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行善引起的風波:中國民間公益組織內部矛盾無路求解

一個始於網路平台的民間公益組織因為一份善心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志願者們,向流浪、生病、被虐待和忽視的弱童伸出援手,然後這些民間慈善義工如今卻陷入了內鬥。

兩年多的時間裡,這個名為“小希望之家”的青少年關愛服務中心規模逐漸壯大,然而問題也隨之而來,內部財務和管理方面的矛盾使機構停擺,至今長達半年多的時間。業內人士說,中國慈善事業的發展漸漸有了框架,而仍缺乏規章上的細節。

行善引起的風波:中國民間公益組織內部矛盾無路求解

2013年6月,作家陳嵐在見到南京幼童李夢雪、李彤餓死的新聞後,萌發了開辦一家兒童庇護場所的想法。

同年8月,“上海靜安區小希望之家青少年關愛服務中心”正式註冊成立。據創辦人陳嵐稱,截至今年初,共有33名受虐兒童、27名重症兒童得到了該中心的救助,還有325名困境兒童接受了中心的走訪、調查和幫助。

規模漸大矛盾出現

這期間,小希望迅速成長擴大,想要盡己之力的志願者越來越多,而矛盾也出現了。

今年1月,該組織理事會的幾名理事共同將陳嵐告上了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請求法院判令陳嵐移交小希望之家全部資料和資產。

是什麼原因讓一個處於上升期的中國民間慈善組織至此內訌停擺的地步?

陳嵐今年1月在一封網路公開信《告別與涅槃——請允許我們這樣,重新開始》中表示,矛盾始於理事們之間的“救助方向產生了理念上的差異”。

內務糾紛理事分裂

狀告陳嵐的幾名理事之一的臧偉勝則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更多的是在財務問題的處理上產生了意見。

小希望成立之初組成了5人理事會,投票通過章程,並選舉陳嵐為理事長,負責日常總體管理事務。

臧偉勝說:“最開始成立的時候,第一個我們經驗方面也是缺乏,因為我們這裡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開始做這種機構性的公益,參與這種公益組織,所以對於這樣一個組織在具體運作方面的很多問題缺乏一些意見。”

他表示,當時理事會的架構和章程都很清楚,確認理事會為最高決策機關,其決策必須獲得執行。然而為了提高辦事效率,同時因為創辦人陳嵐付出多、熱情高,理事會出於信任授權她總體負責,理事長、法人代表、執行長等職務都由她一人承擔。臧認為,這也是導致此後該機構一人獨大局面的一個原因。

臧偉勝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陳嵐任用其沒有合格證件的助理負責財務,這一舉動最開始因為事態緊急被大家理解和接受,但鑒於機構規模的擴大,2015年4月理事們提出要聘請專業的財務人員,遭到陳嵐強烈反對。他說,從此他們開始關注機構內部事務的細節。

臧偉勝認為,陳嵐在整個過程中已經養成了獨自決策的習慣,即使表面上不反對一些理事會決定的事情,在執行時卻拖延,導致效率低下,爆發很多問題。

機構停擺好事變殘

對於這樣的指責,陳嵐表示否認。

她通過文字向記者表示,一年的時間裡她辛苦地將機構做大,幾名平時不怎麼投入的理事則要求全盤控制機構,利用章程的漏洞投票要求她交出機構。因為她的拒絕引來了對方的污衊,說她貪污等等。陳嵐說,由對方主導在2015年間先後共進行4次審計,結果顯示她沒有財務方面的大問題,但對方不承認審計結果。

陳嵐感嘆稱:“我個人遭到的煎熬已不算什麼了。一個頗有生機的兒童庇護所,就這樣殘了。”

雙方都表示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果。

臧偉勝指出,機構的內部矛盾也讓很多熱心公益的志願者的熱情受到傷害。他說:“大家參加公益都是因為熱血過來的,但沒想到會出這樣我們認為違背公益的事情,出現了以後又無法獲得儘快的處理、解決,導致整個局面越來越差。這樣也對很多人的心理上造成很大傷害。”

問題難解熱情受挫

從小希望內部出現矛盾至今已有大半年的時間。為什麼問題遲遲沒有得到解決呢?

這期間,小希望經歷了兩屆上海市靜安區民政局的領導班子。臧偉勝說,他們都對小希望的事情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進行開會、協調等。然而主要的障礙出現在政府部門與民間公益組織的關係上。臧表示,民政局並不認為其是小希望的完全管理單位,他們只負責審核、註冊、監督等。

臧偉勝說:“所以他們說小希望之家內部的紛爭應該內部解決,並不是所有事情都靠政府解決。政府有一個明確的邊界……還有我們發現,有些規定並不完善。例如對整個機構法人代表的更換,我們發現並沒有明確規定,那麼民政局只能照著以前的慣例來操作,導致出現悖論,導致這個事情解決不了。”

近年來,中國民間公益的力量不斷發展壯大。壹基金髮起的中國民間公益透明指數項目(GTI項目)2015年度報告共包括了1738家民間公益組織,為歷年來的數量之最。同時,該透明指數也逐年呈現線性增長趨勢,不過這份報告指出,民間公益組織財務信息的公開情況仍有較大改善空間。

而按照臧偉勝等人的看法,這正是造成小希望之家這個機構內部矛盾的原因。臧說,小希望成立時的宗旨就是要透明。

陳嵐也曾在其公開信中表示“透明,是慈善機構的生命線”。

顯然,要真正做到透明、公開並不是易事。

臧偉勝說,這件事打擊了參與公益事業的志願者的熱情和信心。

陳嵐也曾在其社交媒體平台上感慨:“希望大家知道中國民間公益組織存活有多艱難。”

慈善立法有待觀望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美中等國非營利和慈善機構及相關法律的專家馬克·西德爾(Mark Sidel)教授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中國政府正在推動這方面的立法。

他說:“財務報告和透明度是中國負責非營利和慈善方面的政府監管者的主要重點。新實施的《慈善法》經過了多年的細緻研究、草擬和討論,將繼續以及展開強調財務報告和透明度的優先順序。”

西德爾教授提到的中國《慈善法》於今年3月16日頒布,將在9月1日正式生效。在構建慈善行業的整體制度框架上,《慈善法》的出台是一個里程碑。不過,很多法律和慈善業人士也表示,這其中還需要很多內容的細節和實施的細則。

路漫漫其修遠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NGO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