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親愛的,為什麼下班一回家咱倆就吵架

如今,許多人都工作壓力大、焦慮感爆棚,而他們另一半的工作境遇也往往如此。但是,他們一天中最具挑戰性的經歷,不是發生在工作上,而是在回到家後的最初15分鐘。

如果兩個人在下班後的最初15分鐘交流很順利,就能讓雙方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在意和關心,他們會感到身心放鬆,也會更有準備迎接第二天的工作。然而事實卻是,最初15分鐘的交流往往不順利,總是導致兩個人懊惱又失望,甚至破壞了一整晚的心情。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不同的需求

由於個人需求不同,雙方的精神、情緒狀態通常都會存在差別,這點是顯而易見的,然而許多夫妻一走進家門就忘記了這一點。

一個常見的例子,就是一個人辛苦了一天回到家,想要一個人先靜靜再開口說話。然而,更早到家(或者整天在家)的另一半卻有著強烈表達欲。

即使兩個人同時回到家,他們一天的工作經歷也可能完全不同——一方經歷了一系列工作衝突後,在回家的路上又是各種折騰;而另一方則工作進展地非常順利,一路暢通地回到了家。

即使兩個人一天的工作經歷很相似,他們面對這些經歷所需要的東西也可能非常不一樣。有些人需要支持,需要向對方傾訴工作上的事,而有些人則需要安靜思考一段時間。有些人需要娛樂消遣,有些人需要轉移注意力,有些人需要喝一杯,而有些人只是需要一個擁抱。

不同的恢復時間

威斯康星大學的神經科學家理查德·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研究情緒和大腦結構、神經系統之間的關係。他在2012年的著作《大腦的情感生活》(The Emotional Life of Your Brain)中指出,人們從消極經驗中恢復的時間有很大不同。(戴維森將這種特性稱為‌‌“適應力‌‌”(Resilience),但是我更喜歡‌‌“恢復時間‌‌”(Recovery Time),因為在討論應對壓力、挑戰整體反應的時候,我會更廣泛地使用前者。)戴維森的研究證明,恢復時間不同的人,大腦的活動模式也會有所不同。

在現實生活中,這意味著如果一個人過了非常糟糕的一天,那麼很有可能在走出辦公室的一剎那心情變好。但是,那些只是很平常地工作了一天的人,往往遲至晚上還受到工作的影響。

雖然恢復速度緩慢的缺點非常明顯,但我們要注意的是,恢復速度快也未必更好。那些從負面經歷中恢復很快的人,往往是因為他們無法忍受焦慮與不適的感受,需要對此在心理上保持距離,因此強迫自己進行恢復。這樣一來,他們就很難從錯誤與挫折中學習,也會發現自己跟不上周圍人的步伐。

不同的文化

約翰·高特曼(John Gottman)曾說過,‌‌“每段關係,都是一種跨文化體驗。‌‌”高特曼是華盛頓大學的一位著名心理學家,他的研究重點就是婚姻及伴侶關係。高特曼在《愛之原理:愛的新科學》(Principia Amoris:The New Science of Love)中寫道,‌‌“即使我們來自同一個國家、同一個地區、同一個種族和同一個宗教,我們也來自以不同方式定義意義的家庭。當我們建立共同關係的時候,我們就必須定義我們自己的意義。‌‌”

伴侶在開始共同生活之前,雖然往往都會花時間去考慮彼此人生目標與觀念的不同,但是他們很少會停下來,思考家庭生活這些更平凡的層面,以及在共同生活中建立‌‌“跨文化關係‌‌”的意義。

正是以上三方面因素,導致了伴侶雙方對‌‌“回家‌‌”有著不同解讀和期待,對雙方之間應該如何交流存在分歧。

那麼,我們能做些什麼呢?

首先,意識到差異的存在,同時接受它。期待兩個人一回到家就思維同步,既不現實,也毫無幫助。不同的需求、不同的恢復時間、不同的文化——這三點因素的綜合,很難讓伴侶雙方在下班回家後的最初接觸中就思維一致。

其次,識別你的個人需求,然後與對方溝通交流(需要指出的是,不是在一進家門的時候聊這些,而是選擇其他時間)。很多人覺得這個問題微不足道、很無聊,覺得沒有必要那麼慎重其事。然而,正是因為沒有意識到如此交流的重要性,才讓那麼多伴侶間的關係如此緊張。一步步規劃,再坦率地說出你的需求,長遠來看一定大有裨益。

最後,要進行一定程度的情緒管理和自我控制。我們往往認為,在與另一半溝通的過程中可以‌‌“做自己‌‌”,可以不必擔心TA對你的想法或者你對TA的影響。但是,有沒有想過,在工作中我們每天都那麼努力地打磨、應用人際關係技巧,為什麼一回到家就將這些扔出窗外了呢?也許此刻才最值得應用這些技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哈佛商業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