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日本美女主播為何會嫁壽司郎?

前不久,上海電視台外語頻道的“中日新視界”日語節目對我做了一個專訪,採訪我的是節目的女主持人小森步。小森步是一位日本人,我和她相識也已經快有10年。那天開玩笑,問她結婚了沒有?她說,早就結了。那嫁給誰了?她說:嫁個了一位做壽司的男人。我有點驚訝,小森步完全有條件嫁一個富豪,她為何會選擇這麼一名普通的日本男人?日本女人的婚姻觀真的很令人好奇。

許多中國網友認識小森步,稱她為“小森老師”,因為她曾經在電視台上教授過《新版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聲音清脆,笑容可愛,贏得了不少粉絲的喜愛。2004年,小森步辭去了在日本的電視節目主持人的工作,隻身一人來到上海,進入東華大學學習中文。

2007年,我組織策划了日本歌手長山洋子在海外的首場演唱會,演出地點就在上海。演出結束後,大家舉行慶功會,小森步也來了,她十分的靚麗,與長山洋子有的一拼。我們一起喝酒聊天,那時知道小森步在中國經常主持一些與日本有關的活動,還在電視台上開日語講座。從那以後,偶爾有幾次出演她主持的上海電視台的日語節目,一直沒有問她的私生活。

去年,她突然告訴我,做媽媽了,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但是,我一直沒有問她孩子的爸爸是誰?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

這一次的《中日新視界》的採訪,特地借了上海一座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因此有機會在錄製前一起聊天。於是我問她:你到底嫁給了誰?小森笑著說:你猜一猜?我說猜不出來。她告訴我,老公是做壽司的,在上海的古北開了一家小小的壽司店。

小森步是屬於人見人愛的美女,中文也說的很棒,按照我們中國人的概念,臉值很高,職業的價值也很高,完全可以嫁一個富豪或更為成功的人士,讓自己的生活更加富裕安逸。

她開玩笑說,沒人追我啊。我想,她說出這一句話,會讓許多男人痛苦落淚。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地問了她一個問題:你為什麼會嫁給一個做壽司的男人?

她說,我選擇丈夫,並不是刻意的要選擇廚師,或者是蛋糕師,而是感覺到他和自己一樣,是在艱苦的環境中奮鬥出來,然後才擁有了這樣的工作,我們之間有著許多的共同點,因此他很值得尊敬。

小森步的回答,讓我想起了我的另外一位在日本電視台當主持人的朋友上宮菜菜子。

上宮是朝日電視台的當紅主持人,她出生的東京,因為父親的工作關係,小時候在美國生活了6年,英語講的是非常棒。回日本後,她在東京外國語大學學了西班牙語。結果西班牙語沒有用上,卻成了朝日電視台的體育節目的主持人。

小宮的老公在東京的一家小公司里上班,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職員。兩人在一個同學的聚會上相遇,便開始了戀愛,戀愛長跑整整6年,最後發現自己馬上要奔30了,所以就結了婚。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對於上宮嫁了一位公司小職員的事,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發現日本社會,不管是漂亮的女影星也好,名歌手也好,還有電視台的主持人,很少有嫁企業老闆的,因為大多數人認為,企業老闆多少有些“銅臭氣”,不屬於她們的“同路人”。在她們的眼裡,找丈夫志同道合最重要,有沒有錢是次要的。

在泡沫經濟時代,日本女性選擇丈夫時往往也把“高收入,高學歷,高身材”這“三高”作為基本標準。但是,90年代初泡沫經濟崩潰後,日本社會一顆浮躁的心開始沉靜下來,人們不再考慮為了面子活給別人看,而是去尋找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一種質樸、自然的東西開始回歸社會,回歸每個人的生活中,婚姻也一樣,不再虛榮,不再求高大上,而是尋找真情,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現在的日本女性的三高標準,已經換成了“有共同的價值觀,性格相符,有穩定收入”這三點,也就是說,要求更踏實,更接地氣。

日本生命保險公司對25歲至34歲未婚女子做過一次調查,問她們找丈夫的條件?結果顯示,排在第一位的是“要求價值觀相同”。第二位是“對於金錢要有同樣的感覺”,第三是“有穩定的工作”。而以前所追求的“三高”條件中,“高收入”已經退居第九位,“高學歷”退居第19位,“高身材”退居到第20位。

這一調查中,還有一組數據也是很有趣的。對於男性的年收入,日本女人們的平均要求為550萬日元,相當於30萬元人民幣。30萬元人民幣的年收入,在日本是屬於普通的收入,因為日本國稅廳公布的日本男性公司職員平均年收就是533萬日元。也有女性提出,如果真的相愛的話,對方哪怕只有一半的收入,也就是只有15萬元人民幣的年收入,也不在乎,只要能過生活就行。

在慾望橫流的社會裡,尤其是在經濟不景氣的狀態中,日本女性能夠回歸愛情與婚姻的純真本性,只要求與自己喜愛的人在一起,而不是趁機把自己賣一個好價錢,這是難能可貴的。就像小森步、上宮菜菜子,作為知名度很高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明明知道自己的男友只是一個做壽司的,只是一個小公司的小職員,但是還是要嫁給他,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愛他,還在乎於兩人有共同的語言和理想。

上宮的新居是租來的房子。她說,結婚後還會工作,等有了錢,再考慮買房子。我知道,上宮的父親是日本一家跨國公司的部長,算起來也應該是世界500強之列,不缺錢。但是,上宮這次結婚,顯然沒有要父親一分錢。她在讀大學時,就已經開始自己打工掙學費了。

小森步至今在上海還沒有擁有自己的房子,她說自己的老公是“一根筋”男人,除了做壽司,啥都不會。但是,他對於自己的職業很執著,一定要把最好的材料從日本直接運來,給客人提供最讓他自己滿意的壽司,老是做虧本生意,但是,他是一位“壽司工匠”,是一個很值得尊敬的男人。她說,錢可以慢慢掙,但是擁有一份自己喜愛的事業,這才是一個人最有價值的地方。

小森步的丈夫叫“前川”,他的壽司店就叫“前川壽司”,位於上海古北。有機會去“前川壽司店”吃幾個壽司,說不定還可以遇見小森老師,和她聊聊上海的愛情故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徐靜波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