法里斯送上太空。

兩年後的1987年,隨著聯盟TM-3載人飛船的發射,法里斯成為了第一位進入太空的敘利亞人。他在太空中度過了7天23小時05分鐘。他攜帶的一小瓶源自大馬士革的沙礫則成為了第一例進入太空的泥土。無數中東百姓觀看了他與總統的天地對話:

——“指令長穆罕默德,我很高興,我相信敘利亞人民也一樣高興。你正在做的事讓整個阿拉伯世界都感到高興。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在離地球那麼高的地方,你能看到什麼?”

——“尊敬的總統,我很高興此時能看到我熱愛的祖國。我能看到那美麗的海岸線、山脈和平原,我能看到賈柏萊和戈蘭高地。十分廣闊,十分美麗。我感到非常高興。”

法里斯與蘇聯宇航員們一起在和平號空間站上進行了多項科學和醫學實驗,自己也拍下了許多祖國的照片。在太空中,法里斯定下決心,回到地球後要離開部隊,將身心投入到科學與天文的教育中。他說,他在太空中感受最深的就是空間站名字所表達的“和平”:“當你從窗口中目睹過整個世界,就不再區分‘我們’與‘他們’,不再理會政治。”

只是此後的中東局勢出乎他的意料。法里斯之後也沒有別的阿拉伯人進入過地球軌道。

法里斯回到地球後,成為了敘利亞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在當選宇航員候選人之前,他只有過兩年的戰鬥機飛行經歷。出身平凡的他憑藉自己的不懈努力,將銀河裡的星星摘到了肩章之上。他問總統,能不能讓國家設立一個太空科學機構,帶領敘利亞人更多地了解宇宙。總統很乾脆地擊碎了法里斯的夢想。

“老阿薩德希望他的人民缺乏教育,保持低下的文化水平。即便讓百姓想像這麼一個太空科學機構的存在,對他的統治來說也太危險了。”他被分配在了空軍學校,每天教年輕人們駕駛戰鬥機,什麼影響力也沒有。

小阿薩德在2000年繼位後,法里斯成為了高級軍事顧問。法里斯希望自己將來能平靜地退居學術界。但內戰忽然在他退休的前夕爆發。時任空軍上將的法里斯勸總統作出和平的變革,但有著阿拉維派軍人支撐的總統根本不會聽他的話。

法里斯前後策划了多次潛逃方式,但都因為考慮到妻兒的安危而放棄。2012年8月,他第4次變節終於成功,揣著自己的列寧勳章和“蘇聯英雄”稱號,與家人一起逃到了土耳其境內。如今的法里斯仍是敘利亞軍銜最高的變節者。

在過去幾年裡,法里斯視俄羅斯為敵人,也拒絕了西方團體意圖不軌的支持。他只參與敘利亞反對派組織的非暴力活動。談起自己的故鄉阿勒頗——人類最古老的定居地之一,法里斯的眼角閃爍著淚光:“我的夢想是能回到祖國,坐在自己的花園裡,看著外面的兒童玩耍,誰也不用擔心有炸彈。我們會看到的這一天的,我知道我們會看到的。”

“敘利亞文明有著上萬年的歷史。它會在阿薩德的摧毀下活下來。它見過更可怕的戰爭。”但如今,那些古城已經時日不多,僅存的也只剩渺茫的希望。“在高處,感到地球的渺小的時候,我曾打心底里覺得自己能夠改變世界。”法里斯說,“但這從不容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煎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