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作鵬揭誘捕林彪恩人陳光全過程 其人後自焚身亡

1950年7月23日,原八路軍115師副師長、代師長,時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兼廣州警備區司令陳光突然被扣押,開除黨籍,撤銷一切職務。陳光是林彪的救命恩人,但因多次與林彪發生衝突,而與林彪結怨頗深,遭到了林彪的誣陷和打擊。抓捕陳光的是李作鵬,他稱:「當時誰都不敢去抓他。最後想來想去叫我帶兵去抓,因為我和陳光關係比較好。」李作鵬為此邀陳光至廣州荔枝灣泛舟遊玩,藉機解除了他住處的武裝,並誘捕之。三年後,陳光在這座小樓里自焚身亡本文由阿波羅網摘自2010年第9期《同舟共進》,作者吳東峰,原題為《李作鵬:我為什麼沒有阻攔林彪起飛》。

1949年,陳光夫婦合影(圖源:新華網)

1950年7月23日,原八路軍115師副師長、代師長,時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兼廣州警備區司令陳光突然被扣押,開除黨籍,撤銷一切職務。同年10月,陳光被押送武漢,軟禁在中南軍區的一座二層小樓里。三年後,赫赫名將陳光在這座小樓里自焚身亡,此即軍史上駭人聽聞的「陳光事件」。

談及建國初期的陳光事件,李作鵬既惋惜不已,亦懊惱不已。將軍言,陳光資格老,是員猛將。紅軍時任紅一軍團副軍團長,抗日戰爭時任115師副師長、代師長,一直是林彪的得力助手。在延安時,他因一件小事與林彪吵過一次架,結下了芥蒂。林彪在陳光問題上心胸不寬,記仇。到東北基本上沒有重用陳光,讓他在地方部隊工作。南下到廣州只讓他當廣州警備區司令,太小了。那時葉劍英是廣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我是廣東軍區參謀長。

李作鵬言,當時之所以要抓陳光,主要罪名是講陳光要叛敵,出逃台灣。陳光對職務安排不滿意是有的,經常發發牢騷也是有的,但還不至於通敵叛逃。比如他曾跟我說,解放海南島不用打。我問他有什麼辦法,他說他可以和在海南的陳濟棠聯繫,叫海南島部隊起義,但要給他一個廣東軍區司令的職務等等。

陳光脾氣暴烈,動不動就拔槍示威。李作鵬言,當時誰都不敢去抓他。最後想來想去叫我帶兵去抓,因為我和陳光關係比較好。李作鵬為此邀陳光至廣州荔枝灣泛舟遊玩,藉機解除了他住處的武裝,並誘捕之。李作鵬言,原來講陳光住處藏有武器,其實我們去搜查時什麼都沒有。調查陳光案時,許多事都是莫須有的。後來,我到武漢任中南軍政大學副校長,陳光得知後要求和我談話,我沒有與他談,因為經請示不同意。陳光因此徹底絕望,將被褥、凳子等堆在一起,自焚了。將軍言此長嘆息:「可惜可惜,遺憾遺憾,我對不住陳光!」

林彪的「救命恩人」為何與其反目成仇?

陳光是我黨革命戰爭時期的一位傳奇戰將,他一生戰功顯赫,指揮作戰機智英勇,曾創造出不少有名的戰鬥範例,但作為林彪的部下,性格倔犟、耿直剛烈的陳光,雖然早期救過林彪的命,但也多次與林彪發生過衝突,因而與林彪結怨頗深,遭到了林彪的誣陷和打擊,使本因屬於人民內部矛盾變成了「反黨」罪名,最終不僅過早地結束了他那輝煌而坎坷的一生,還蒙冤受屈達30餘年。

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1906年,陳光出身在湖南省宜章縣栗源堡一戶貧苦農民家庭。1926年,在路過湖南的北伐軍的影響下,性格剛強、富於反抗精神的陳光參加了農民協會,並於翌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入黨不久,陳光參加了朱德陳毅領導的湘南暴動。他把「馬日事變」後埋藏的12支步槍獻出來,組織了一支農民武裝。1928年1月18日,栗源堡農民在陳光等人的領導下,發起暴動。暴動成功後,陳光擔任農民赤衛隊隊長。

1928年4月,陳光隨宜章獨立師同朱德、陳毅帶領的南昌起義軍餘部會合。5月紅4軍成立,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陳光在10師29團1營3連任連長。

1929年12月底,陳光參加了在福建上杭縣古田鎮召開的著名的「古田會議」。在1930年中央蘇區的第一次反「圍剿」鬥爭中,已是紅4軍1縱隊1支隊副支隊長的陳光,在1縱隊縱隊長林彪的指揮所被突圍之敵重重包圍時,他帶領本支隊拼死突入前沿,將林彪安全救出來,而自己卻在戰鬥中負傷。事後,一向少言寡語的林彪親自到救護所探望陳光,一再向他表示感謝,並主動為他請了功。

1944年5月,陳光在延安學習時,黨小組在《對陳光同志的歷史總結》中特別提到:「陳光對中央紅軍北上,渡出險境,貢獻極巨。」

1938年3月1日,115師師長林彪因身穿日軍軍大衣而被閻錫山軍隊哨兵開槍誤傷,後回延安並轉赴蘇聯治療。誰來接替林彪的位置,就成了當務之急。副師長聶榮臻當時已到了晉察冀,徐海東的344旅又已劃歸十八集團軍總部直接指揮,代師長的候選人只有師政治部主任羅榮桓和343旅旅長陳光。當天夜間24時,軍委主席毛澤東與軍委參謀長滕代遠聯名致電羅榮桓:「林之職務暫時由你兼代。」但由於當時十八集團軍總部在太行山,情況緊急來不急與中央軍委協商,同一天,在毛澤東、滕代遠致電前數小時,十八集團軍總部已決定:由343旅旅長陳光代理師長。最後,毛澤東同意了十八集團軍總部的決定。就這樣,陳光擔任了為時達5年之久的115師代師長。

在此期間,陳光與羅榮桓密切配合,率領部隊從晉西征戰到山東,先後取得了午城、井溝戰鬥的勝利,薛公嶺、油房坪、王家池三戰之捷,取得了山東樊垻、梁山等戰鬥的英勇戰績,還打了一場一直備受爭議的陸房突圍戰鬥。應該說,陳光在陸房戰鬥中,打了一場險惡被動之仗,雖然勝利突圍,但也引起了一些非議。畢竟,陳光判斷失誤,造成部隊被動,處境一度十分危急,雖然最終勝利突圍,但也造成了一定損失,有些幹部指責陳光「指揮失誤」。後來,這件事成為陳光蒙冤的一大「罪狀」。1943年3月,羅榮桓負責山東根據地的黨政軍全面工作,陳光調回延安學習並參加「七大」。

「扣押電台」事件被林彪指責為「居功自傲」

1945年8月,抗戰勝利後,東北成為國共雙方矚目的焦點。根據中共中央決定,林彪、陳*雲、彭真等率10萬餘幹部晝夜兼程趕往東北,羅榮桓與黃克誠分率山東八路軍、蘇皖新四軍齊頭並進。陳光原本回山東工作,由於形勢的變化,也和林彪一道趕赴東北。10月,陳光在與羅榮桓及老部隊會合後,中共東北局決定,在黑山、北鎮一帶設置第二道防線,交由陳光負責指揮。出於戰略需要,羅榮桓當即把從山東帶來的一部電台和機要人員交與陳光使用。

約兩月後,林彪帶領東北民主聯軍指揮所出關撤往阜新。此時,國民黨部隊已進占錦州、溝幫子一帶,惡戰一觸即發,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陳光處有部大功率電台,連忙致電陳光,要求調電台和機要人員火速趕往阜新。陳光考慮沒有電台無法進行聯絡、指揮,況且林彪部已有兩台大功率日制電台,當即回電希望不要調走電台。林彪則兩度來電繼續催調,並嚴辭責問陳光扣押電台,妨礙其指揮作戰。見此情況,陳光忙抽調出電台及機要人員,準備送往林彪處。不料,錦州之敵大舉進犯陳光部,倉促撤退之際,陳光只得帶走電台及機要人員,電台因此無法上交。隨後,性格內斂、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開場合指斥陳光「無理霸占電台,抗命不交」。

1946年1月,陳光調任東滿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1946年9月前後,東北民主聯軍的野戰部隊進行了第一次整編,以山東第7師及新四軍3師7旅組成第6縱隊。陳光於10月調任6縱司令員。

1946年12月下旬,為準備南下作戰,6縱隱蔽開至松花江北的陶賴昭一線集結待命。陳光帶領6縱3個師的指揮員去察看松花江冰凍情況,併到江南岸偵察敵情,以便大部隊徒步過江。這時,林彪以「東總」名義給陳光來電稱:為防止敵人過江進攻哈爾濱,要6縱仍撤回原防地。

此電報是徵求意見,並非命令。陳光復電錶示仍按原作戰方案為宜,不同意將部隊撤回原地。林彪不但不考慮陳光的意見,反而又直接給6縱各師發電報說:你們接電後,即向陶賴昭以北布防,「不要等待縱隊的命令」。6縱3個師接此命令後隨即撤走。在松花江南岸進行偵察的縱隊司令員陳光被甩在一邊,直到接到縱隊司令部派騎兵通信員送給他通知後,才於第三天回到縱隊司令部。陳光對此事極為不滿,為此生了一場大病。不久,他就離開了6縱隊,到哈爾濱養病。

1948年11月下旬,東北野戰軍百萬大軍入關作戰。陳光隨東北野戰軍領導機關從瀋陽出發向關內挺進。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後,陳光即進入北平,同四野的其他領導人一起住在北京飯店。在這裡,毛澤東親自簽署命令,任命陳光為第四野戰軍副參謀長。3月下旬,第四野戰軍在北平召開了師以上高級幹部會議,林彪傳達了七屆二中全會精神。當講到「防止居功自傲」問題時,林彪當眾點名批評了陳光。剛接到新任命不久的陳光受到當眾點名批評,好像被劈頭澆了盆冷水,十分惱火,認為這是林彪有意打擊他。林、陳的關係由此達到白熱化。

在廣州工作的錯誤被定性為「反黨」

1950年1月,陳光被任命為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廣州警備區司令員。接到新的任命後,陳光心情很愉快。元旦這天,他辭別了夫人和兩個兒子,獨自去剛解放兩個月的廣州赴任。

陳光到達廣州後,在組織部隊和發動群眾進行剿匪肅特、鞏固社會治安、解決糧食供應、穩定市場物價等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由於他出身貧窮,沒有文化,也沒有管理城市的經驗,在處理城市管理建設中一些不熟悉的重大問題時,與許多槍林彈雨中廝殺過來的戰友一樣,遇到了人生的新課題。當時中央明確規定,在港、澳、台做情報工作,必須遵守嚴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紀律,結果陳光在掌握政策時,表現得主觀、簡單和不夠審慎,以致出現一些較大的錯誤。他還違反幹部政策,從老家宜章將烈士子弟和知識青年招到廣州,辦起了訓練班。

這件事很快報到了中南軍區,當時林彪擔任著中南軍區司令員的職務,結果是可想而知的。鑑於陳光的錯誤和牴觸情緒,中南軍區報請中央後,給予他開除黨籍的處分。

此後的幾個月間,華南分局和廣東軍區的領導人曾多次同陳光談話,勸他認識和改正錯誤,但倔犟的陳光都沒有接受「勸告」。

1950年7月22日,中南軍區致電廣東軍區,要求軟禁陳光。第二天,軍區保衛幹部當面向陳光宣布了撤銷其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廣州警備司令員等一切職務的決定。從這天起,陳光就被軟禁起來,警衛人員全部撤換,只留下一個老炊事員為他做飯。

含冤離世,30多年後終獲平反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陳光被轉移到了武漢,在這裡他仍然被隔離起來,由一個警衛班負責看守。

在此期間,中南局和中南軍區的一些過去陳光的老部下去看望陳光並同他談話,勸他認識自己的錯誤。但陳光認為加在自己頭上的「當年的陸房突圍、無故扣押電台、對港澳台情報工作以及私自招收章宜子弟開設訓練班」等主要錯誤與事實有較大出入,處理得極不公正,並認為是林彪出於歷史過節,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絕接受組織對他的處理。

在武漢關押期間,陳光心中十分痛苦,時而煩躁暴怒,時而鬱悶消沉。由昔日的功臣淪為階下囚,陳光百感交集。1954年6月7日,陳光在長期被關押,精神上備受折磨,而問題又無望解決的情況下,含冤去世。時年僅48歲。

責任編輯: 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318/709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