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的北漂回憶:開銷太大生活拮据

——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工讀的待遇

毛澤東本人於1930年代末對美國記者斯諾回憶說:北京對我來說開銷太大,……非馬上就找工作不可。我以前在師範學校的倫理學教員楊昌濟,這時是國立北京大學的教授。我請他幫助我找工作,他把我介紹給北大圖書館主任,他就是李大釗,……給了我圖書館助理員的工作,工資不低,每月八塊錢。

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圖源:AFP/VCG)

關於毛澤東1918年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半工半讀的史實,有幾種不同的說法。《蔡元培年譜長編》中對此作了較為詳細的介紹,並加以考證。

1918年8月,毛澤東、蕭瑜等幾個新民學會會員聯袂北上,商談赴法勤工儉學。到京後,毛澤東決計留在國內,擬在北大尋一事做。他們在長沙湖南第一師範讀書時的老師楊昌濟,正在北大哲學系任教,他也曾希望毛澤東能“入北京大學”,以為日後打下“可大可久之基”。

在湖南第一師範時期,毛澤東的同學、同由長沙到達北京、同借住在楊昌濟家的蕭瑜回憶:蔡和森、熊光楚等人和我籌劃勤工儉學的預備課程時,毛澤東也協助過。經過幾次磋商,毛澤東寧願留在北京,不去法國。毛是一個講究實際的人,不是學者,當然對出國留學沒有興趣。我和蔡和森同意毛留北京進行工讀計劃,如我們在法國所為。這就面臨了給毛找工作糊口的問題。這時適逢我們在北大徵求學會會員,以我們判斷,最好毛在北大找一份差事。我們想叫他擔任打掃教室的工作,他可以一面工作,一面聽課。當時北大流行僱用工人課後擦地板掃地,工作很輕鬆,還可以得些額外的好處,即和教授、學生經常接觸。這安排對毛很理想。

怎樣獲得這份差事是個難題。最後,還是想到了蔡校長,他一貫的仁慈寬厚,我們寫信請示他可否給同學安插一個打掃教室的工作。蔡校長知道了這件事,有個更好的主意,叫毛澤東到北大圖書館工作。他寫了一張便條給圖書館館長李大釗:“毛澤東欲在本校謀一半工半讀工作,請設法在圖書館安置。”李大釗給了毛清掃房間、整理圖書的工作,一個極簡易的差事。

也有另外一種說法,蕭瑜和蔡和森等人寫信給蔡元培校長,“要求他僱用我們的一個無法赴法國的同伴為校內的清潔工人。蔡元培先生是位了不起的人,他看了我們的信後,立即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但他有更好的主意,他憐憫毛澤東,對於他能夠刻苦自勵,甚是高興。沒有讓他去做清潔工人,而是到校內的圖書館去工作。因此他寫了一封信給北大圖書館館長李大釗先生,信中說:‘毛澤東需要在本校求職,使其得以半工半讀,請在圖書館內為他安排一職。’”

經李大釗的安排,26歲的毛澤東當了北大圖書館的助理員,每月工資8圓,這與工友的月薪相差無幾。當時北大助教的月薪約在50圓至80圓之間。1917年1月陳獨秀致胡適信中,邀其到北大任教,信稱北大“學長月薪三百圓,重要教授亦有此數”。當時一般教授約200圓左右。

毛澤東的具體工作是管理上海《申報》《時事新報》《民國日報》,北京《晨報》《京報》《國民公報》《順天時報》,天津《大公報》,長沙《大公報》以及英文《北京導報》、日文《支那新報》等十五種中外文報紙,每天登記新到報刊和來閱覽人姓名。雖然位卑事瑣,但為青年毛澤東提供了一個接觸新思想的廣闊天地。

他當時住在景山東街的一條名叫三眼井吉安東夾道的小衚衕里,在這七號小院的北房西間,他和蔡和森等八位新民學會會員同居一室,“隆然高炕,大被同眠”,夜晚任何一個要翻個身,都要先和周圍夥伴打個招呼。這裡條件雖劣,但離沙灘紅樓很近,便於活動。他在北大積极參加了哲學會和新聞學研究會的社團活動,結識了蔡元培、陳獨秀、李大釗、鄧中夏、邵飄萍、胡適等新派人物,開始學習、研究馬克思主義。

毛澤東本人於30年代末對美國記者斯諾回憶說:

北京對我來說開銷太大,……非馬上就找工作不可。我以前在師範學校的倫理學教員楊昌濟,這時是國立北京大學的教授。我請他幫助我找工作,他把我介紹給北大圖書館主任,他就是李大釗,……給了我圖書館助理員的工作,工資不低,每月八塊錢。

此外還有另一種記載。曾在北大代理校長的蔣夢麟在《回憶中的李大釗毛澤東》一文中說:毛澤東到北大圖書館當書記,是在我代理校長的時期。有一天,李守常到校長室來說,毛澤東沒飯吃,怎麼辦?我說,為什麼不讓他仍舊辦合作社?他說不行,都破產了。我說,那末圖書館有沒有事,給他一個職位好啦。於是我就拿起筆來,寫了一張條子:“派毛澤東為圖書館書記,月薪十七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文史博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