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全球央行降息舉措為何無法讓本幣貶值了?

今年是讓經濟學教科書作者們大跌眼鏡的一年。

全球各地央行的降息措施基本沒有起到讓快速上升的本幣走軟的作用。從理論上看,貨幣政策的放鬆應會削弱本幣價值。然而今年情況卻相反。

周四紐西蘭央行就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儘管該央行將利率下調0.25%至紀錄低位2%,紐西蘭元卻立即升至一個月來的最高水平。

這不僅僅是亞洲規模較小的經濟體遭遇的情況,日本央行也碰到同樣的問題。日本央行今年年初將一些存款利率下調至負值,但卻引發大量日圓買盤,導致日圓上漲15.9%。

從全球來看,同樣的現象也在發生。印尼、俄羅斯、匈牙利、韓國和台灣在過去一年紛紛降息,但都幾乎未能推動各自貨幣走軟。

基金經理表示,這一現象背後的共同因素是,儘管實施了降息,這些國家中大多數的利率仍為正值。在負收益率政府債券規模不斷增加之際,這些國家的債券因此對於渴望獲得回報的投資者來說更具吸引力了。摩根大通(J.P. Morgan)的數據顯示,負收益率政府債券規模現在已達到8.8萬億美元,略低於所有未償政府債券總量的三分之一。收益率為負意味著投資者買入此類證券並持有至到期後,可以預計他們收到的資金將低於最初投入進去的錢。

Amundi Asset Management外匯管理負責人James Kwok表示,全球債券市場很大一部分債券都是負收益率,在這種環境下投資者非常希望尋找一些正收益投資品種。

日本是一個很大的例外。儘管其國債收益率在零下方進一步下跌,但日圓依然走強。投資者和分析師將此歸因於外界日益認為日本的貨幣政策效果不佳,以及日圓作為融資貨幣的地位下降等因素。

不過,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集團首席經濟學家William De Vijlder稱,總體來說這種有違教科書理論的外匯走勢強化了一種觀點,即當如此多國家的利率都維持在零附近、且彼此接近時,央行管理本幣幣值的難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

他說,傳統的教科書模式並未完全失效,只不過其效力已經減弱。他提到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簡稱:美聯儲)是唯一有能力有效影響匯率的央行。

可以肯定的是,除了追逐回報之外的其他因素也在發揮作用。外匯交易員稱,例如,就紐西蘭來說,投機者之前押注紐西蘭央行周四降息幅度將高於25個基點,這就意味著他們必須購買紐西蘭元來軋平頭寸。

不過周四是今年以來紐西蘭元第二次在央行降息後升值。此外紐西蘭央行還上調了對紐西蘭元升值的預期,儘管該央行希望紐西蘭元貶值。

紐西蘭央行行長惠勒(Graeme Wheeler)周四稱,紐西蘭元走強對該國出口商造成衝擊,加大了紐西蘭央行提振通脹水平的難度。他表示需要紐西蘭元貶值。

交易員稱,他們認為,紐西蘭央行傳遞出來的上述信息算是默認其推動紐西蘭元貶值的努力正在失效,這引發了更多紐西蘭元買盤。

澳大利亞央行行長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上周也遭遇了類似的問題。儘管澳大利亞央行今年以來已降息兩次,但澳元卻位於三個多月來的最高水平。關鍵是澳元目前的匯率高於澳大利亞央行開始降息時的水平。

NZForex高級企業外匯交易員麥金太爾(Mitchell McIntyre)稱,在其他地區收益持續下降的情況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均吸引了全球買家的大規模投資。這兩個國家的基準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分別為1.86%和2.12%。他表示,相對而言,這兩個國家的經濟看起來相當健康,而且擁有目前最高的利率水平。

Saxo Bank的亞洲宏觀策略師彼得森(Kay Van-Petersen)稱,美聯儲也要為這種局面承擔部分責任。美聯儲降低了對今年加息幅度的預期。這通常會限制美元的升值幅度,並反過來加大其他貨幣兌美元貶值的難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