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恆均:今天,我們都是美國人

我們關心並時刻關注著美國人的大選,卻不得不對自己所在地的縣委書記與縣長之間的矛盾靠猜測與小道消息;我們思考著美國的社會問題,對虐囚事件無人不知,卻對廣東烏坎發生了什麼也不清不楚;我們都從央視上了解到洛杉磯和奧蘭多的槍擊案,卻對北京昌平雷洋到底是怎麼死的至今不清不楚。

兩天前一個媒體請我談一下正式拉開了帷幕的希拉里和川普之爭。我問他,你想知道什麼?為什麼想知道?他愣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我又問:那麼,作為你讀者的中國人,他們又想知道啥?為什麼想知道希拉里和川普之爭?我有此一問,其實只是想知道我需要談多深、多廣,可我發現,這位國際問題資深編輯好像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為啥要報道和分析美國總統大選呢?

我是研究美國的,自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底去了一次美國,就開始感興趣。媒體人可以說美國就是一個新聞的富礦,你可以任意挖掘新聞,隨心所欲地評論時事,嘲諷美國總統和國會議員,充分享受人類有史以來最自由的監督和批評美國政府的權利……可對於普通中國人來說,你知道那麼多美國的事,到底是為什麼呢?或者說,美國這一切,和你的生活到底有啥關係?

打開中央電視台,翻看報紙,你常常看到人模狗樣的嘉賓高談闊論美國有待改進的福利政策與存在弊端的醫療保險,還有槍支管理以及選舉制度的不合理,口沫橫飛,激情澎湃,只讓你懷疑,他們全家應該都在美國吧,因為那些事和中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受眾有毛的關係啊?怎麼從來沒有看到中國的電視在大眾面前認真分析一下北京政府的養老制度、醫療保險是否合理、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呢?

來往中美之間多了,我是越來越糊塗。同普通美國人聊天,他們都不一定清楚的美國的事兒,普通中國人幾乎都能頭頭是道,只不過錯誤百出、南轅北轍而已。中國的幾千份官媒同美國媒體一樣熱衷於報道美國。多年前我寫過一個張家界賣鵝蛋的婆婆的故事,她每天靠賣幾個自家鵝下的蛋賺錢。她算是勉強知道中國又換了新的領導人,毛主席已經不在了(因為她當時告訴我,毛主席如果在,就沒有貪污腐敗了),但她卻很肯定地告訴我,“可憐的美國人靠借中國錢維生,都窮得快去要飯了”。有句話真應該修改一下,中國涉及到美國的報道和宣傳,真是做到了“先美國人之憂而憂”啊。

我們大多數人都可以在中國各大媒體上冠冕堂皇地閱讀美國兩黨之爭,總統候選人舌槍唇劍,然後卻不得不去微信圈、QQ群和微博里偷偷摸摸尋找我們自己國家哪個領導人又好幾天沒有露面了,這個月又自殺了幾個副部級以上領導幹部。記得兩會期間,我寫過幾篇分析中國人大和政協制度的文章,結果很快被和諧了。難怪普通的中國人,沒有幾個知道中國的人大和政協制度如何運作,國家領導人是怎麼產生的。但你問問他們,有幾個中國人不知道美國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以及川普和希拉里爭吵的那些細節?

我們關心並時刻關注著美國人的大選,卻不得不對自己所在地的縣委書記與縣長之間的矛盾靠猜測與小道消息;我們思考著美國的社會問題,對虐囚事件無人不知,卻對廣東烏坎發生了什麼也不清不楚;我們都從央視上了解到洛杉磯和奧蘭多的槍擊案,卻對北京昌平雷洋到底是怎麼死的至今不清不楚。你們到底對中國各種貪腐利益集團的拆遷、侵佔、貪污腐敗、權錢交易、偷工減料與毒食品、污染等等知道多少呢?但我們都很了解美國啊,了解他的制度缺陷,了解他的選舉弊端,了解誰在發行貨幣,了解誰在控制槍支,了解希拉里和川普的宗族八輩……

中國幾乎所有高科技產品中都在使用源自美國和西方的核心技術,我們開著美國、日本人的車,看著好萊塢大片……有錢的中國人移民美國了,走不了的也把孩子送過去了,實在沒錢的又捨不得離開家鄉的,繼續通過各種新聞,尤其是我們央視的時事評論節目,對美國窮人只能吃麥當勞而變得越來越肥胖憂心忡忡,對槍擊案和持槍利益集團綁架美國唉聲嘆氣,對川普還是希拉里上台會不會兌現承諾冷嘲熱諷……我們,生活著美國人的生活,擔心著著美國人的前途,批評著美國人的政府,做著美國人的“美國夢”……

今天,我們都是美國人,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