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永苗:「清算」污染大陸的台商

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勢必重新檢討兩岸交流政策,是否真正符合兩岸人民利益?(蔡英文圖片)

我記得當年提出「維權」,是因為民運光有啟蒙,沒有行動,要求從啟蒙到行動。但是行動必須是基於民運的行動。維權運動中的訪民維權是不是行動呢,說不清楚,至少是夠不上這個原初標準的。

維權運動和維權,絕對不是民運基礎上向前走一步,而只能算民運基礎上轉身後撤退一步。不是向前進步而是後退。

我打過一個比喻:搞民運的,像舉民主自由各種大旗的,然而跟隨者只有三三兩兩,所以放下旗幟轉身後退,到民眾或者底層民眾中換一種方式做群眾工作,等人數足夠,再次帶領向前。

我所設定的維權,是輕視個體利益維權的,因為其公共性弱,而傾向於公共性事件的維權,也就是群體性事件維權。因為當年設想是把一年幾十萬起的群體性事件能量發揮出來,升級起來,讓星星之火燎原。可是要的是仙女,來的卻是各種合法性曖昧不明的人妖。

維權運動早於「維權」一詞提出。大概在2004年7、8月間,我在成都草堂讀書會講座中第一次提出維權。2004年12月我發表《2004年十大維權人物》,是為維權一詞被民間廣泛接受的開始。在此文評選的標準中,我把當時影響已經很大的浦志強律師和許志永博士排除在外面,因為他們當時搞得都是個人維權。

群體性事件為維權的基本著力點,這是我之後的一切維權理論文章和呼籲公開信的基點。我一直擔心個體維權的曖昧性,而群體性事件因為人數眾多不好收買。

如果讓我下結論,不客氣地說,個體利益的維權,就不是行動。至少不是我們基於告別啟蒙而要求的行動,基於民運高度的行動。

在我看來,每次的維權運動高潮,都是一次錯誤一次扭曲,包括新公民運動與訪民維權的結合。我躲得遠遠是合適的選擇。

這十餘年來,最接近群體性事件維權的,要麼是環保運動,要麼是勞工運動。我傾注熱情的大力推動的,主要是環保,其次是勞工。幾乎每個重大環保群體性事件,我都很賣力。例如廈門PX,在台灣傳媒發表文章,揭露廈門PX投資者台灣通緝犯陳由豪,試圖把台灣力量也牽引進來關注。

應該說,我還是有做個體維權的,但也僅僅限於政治自由的,例如導致我律師執照吊銷的溫縣教案和蔡卓華贈送聖經的非法經營罪案。

環保運動具有超越維權單純經濟利益的性質。我認為,民國當歸派介入環保運動,應該比勞工運動強,勞工運動過於局限在特定群體利益。環保總是有特定區域所生存的總體性,影響千家萬戶。還有關乎子孫未來。我判斷,至少到中共崩潰為止,勞工運動在政治上應該沒什麼出息。

針對污染大陸土地和生存空間的台商進行環保抗爭,能把民國、台灣和大陸整體聯繫起來。

民進黨執政了,台灣社會有可能開始清算或者反思台商對台灣民主化進程的危害,因為台商與中共勾結,總是投票反對民進黨,成為台灣人的內賊。台商會在公眾場合,遏制別人反共,台灣人把台商叫做「中共台商黨」。例如在我們福建寧德投資的義聯集團,也就是原來綠方叛變到國民黨的台南首富林義信,做了三姓家奴,被統戰部當做國民黨的項目,引入寧德。該項目,就是「民國和尚」望雲在寧德舉牌狙擊的那個鎳合金污染工廠。

台灣社會「清盤」台商,在大陸社會有著更強大的社會基礎。台商出於中華民國轉型未徹底完成之際,未受徹底的憲政訓練,來到大陸之後,迅速與大陸之專制政治,權貴資本主義和國內殖民結構串聯一體,為大陸外商中最劣質者。大陸國民受台商的傷害後果最盛,於民權和民生都是如此。不論「民族」問題之曖昧,於三民主義是巨患。

對此議題,在大陸網民中間有重大影響力的洪智坤在電報群回話說:兩岸交流從2005年國共平台開始,就被連戰、吳伯雄、江炳坤等買辦,結合陳雲林系統控制和平紅利,經濟權貴壟斷、政治黑箱談判、社會擴大差異。我輩主張民主自由憲政交流者,皆遭國共聯手封殺,取消簽證。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勢必重新檢討兩岸交流政策,是否真正符合兩岸人民利益?

我回他說,不說法律之追究,但至少從社會共識層次應該予以批判。這也是台灣擺脫大陸,走美日台同盟,加入泛太平洋圈的一個必要動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