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慎思:打掉「東北虎」「西北狼」的現實意義

徐才厚與郭伯雄是江澤民在軍中的左膀右臂,聯手阻撓了許多軍國大事,是本門派的最大依仗。(合成圖)

徐才厚與郭伯雄是江澤民在軍中的左膀右臂,聯手阻撓了許多軍國大事,是本門派的最大依仗。(合成圖)

25日宣布判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無期徒刑。有關徐才厚、郭伯雄被查時的內幕消息此前不斷爆出。兩人除了均賣官斂財之外,均淫亂好色。尤其無恥的是,徐才厚和郭伯雄均被指藏有大量色情雜誌、錄像等物品。

據新華社7月25消息,2016年7月25日,軍事法院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受賄案進行了一審宣判。認定郭伯雄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的贓款贓物上繳國庫,剝奪上將軍銜。

據香港《東方日報》報導稱,郭伯雄雖年逾70,卻依然十分好色,私生活毫不檢點。有指,反腐調查人員曾在其位於北京、西安、濟南、珠海等地住所中,搜出500多隻色情光碟、120多本色情雜誌以及九本假護照。

報導指,郭曾三次被舉報搞婚外情,兩次被軍方責令檢查,其中一次更被“記大過”處分。另有傳郭長期包養十多名“二奶”,凡被他看上的,都會由徐才厚調入戰友歌舞團、戰士歌舞團、前進歌舞團、海政歌舞團等部隊的文工團,再由其包養,極盡荒淫。

報導稱,徐才厚和郭伯雄利用權力,在軍隊內搞出不少醜聞,“軍中妖姬”湯燦亦牽涉其中。徐才厚和郭伯雄利用湯燦的美色,拉攏大批軍政人士,人數不少於兩位數字。

而據港媒《動向》雜誌7月號最新披露,徐才厚及家屬被查抄資產清單流出,除了巨量物業資產、假名賬戶、金銀財寶、多國外幣現金、名畫古玩,手槍和車輛,竟還有色情碟片、錄像帶1755盤,外國色情雜誌、刊物422本。

郭徐二人賣官獲天量財富,多少為外界所知,但涉及藏有大量色情物品,不禁讓人大為震驚。

《動向》雜誌7月號同時還報導,2015年3月15日,宣布已落馬的徐才厚因罹患膀胱癌醫治無效死亡。但中共在內部披露:徐才厚真正的死因是死於“那個”病併發症。報導披露,徐才厚生活作風及其糜爛,屬於帶病晉陞典範之一。

郭伯雄和徐才厚均是“老首長在軍內的左膀右臂”。1999年9月29日,同時晉陞郭伯雄、徐才厚為上將,這兩人都在1999年9月十五屆四中全會上被增補為中央軍委委員。首長退位時,徐才厚和郭伯雄被安插在軍委副主席職位,共同架空了時任軍委首長。

在郭伯雄落馬後,日本《外交學者》發表了一篇題為《郭伯雄,老首長以及軍隊中的腐敗》的文章,討論郭伯雄被當局調查的政治含義。

文章說,老首長將徐才厚和郭伯雄提拔到軍委,以加強自己對軍隊的控制。很顯然,沒有他的推薦,這兩個人不可能進入中央軍委。在今後的歲月里,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提拔到更加重要的軍隊職位,最終郭伯雄和徐才厚先後成為前軍委副主席,並一起在過去13年里代表老首長控制著軍隊。這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而在當時,卻無人敢言。

2014年,微博上流傳的一篇題為《東北虎徐發跡史及其小夥伴們的勾當》的文章稱,徐才厚與郭伯雄是老首長在軍中的左膀右臂,聯手阻撓了許多軍國大事,是本門派的最大依仗。

有關郭伯雄的發跡史,還有另外一個流傳在蘭州軍區甚廣的談資。當年,老首長帶著某歌星前往西北採風,郭伯雄曾以司令員身份為其站崗值守。郭伯雄鞍前馬後的伺候,因歌星一句客套打賞話,而得到了老首長的賞識,遂升遷回京。

此外,網路曾流傳一封公開信,稱對郭伯雄、徐才厚兩大貪腐團伙查出的問題愈來愈大,涉案的高級將領越來越多。短短10餘年,軍隊風氣之敗壞,貪腐之嚴重,買官賣官之盛行,造成破壞之巨大,是前所未有的。

今年6月6日,海外媒體報導,現為國防大學政委、空軍上將劉亞洲公開在軍報指出,郭、徐掌軍期間,假忠誠、偽忠誠嚴重污染軍隊。

劉亞洲稱,用人腐敗已經成為禍國殃民、毀軍敗政的最大禍根。有的拿官職做交易,明目張胆、明碼標價買官賣官;有的以人劃線、以地域劃線、以單位劃線,培植親信、排斥異己,拉幫結夥、收買人心,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伙。這種腐敗文化的輻射力、滲透力極強,嚴重敗壞了軍隊的政治生態,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

據公開資訊,在整個胡時代,郭伯雄和徐才厚不但架空胡,他們作為軍方的一號人物分別掌握作戰裝備和政工人事大權,頗為強勢。當時,郭伯雄的勢力主要在總參、總裝、蘭州軍區、北京軍區和廣州軍區;而徐才厚的勢力則聚集於總政、總後、瀋陽軍區、成都軍區和濟南軍區。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稱,過去軍官的提拔任用,主要是由上級主官提名、建議,然後交軍隊政治部考核。如此一來,提名和建議變成買官賣官的籌碼,尤其高級軍官的提拔更是如此。事實證明,這樣的機制很容易滋長軍隊的山頭,派系,成為軍隊幫派團伙的溫床。還記得去年《炎黃春秋》刊登的一篇文章么?提拔王守業的時候,“某辦”打來電話,直接要求提拔王;而“某辦”,“當然是代表了某的意思”。按照正常的標準,王守業、谷俊山之流,屬於扶不上牆面的貨色,結果“某辦”卻屢屢直接干預,使這些軍中蛀蟲步步高升,逐漸坐大。這“某辦”的責任,何時追究?無論是軍中還是民間,針對大秘的追責的呼聲多年來不絕於耳,可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不過,相信,“剪裙邊”的剪刀遲早會亮出來;而且相信,這一天為時不遠。

外界分析稱,落馬招供並不是新聞,但招供的對象如果是還沒有被拿下的軍中大佬,必然會引起關注。隨著郭伯雄、徐才厚的落馬其罪行被曝光後,佐證他們都是十惡不赦的貪官、國賊與奸佞,而他們背後的支撐者顯然難脫干係。

無論如何,提拔了東北虎和西北狼的人,難辭其咎。非但軍隊如此,地方也是半斤八兩;整個中國在放任貪腐時期,帶病提拔的有多少?有多少官員不是靠花錢上去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甚至早已成為潛規則了。

民主和法制當然要建設,憲政民主也是遲早的事,而且也很急迫,是遲早繞不過去的一個必須過程;但眼前的當務之急,便是追責,以泄民憤,同時也可以殺一儆百,以儆效尤,伸張正義,廓清道路。追責才能安撫人心,才能體現罪與罰的公平和正義。如果不追責,有這些尚未遭到懲罰的罪人坐在台上,那將是極大的諷刺。

所以,追責,必須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