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徐水良:中國馬列主義和學術界的特大笑話

—新加坡是特殊小國的專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作者:
中國的馬列學者,硬搬馬列主義及其三階段、五階段謬論,硬把與中國歷史模式完全不同的歐洲歷史模式,生拉硬扯地套到中國歷史頭上,導致五四以來,中國人一直把二千多年反封建的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制度,說成是封建制度;把春秋以前的封建社會,說成奴隸社會。中共甚至把鴉片戰爭以後的中國社會,稱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把反帝反封建,當作他們的旗幟。這是中國馬列主義和中國學術界的特大笑話之一。

有人說新加坡模式既不是西方文明也非中華文明,這個說法有一定積極意義。但又說新加坡是封建文明,這個「封建文明」的提法不對。新加坡是特殊小國威權專制的專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這種特殊的專制文明,靠專制首腦的明智控制來實現,所以可以產生於專制首腦能夠直接控制其官員廉潔的小地方,如新加坡,香港這樣的小地方,甚至一定程度上,面積不大的島嶼台灣,在蔣經國時期,也在一定程度上產生類似新於加坡的文明。但無法適用於面積廣闊,情況複雜,專制首腦靠個人無法直接控制官員廉潔的那些大國。

即使台灣,地方比新加坡大很多,所以也不可能長期穩定實行新加坡式文明。而是必須比較快地前進、或者後退。所以,台灣是比較快地走向了民主。

我二三十年以前就指出:「反封建」的提法不科學。封建指的是血緣貴族紛分割據的制度,是原始社會部落林立的產物。歐洲的封建,是中世紀的制度。是處於原始末期的蠻族,入侵滅亡古羅馬以後,把自己原始的部落聯盟中,部落貴族割據制度,搬到古羅馬,取代古羅馬的中央集權制度,而建立的制度。中國的封建,則是二千多年以前,春秋時代以前的制度,也是原始部落聯盟時代,部落貴族割據,各據自己的地域而形成的分封割據制度的產物。周初大封建,立國三千,諸侯八百,就是這個狀況。但到戰國時期,剩下七大國,紛紛改用反封建的中央集權制度。到秦漢以後,中國一直實行反封建的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制度,也即郡縣制。漢代吳楚七國之亂以後,這種封建制度的殘餘,幾乎完全消滅。

中國的馬列學者,硬搬馬列主義及其三階段、五階段謬論,硬把與中國歷史模式完全不同的歐洲歷史模式,生拉硬扯地套到中國歷史頭上,導致五四以來,中國人一直把二千多年反封建的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制度,說成是封建制度;把春秋以前的封建社會,說成奴隸社會。中共甚至把鴉片戰爭以後的中國社會,稱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把反帝反封建,當作他們的旗幟。以致民運人士,也跟著「反封建」。這是中國馬列主義和中國學術界的特大笑話之一。

中國有奴隸制度,奴隸制度的殘餘——家奴制度,甚至一直延續到滿清末年。但奴隸制度,需要周邊地區存在廣闊的異族社會,提供人口掠奪以及發達的奴隸市場,才能興旺發達和生存。所以,中國的奴隸制度,幾乎一直沒有占據過統治地位。不像地中海周邊國家,古希臘古羅馬,周邊存在廣闊的蠻族地區,可供奴隸掠奪,又有發達的奴隸市場,所以形成發達的奴隸社會。奴隸制度雖然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制度,但奴隸社會,卻主要是地中海周邊國家的特殊社會。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沒有經過奴隸制度占統治地位的特殊的奴隸社會。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網路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710/767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