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兩個85後開了家民國照相館 連劉燁都去拍全家福了 組

在那個年代

每個家庭都有這樣照片

把幾世同堂的幸福定個在那一瞬間

用每一個細節講述悠悠歲月里的珍貴往事

前一陣子影星劉燁和安娜一家的復古全家福照片刷爆朋友圈。

粉絲一邊感嘆照片的復古味,一邊調侃劉燁也是醉了。

京城很多明星和名人都喜歡來的這家照相館是兩個85後中央美院學生開的,起名叫“白夜照相館”。

現在白夜已經是北京最具民國文藝范兒的一家“老式照相館”。當初兩人想開一家照相館的念頭醞釀已久,一個偶然的機會遇到後一拍即合。

兩位掌柜都是攝影收藏控,一個喜歡收藏老相機,一個喜歡收藏老照片。

創業之初,出於對熱愛的執念,沒太多糾結,完全靠自己接拍攝影賺的錢建立起這家老照相館,他們在北京東五環的一個藝術區租了一個工作室,雖然不是在市區,但是在拍攝工具和流程上堅持自己學院派的專業水準。

楊掌柜收集了幾萬張老照片,他喜歡品讀這些過往被定格的時光,照片中的每個人有自己的故事,有綽約多姿的少女,有姐妹花,有愛情的見證,也有全家福。這些照片留住了人們最美好的記憶。

有一張照片1925年的照片給楊威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背面寫著我們要永久地記下這一刻,永遠保存這份回憶

這些老照片所獨有的懷舊和溫情是促使楊威和王旭決定重建民國時代老照相館。

他們的拍攝每天保持很緩慢的節奏,沒有流水線的生產方式,即使是數字拍攝也是需要很好的品質把控。而老式相機的照片沖洗工藝也極為講究慢工出細活,王旭他們就用銀鹽、藍曬、鉑金讓照片的色調更柔和細膩,這些傳統暗房工藝會耗費很多時間與精力。現代輸出、列印、裝裱的方式也堅持使用藝術作品的收藏品質來製作,在他們看來緩慢而精緻也是老照相館的魅力所在。

他們更願意像個手藝人一樣,為了打造一件稱心的作品而去消磨時光。把一些遺失掉的人文精神、影像習慣找尋回來,創造出傳世的照片。

用拍老照片的方式向傳統致敬

兩位掌柜在白夜照相館暗房攝影:新華社李京

而王掌柜痴迷於各種老相機和鏡頭,在一些拍攝中堅持使用以前老照相館用的大畫幅相機,這種相機直到現在還有藝術家在使用,國外的一些攝影大師也偏愛這種大畫幅相機,因為它拍出的照片畫質更為細膩,可以放大到2米到3米,而數碼相機難以達到這樣的效果。

王旭收藏的1.二十世紀初生產的英國Dallmeyer3B Petzval人像鏡頭,2,1907年法國HermagisObjectifPortrait NO.6 Petzval鏡頭,3,2013年Lomography XZenit復刻的Petzval Art Lens鏡頭4.19世紀末德國 Emil Busch Portrait AplanatNO.3鏡頭

走進白夜照相館,這裡的一切都帶著斑駁和滄桑感,所有雜物細節透露出一種熟悉的年代感,大喇叭的留聲機、老式二八自行車、畫著美女頭像的餅乾筒、民國式樣的圓眼鏡、藤條和紅木的老式傢具,還有各種生了銹的鐵皮玩具。都是兩位掌柜在舊貨市場一件一件淘來的。孩子拍照用的小木馬和小汽車,漆皮已經有些剝落,這些都是曾經的照相館中的拍攝道具。照相館提供的服裝和飾品,有些是民國時代的舊物,有些是自己訂製復刻的。雖然有近百年的時光,但這些傳統服飾的獨特花色與精細剪裁在現在來看都是十分驚艷的。

今天,人們隨時可以拿出手機留住生活中隨性、真實和美好的瞬間,承載更多期待的照相館已經慢慢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遠。

從前,很少有人能擁有自己的照相機,所以在一些重要日子,會去照相館為自己留念。

拍照時人們總是帶著對更美好生活的寄託和嚮往,而照相館也會為顧客提供服裝、道具以及各式布景,讓拍出的照片比現實生活中更加美好一些。這正是老照相館的溫情和動人之處。

也正因為如此,那個年代的照片拍出來更有一種儀式感。人們對儀式感的看重遠遠大於日常生活起居,更像迎接一個節日或者一種集體活動一樣隆重、莊嚴,而這種儀式感也使人們更正視自己的形象,也是對個人形象的一種尊重。

本著這樣的初心,白夜照相館從創店至今,並沒有把賺錢當成他們最重要的事情,也許是因為並沒有接受任何資本進入,所以在堅持夢想上也可以更加自由,這也他們可以做更多接近照相本意的事情。

有位北京阿姨說她80多歲的媽媽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擔任北京遂安伯小學班主任。直到今天,學生們還經常來探望這位老師。她希望我們能幫她媽媽和學生們製作設計一本相冊。

楊威和王旭被這份長達50多年的師生情所感動,決定幫她實現這個夢想。

他們跟阿姨的溝通過程中發現阿姨家的相冊中有一張1961年這個班全體學生和她媽媽在北海公園拍攝的合影,於是提議再在同樣的日期和地點召集大家來拍攝一張今天的合影。2015年8月1日,在那張老照片拍攝54年後,老師和同學們再一次相聚北海公園,戴上紅領巾、手舉少先隊旗,模仿當初的老照片合影。拿到照片的同學和老師非常感動於這張昨日重現的影像。這些也許就是最讓他們的開心的價值。

山還是那座山,水還是那片水,白塔仍是那座白塔,當年淘氣少年雖已年過花甲,青春煥發的教師也已過耄耋之年,但那份師生情依舊真摯如初。

每年照相館都會拍攝一張白夜自己的全家福

照相館的工作人員還會拍攝一些好玩的照片

當隨手可得成為日常

我們更珍惜

為了迎接每一個瞬間

所付出的儀式感

所以

我們做的一切

並非為了結果

只是出於

對生活的喜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一朵理想青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