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看九評共產黨與黨媒切割 人民網媒體人在大紀元刊辭職信

—曝光人民網利用記者調查與污染企業勾結獲取灰色收入

「不想再頌盛了!不想再頌聖了!!更不想再敲詐了!!!」看了大紀元《九評共產黨》之後,其認知體系被徹底顛覆。吳君梅一直在大陸媒體中任職,原是湖北電視台的,2012年前後進入人民網的采編部,一段時候後到了網路輿情分析的部門——輿情監測室。她表示,中共用一個互聯網的防火牆完全把民眾罩在裡面,封鎖所有的信息。而在裡面的人只能匍匐,你站不起來,你看不見,沒有觸覺,沒有思考的權力,包括對現在的近代歷史。

人民網記者在大紀元網上刊發辭職信與過去切割(來源:本人提供)

中共人民網一名員工,在悉尼看到了共產黨信息高牆內看不到的真相,尤其當她看了大紀元《九評共產黨》之後,其認知體系被徹底顛覆。經過兩個多月的掙扎和思考,她決定跟黨媒做一個切割了斷。她表示,大紀元真實、值得信賴,願意在這樣的媒體上公開向人民網提出辭呈。

向人民網發表公開辭職信與黨媒做一個了斷

近日,人民網湖北頻道的媒介顧問吳君梅女士向大紀元網投發了她在5月6日寫給人民網的辭職信,信中有三句話:「不想再頌盛了!不想再頌聖了!!更不想再敲詐了!!!」

吳君梅女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自己來澳洲悉尼二個多月,這個辭職信是自己在澳洲經過這段時間內心的痛苦掙扎後的一種覺醒,與黨媒進行切割、與自己的過去進行切割。

她表示,中共用一個互聯網的防火牆完全把民眾罩在裡面,封鎖所有的信息。而在裡面的人只能匍匐,你站不起來,你看不見,沒有觸覺,沒有思考的權力,包括對現在的近代歷史。

她向記者娓娓道來自己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

人民網記者在大紀元網上刊發辭職信與過去切割(來源:本人提供)

人民網記者在大紀元網上刊發辭職信與過去切割(來源:本人提供)

喉舌利用記者調查與企業勾結獲取灰色收入

吳君梅一直在大陸媒體中任職,原是湖北電視台的,2012年前後進入人民網的采編部,一段時候後到了網路輿情分析的部門——輿情監測室。

她介紹:「這個部門既是一個技術部門也是一個業務部門,人民網其中有一個子欄目——投訴平台。當地民眾投訴到這個平台上,人民網就會安排調查人員去調查,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調查這塊。我的調查任務最多的可能是污染企業,長江沿岸的民眾來進行投訴,然後我就看到很灰暗、很陰暗的一面。」

她表示,自己做這份工作其實內心是比較痛苦的:「如果一個正常的新聞媒體,會做事實的報導,再對這些現象進行抨擊、譴責,甚至會去跟相關部門去維護這些受害老百姓的利益。但實際上人民網不是這樣的,我們接到投訴,我去調查採回來的一些採訪錄音、圖片,交給人民網之後,就會成為這個企業違法的把柄。

「人民網就會拿去跟企業做一些交易,獲取一些灰色的非法的利益,我個人在這兩年的過程中就特別痛苦、難受。」

為逃避現實尋找寄託入基督教遭批評

吳君梅表示,人特別痛苦的時候,就會找一些寄託和逃避。所以她在2014年底就接觸了基督教家庭教會。

她曾問來武漢進行商務活動的印度弟兄說:「我的工作是在做壞事情,還不能解脫,因為自己的工作是家庭賴以生存的經濟收入,但它不是上帝喜歡的公義的、聖潔的,甚至是罪惡的,為此特別痛苦。他當時給我答案:『要麼不做這個工作,要麼向上帝禱告,去除你工作當中不公義的部分』。所以我一直在考慮這個事情。」

2015年聖誕節的時候,教會有一些慶祝活動,她在準備表演的節目過程中被單位發現了她的基督徒身份,領導找她談話說:「因為我們是黨的喉舌,你只能允許有一種馬克思主義的新聞觀,我們是做政治工作,你不能有其它的信仰……」,他們要求她不能參加聚會,到後來還報告給人民網的總網,隨後一些地方上的國保也介入找她談話。

她表示:「到年底的事情,發生了一些特別不愉快的事情,然後我特別想到底怎麼樣來過今後的人生。」

這次基督教徒張凱律師在電視認罪的時候,她正好前往悉尼在廣州轉機。「晚上到了酒店打開手機看到他在電視上認罪的這個片段,我特彆氣憤,因為我是基督徒,我知道他們怎麼對張凱。我只是在黨的喉舌部門工作,他們就這樣對待我,而張凱,他們會用什麼手段對付他,我想想就不寒而慄,我知道他在裡面經受了什麼。」

「我們媒體內也有消息互通的微信群,知道所有的記者,你去曝光它黑暗的時候,當地政府是怎麼對待的,你可能馬上就被犯罪,什麼被嫖娼、被經濟犯罪。」

「我現在在這裡做了一個切割,我到時候回去,可能會說我貪污了,這都有可能,立馬把我投進監獄,我覺得太顯而易見的事情了,他們太無所不用其極地做這件事情。」

澳洲聽聞真相顛覆之前認知系統

吳君梅的兒子在澳洲悉尼留學,去年下半年把腿摔斷了,因此她辦理了陪讀照顧兒子,並在今年二月底來到悉尼。她就此開始接觸一些大陸接觸不到的人和看到大陸被封殺的各種資訊。

「我上網看到很多國內看不到的89六四法輪功的真相,包括現在一些國內民眾接觸不到的谷歌搜索引擎。」

她表示:「之前知道自己過得很不開心,知道很多不對的地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不對,不知道不對在哪裡,最近一段時間心路歷程也是走的特別艱辛。」

她表示自己除了在網上大量瀏覽,也在市面上尋找華文平面媒體:「我最早接觸的是大紀元時報,在購物時看到這份報紙帶回家慢慢看。後來當地法輪功學員在博活搞活動發資料,我拿了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並花了兩天看完了。」

當她看完《九評》後,覺得明白了曾經被困擾的問題,她坦率表示:「剛開始看的時候,覺得特別難以接受,因為我們在家裡(大陸)采寫新聞,認為法輪功是不是因為共產黨對他們不好,所以他們也去說共產黨不好……等我把整本九評看完之後,真的覺得可以用『剝皮見骨』來形容,就是九評把共產黨分析得太透徹了。」

她表示,因為知道了真相,國內的這份工作做不下去了:「我在這裡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包括在這裡看到法輪功聲勢浩大的遊行,接觸到當地的一些法輪功學員,包括教會的姊妹,我覺得就算是回去了,我需要這份工作、需要這份薪水,但是我也做不了這樣的事情了,還不如做一個了斷。」

她強調:「我現在跟我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做一個切割,當了解所有的真相之後,這種事情已經做不下去了。包括看我以前做過的採訪,那些普通民眾的痛苦,包括官商勾結,所有的錄音採訪、圖片,我也經常瀏覽,噢,我再也不想這樣過了,跟我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做一個切割、做一個了斷。以後也不允許自己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她數天前撰文揭露:「中共喉舌人民網作為上市公司,每年一個多億的營業收入,大多是兩種方式。其一:為各級政府做嚴密的輿情監控,各級政府出資大方,一般都在幾十萬,甚至百萬以上,一旦發生重大輿情,會負責為政府詭辯洗地。手法嫻熟,主要利用人民日報,人民網的權威地位發聲,以及手下多如牛毛的五毛黨對沖輿論,幫助惡政者轉移視線,消除影響,迴避核心,推卸責任,重建形象。」

「其二:利用人民網平台的各地投訴平台,以監督報導之名,行敲詐勒索之實!一旦有違法違紀的企業和單位被舉報至投訴平台,人民網會安排人員實地調查,取得實證之後,以核稿之名約見企業第一領導人,威脅刊發報導,企業為避免曝光伏法,會出錢了結,讓人民網再為其做輿情監控,並負責網路正面引導和宣傳。如此合作費用自然不菲,也在幾十萬到百萬之巨。這便是人民網系的醜惡本質。」

大紀元是非常值得信賴的媒體

吳君梅介紹:「在澳洲不到一周,有法輪功學員跟我談退黨,我很害怕沒拿她的資料,後來看了大紀元的報刊和九評,有法輪功學員在我住的區搞活動,再問我要不要退,我覺得可以退就退了。當時他們在澳洲總理去中國訪問的明信片上征簽,我也當場簽名了。」

她認為:「大紀元是在講真實的事情,大紀元媒體是有歷史責任感和使命感的,就是要告訴人們真實的事情,不僅是為了法輪功群體去抗爭和呼籲,而是為全中國的人。」

她強調說:「對我而言,最大的觸動是來自於大紀元報刊和大紀元的這本小冊子九評,及大紀元群體內的人。這是非常值得信賴的媒體,所以我願意在這個媒體上來表明我的觀點、立場。這是我人生中的一種新認識,覺得該做一個決斷。」

呼籲大陸同行不要再為黨搖旗吶喊

吳君梅表示,希望大陸媒體同行能從她的經歷得到反思與啟示。她懇切表示:「現今的中國人民已是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欺騙和制度暴力下匍匐許久,我們的確需要抬起頭,需要堂堂正正的站立,需要看清,需要反思,需要自救,更需要擺脫中國共產黨,萬勿對其心存幻想。在官媒的就不要再為他們搖旗吶喊了。國內像南都的傳媒人也辭職了,他覺得因為跪得太久了,想換一種姿勢。我受良心的譴責也覺得做不下去了。我覺得為了我們下一代我們該做點什麼。」

她還強調,「如果我們知道真相不說的話,連沉默都是幫凶,如果現在還在做的話,那就更是幫凶了,我希望這樣的人更少一些,我希望他們要麼放下筆,要麼用自己手中的筆來寫一點真相,告訴民眾真相,這是我們能做的。」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