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酌古鑒今:馮唐辯冤 文帝赦魏尚

馮唐任漢文帝的中郎署長。(網路圖片)

馮唐是西漢文帝時人。他當初以孝悌而聞名,拜為中郎署。由於他為人正直無私,敢於進諫,不徇私情,所以時時處處遭到排擠,直到頭髮花白年事已高,也沒有得到升遷,他身歷文、景、武帝三朝,一生只做到郎官。

馮唐祖上是戰國時的趙國人,漢初遷入關中安陵縣(在今陝西咸陽東北),馮唐任漢文帝的中郎署長。

漢文帝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開明之君,開創舉賢良選拔人才的制度。舉賢良是由中央或地方高官,按朝廷要求的條件和名額,推舉敢講真話、實話的人到朝廷評議政治,朝廷出題,賢良答卷,直言得失。

有一天,漢文帝車駕經過中郎署,老郎官馮唐出來接駕。漢文帝見馮唐年歲大,就尊稱他為“老人家”。文帝問:“老人家,你是什麼時候出來做郎官的?家在哪裡?”馮唐說:“臣家世居趙國代地,本朝時遷到安陵。”

漢文帝原來就是封為代王。代地在今山西東北部與河北西北部一帶,在漢時是邊地,與匈奴接壤。漢文帝得知馮唐祖籍是代地,就是同鄉!一下拉近了君臣關係。

漢文帝感慨地說:“我在當代王時,我的尚食監高祛多次談起秦末巨鹿之戰趙將李齊的非凡才幹,直到今天,我每端起飯碗,腦子裡就浮現出李齊驍勇善戰的身影,我的心就飛到了巨鹿城下。老人家可知道李齊的事嗎?”馮唐說:“臣當然知道。但李齊與戰國時趙將廉頗、李牧比起來,那就差得多了。”

文帝說:“你怎麼知道的呢?”馮唐說:“臣祖父在李牧帳下做百人之長,臣父親做過代國相,與李齊同僚,深知他們各自的為人。”

文帝聽了很興奮,情不自禁地慨嘆起來,說:“我恨不能得到廉頗、李牧為將,若有此二人,還怕匈奴嗎?”

馮唐脫口而出說:“陛下,臣斗膽說一句,只怕有了廉頗、李牧,陛下也未必能用!”

文帝聽後怒氣沖沖,轉身進宮,把馮唐晾在一邊。左右的人都受到驚嚇,大家埋怨馮唐說話沒分寸,又都替馮唐捏一把汗。過了好一陣,漢文帝召見馮唐。馮唐賠罪說:“臣是一個大老粗,說話沒輕重,還望陛下寬恕。”

漢文帝不愧是一個開明之君。他感到馮唐話中有話,所以才召見馮唐,詢問為什麼有了廉頗、李牧不能用。馮唐還滔滔不絕的講了一番君臣信任的用將之道。

原來雲中太守魏尚,抵抗匈奴有功,只是在申報戰功時,差了六個首級,皇上就把魏尚抓起來,以虛報戰功的罪名將他投入監獄。馮唐說:“臣認為陛下法太嚴,處事賞輕罰重,對良將不信任,因此才那樣說:陛下雖得廉頗、李牧也不會用,魏尚就是例子。”

文帝見馮唐指出他的過失,立即特委馮唐為欽差大臣,帶著皇帝的詔書,前往雲中,赦出魏尚,官復原職。魏尚復出後,匈奴再也不敢進犯漢朝雲中的邊境。

這就是中國歷史上馮唐論將、文帝赦魏尚的故事。

(事據:《史記•張釋之馮唐列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