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陸經濟學家回應任志強:"鬼城"房產應直接銷毀

——加槓桿去庫存:會否錯上加錯

前不久,瀋陽推出大學生零首付購房的所謂房產新政,儘管馬上被收回,但從中還是可以看出地方政府為了去房產庫存,鼓勵居民加槓桿消費的用心。過年前,央行也推出了降低首套房按揭比例,鼓勵居民買房。回顧過去一年來,政策上採取不斷地降准降息,把M2增速的目標從12%上調至13%,把財政赤字率的目標從2.4%上調至3%,反映出全社會的槓桿率水平仍在上升。在此背景下,用加槓桿的手段來去庫存,是否會導致更大的問題?

為何不反思導致高庫存的根源

庫存過高問題的背後其實是產能過剩,而產能過剩問題其實早就發生了。如09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明確提出:下一步在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的同時,需要大力推進節能減排,抑制過剩產能;要嚴格控制新上項目,嚴格控制對高耗能、高排放行業和產能過剩行業的貸款。

同年10月,國家發改委等十部門聯合發布抑制部分行業產能過剩和重複建設、引導產業健康發展的政策信息,把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多晶硅和風電設備六大產能過剩行業成為今後調控重點。

如果再往前追溯,就會發現,早在2004年,國家發改委就認為鋼鐵業的發展已經超前5年,需要嚴控。比較典型的就是處理江蘇鐵本事件。那麼,為何10多年來抑制產能過剩的政策執行總是難以奏效呢?原因恐怕有兩個:一是市場機制下的產能過剩,二是行政管控下的產能過剩。

從第一個原因看,其他市場經濟國家也都曾經歷過。如美國和前蘇聯也都經歷過因鋼鐵產能過剩而導致的“鐵鏽時代”。目前中國的鋼鐵產能接近12億噸,而10年嚴控鋼鐵產能時大約只有3億噸,故鐵本當初未經國家有關部門審批開建800萬噸鍊鋼項目,從事後看,雖然流程不合法,但決策倒是符合市場需求的。

從第二個原因看,流程儘管是合法的,但決策未必正確。如12年5月同時獲得發改委批准的寶鋼湛江項目和武鋼防城港項目,儘管早就提出申請了,卻一直要拖到鋼鐵產能大幅過剩的時候才獲批准。從表面看是為了應對經濟下行而採取的逆周期的投資拉動政策,但實質上卻是逆市場的。

其實,原材料市場的庫存過高問題還容易解決,畢竟是可以通過壓縮產能來逐步消化的。但三線及三線以下城市的房地產庫存過高問題,卻是大事,因為這些都是不動產,不易消化。

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三線以下城市的房地產出現大量庫存呢?是否與一直在推行的城鎮化戰略有關?全球絕大部分國家都在推行城市化,且各國人口遷徙的特徵普遍都是大城市化,中國其實也不例外,人口遷徙也是往一二線城市集中。儘管我國一直嚴格限制一線城市的人口流入,但這兩年來一線城市出現的房價暴漲現象,實際上也反映的一線城市的房產供求失衡現象。

因此,不能一味地為去庫存而去庫存,還是要反思庫存長期化且不斷加碼的原因。否則,舊的剛去掉,新的又增加了。

去庫存、去產能和去槓桿能否同時實現

昨天周小川行長在兩會時說,去產能和降槓桿是可以同時實現的,路徑是通過擴大直接融資比重來降槓桿,通過提高社會福利和全球協調來壓縮產能。理論上是可以同時做到去庫存、去產能和去槓桿,但現實又是如何呢?

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早在朱鎔基兼任央行行長的時候就提出來了,但這個比重提升很慢。去年A股IPO融資才1500多億,再融資也不過1.3萬億左右。更何況,只有提高直接融資中的股權融資比重,才能降槓桿。但事實上,這些年來,直接融資中的債權融資比重上升較快,這豈不是仍在加槓桿?

老師一直對成績差的同學說,你只要認真聽課,努力學習,多提問勤思考,那麼,成績就一定能好起來。問題在於,他能做到嗎?同樣,關於中國經濟的許多問題早就被發現了,解決方案也早就提出了,可就是無法解決。

如2004年初,為抑制房地產投資過快增長,中央政府採取了“管嚴土地、看緊信貸”的宏觀調控政策。但一旦出現經濟增速下行,則又鼓勵房地產投資和銷售。所以,中國過去10年多年來,去庫存和降槓桿這兩大目標幾乎沒有同時實現過,同時出現的,卻是產能過剩、庫存增加與債務(槓桿)率的大幅上升。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促成這三個目標均成了賠本生意呢?俗話說,有得必有失。付出沉重代價得到了什麼呢?應該是穩增長和防風險。穩增長表現為GDP仍然維持7%左右的高增長,防風險表現為剛性兌付基本能維持,系統性危機不曾爆發。

不過,現在不爆發危機的原因,不是因為風險化解了,而是延後了。既要穩增長,又要防風險,還要去庫存、去產能、去槓桿,這要是能夠同時完成,那概率就很小了。

所以,我們目前看到的,至少在房地產領域,還是為了去庫存而加槓桿,但加槓桿的結果,卻是一二線城市房價的大漲,三線及以下城市的去庫存的效果尚不明顯。

偽劣庫存是該賣掉還是廢掉

如果是假冒偽劣產品,就不應該賣給消費者,而是直接銷毀,這應該是大家的共識。那麼,房地產市場有沒有假冒偽劣的房子呢?我一直在擔憂房地產業的這麼一個問題:讓那些中低收入群體去買房來去庫存,尤其是讓農村居民或農民工來買房,買了房子欠一屁股債,如果房子所在的城鎮以後又變成了“鬼城”,那豈不是錯上加錯?

如果說美國次貸危機的主要原因是給窮人加槓桿鼓勵他們買房,那麼中國就要避免單純為去庫存而給居民加槓桿。更為重要的是,去的是哪裡的庫存?就像中國過去推行的城鎮化政策一樣,每個地方政府都希望通過發展房地產來拉動本地經濟增長,但結果就是過剩。

中國的房地產與美國的不同之處在於,美國次貸危機是市場經濟下房地產過剩,中國房地產的過剩,則既有市場因素,又有政府因素。市場因素導致的庫存增加與政府因素導致的庫存增加,還是有區別的,後者是“鬼城”形成的主要原因。

鬼城一般不會出現在一二線城市,大部分鬼城是四線甚至更小的城市,這些城市又大部分分布在中西部地區和東北。因此,建設鬼城本身就是地方政府犯下的錯誤,讓鬼城去房產庫存又是一個錯誤,讓居民加槓桿在鬼城買房,則是錯上加錯。

回顧過去10多年來的加槓桿去庫存歷史,發現有一個共性,那就是每次經濟下行,都導致槓桿率與庫存量的雙雙上升。根據財政部網站公布的2015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的債務水平,達到79萬億,同比增長18%,佔GDP比重達到117%。自09年以來,中國的債務水平上升幅度也是歷年來最大的,同時,經濟下行的時間也是歷年來最長的。

如果今後經濟還將繼續下行,那繼續加槓桿對於去庫存的效果也同樣難以奏效。為何經濟下行會導致槓桿率和庫存的上升呢?原因就是為了穩增長所採取的逆周期的刺激政策。逆周期政策可以推行,但必須考慮到後果和代價。

事實證明,穩增長的代價太大了,其實,穩就業就足夠了,退一步海闊天空。此外,把GDP作為各地的考核指標,也真不符合科學發展觀,如果換成人均GDP或者人均收入作為考核指標,則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就會更好發揮。否則的話,再過五年,高槓桿、高庫存的問題可能更為嚴峻。

每項政策都會有副作用,力度越大,代價也越大;目標過多,實現的可能性就很小;夢想太完美,與現實的差距就會過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財經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