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假離婚夫妻獨白:身處樓市漩渦 無奈隨風飄零

2016年8月27日一早,夏宇和妻子平靜地走進了上海浦東區離婚登記中心,此時距離這對大學就在一起的戀人牽手不足兩年。他們離婚不是因為感情不好,而是受當時上海樓市新政傳聞的影響。

“夫妻之間的感情根本不需要這張紙來維護,不管真離婚還是假離婚,我們清清楚楚知道彼此的感情,大家都是為了孩子。”夏宇告訴騰訊財經。

與炒房客不同,夏宇將要買的第三套房,是一套位於上海靜安的學區房,是為了家裡剛滿23個月的女兒準備。根據靜安區政策,孩子只有在學區房落戶五年才能入學。按照7歲讀小學的慣例,留給這個家庭的時間僅剩1個月。

幸運的是,歷經半年尋找後,在9月1日之前,夏宇終於花了270萬買下了一所26.54平米的老房子,甚至到現在他都沒去看過這所80年代的老房子,“不要說26平米,就算是6平米,只要有戶口、是產權房就可以”。

實際上,假離婚並非新鮮事,而是一直存在於房價飆漲的一線城市。

去年10月,因為看中了一套處於價值窪地的老房,尚在哺乳期的全職媽媽袁玥和丈夫辦理了離婚。不足一年時間,這座原本120萬的房子價格翻了一倍。慶幸眼光獨到之餘,一次次目睹身邊親友因為買房遭遇的各種難事,袁玥也忍不住反思,“這一切都太不真實,我既是得利者,也是幸運兒,但也很無奈,只能隨著這個扭曲的樓市大潮走”。

陝西人小宋是袁玥的前同事,今年年初開始置換房屋的計劃,但在上海這半年瘋漲潮中,他遭遇置換踏空的悲劇,被中介以抵押房行騙了10萬定金,甚至一度考慮離開生活了8年之久的上海,賣掉房子回到咸陽老家。

炒房客、踏空者、幸運兒、投機者……光怪陸離的荒誕故事在這座城市不斷上演,似乎每個人都躲不開樓市漩渦,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抓住自己家的舵盤,防止船隻傾覆。

“官有政策,民有對策,離婚是沒辦法的事情”

“9月1日起,離婚不足一年的購房者,限購及貸款政策按照離婚前的家庭情況處理”,就是這麼一條坊間傳聞中的上海樓市新政,再疊加靜安區110億天價地王、多塊土地拍賣被緊急叫停等因素,購房者的恐慌心理瀰漫四起。

“哥,靜安學區產權房,單價10萬,面積26.54平米,總價約270萬,要麼?”8月24日下午,鏈家中介打來的電話讓夏宇看到了大限之前買房的曙光。沒有絲毫猶豫,他從閔行的家中趕到靜安和中介簽下了居間協議,甚至連房子究竟長什麼樣都沒看。為了防止房東跳價,夏宇甚至一口氣交了50萬的定金。

為了讓女兒拿到上海重點公辦名校靜安一師附小上學的門票,年初至今,夏宇和妻子看了不下15套房子,但都不符合夫妻倆的要求——面積盡量小,總價在300萬以內。“現在距離孩子上學還有5年,萬一將來房價下跌,或者房子被划出學區房,總價小的房子自己損失也相對小點”。夏宇這樣解釋他的選房要求。

今年上半年上海房價瘋漲,夏宇親眼目睹過樓市的瘋狂。他去年10月份花3萬一平買下的浦東房子如今漲到6萬,“真是好誇張的價格”。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去年7月那波股災,夏宇也不會把錢投到房地產市場,“除了炒股,就是買買基金,但現在收益率不高,也沒有其他好的投資渠道。我幾個朋友做汽車行業的,從2015年車企不好到現在,實業越來越難做,再做還是虧,於是就把設備、廠房都租掉了。”

夏宇看上學區房更是搶手,價格也足夠驚人。綜合鏈家、搜房網等數據,今年上半年上海學區房價格普遍在每平米8-10萬之間,最大漲幅達到62.6%。去年一套對口徐匯區名校匯師小學的學區房單價達到23萬一平米。

儘管看中了這套尋覓已久的房子,但限購的門檻依然阻擋著女兒讀書的計劃。根據上海市限購政策,上海戶籍家庭最多擁有兩套房子,離婚幾乎是唯一的選擇。

夫妻倆沒有什麼猶豫,決定瞞著父母親友低調離婚,“四位老人思想都比較傳統,而且親身經歷身邊人假離婚變成真離婚的鬧劇,怕他們擔心,就不說了”。在將兩套房轉移到妻子名下後,“凈身出戶”的夏宇和妻子27號一早就趕到浦東區離婚登記中心。

“7點到只拿到了31號,全天供應120號,原來每天只有50個號。現場完全看不出離婚的情緒,夫妻手挽著手,有說有笑的,看上去比結婚都歡樂。”夏宇向騰訊財經描述當時他所看到的離婚登記處的的場景。隨後,他們火速辦完網簽、審稅等流程,等著銀行貸款下來。

至於何時復婚,夏宇妻子稱要找一個良辰吉日,“上次領證是2014年11月11日,我們希望明年也是這個日子或者10月10日”。

不過,為了嚴堵學區房被反覆倒賣,靜安區教育2014年出台新規,區內各公辦小學建立對口入學新生資料庫後,每戶地址五年內只享有一次同校對口入學機會,這就意味著,一套用來入學的房子,五年內不能再用第二次,二胎除外。

對於離婚,夫妻倆並無太多介懷,“國家政策擺在這能有什麼辦法,自古以來就是官有政策,民有對策。其實,夫妻之間的感情根本不需要這張紙來維護,其實大家都是為了孩子,等孩子上學就準備把房子賣了,我要了也沒用,留給後面有需要的家庭吧。”

“去年假離婚還是悄悄進行,今年就是敲鑼打鼓來了。”

在樓市投機者袁玥看來,因為傳言上海9月1日樓市新政鬧得滿城風雨的假離婚風潮,其實頗像今年3月25日上海最嚴新政“滬九條”。

彼時,新政出台前一天及當天,上海住房網簽達到1700套及2500套,兩天簽約數幾乎趕超2月份半月的銷售水平。

“3.25政策沒落地之前,人是最瘋狂的時候,市場也是最瘋狂的,房東跳價完全失去理智,10萬20萬特別常見,政策落地之後,市場這把火也一直在燒。”袁玥告訴騰訊財經。

2015年下半年袁玥剛從股災的廢墟中僥倖逃脫。“股市好的時候,樓市不好,樓市好的時候,股市不好,去年7月之前股市是很瘋狂的,沒有人去在乎樓市怎麼樣。但是你會發現有一波人很聰明,他們從股市慢慢地退出來去買房子了,把房子炒起來了。這個平衡永遠是失衡的。”

2015年10月,袁玥帶著10萬的股市盈利加上20萬的最初投入,共計30萬加入到炒房客隊伍當中。她買下了內環一處30平米的房子,總價120萬,而年初時這套老破小房子才不到90萬,半年漲幅近35%。

不過,擺在袁玥面前的最大障礙依然是上海戶籍家庭不允許購買第三套房屋,點醒她的是來自銀行做貸款的親戚——對於被限購的上海戶籍人士而言,通過離婚,將房子轉移到一個或多個家庭成員名下,再以沒有房產的一方的名義買房,不僅能打破限購,拿到繼續購房的門票,而且首套房還可享受銀行三成首付、契稅更低、貸款利率打九折的優惠。

如此一來,一套總價120萬的房子只需不到40萬的現金即可撬動。

沒有過多溝通,這對情比金堅的小兩口決定一試。10月,尚在哺乳期的袁玥和丈夫走進普陀區離婚登記處。“當時周邊的很多人真的是離婚,旁邊有老阿姨就問我,你哺乳期想清楚了么,孩子那麼小,我說我買房子,阿姨就不說了,上海人都比較懂。”袁玥說:“去年假離婚還是悄悄進行,今年這波完全就是敲鑼打鼓隨便來了。”

在此之前,袁玥剛剛相中了內環那套均價4萬一平的老破小房子。順利辦完網簽之後,得益於3.25滬上新政出台前的大漲行情,這座靠近黃浦江的房子均價如今已破8萬。幸運的是,後來她才發現這個老破小竟然是個准拆遷的學區房,而按照上海這一地段拆遷賠償的話,最少可達13萬一平,當初總價120萬的房子或可漲至390萬。

在逐漸深入了解炒房客這一人群後,袁玥吃驚地發現他們有著更加瘋狂的故事。一位趁著最近這波行情3個月賺到60萬的炒房客剛剛加入了一場豪賭——面對一套總價1000萬的房子,一沒戶口二沒工作的她步步為營,先是和老公離婚,然後花了5萬和上海籍中介結婚,拿到購房的門票。隨後花15萬找貸款公司做包裝,偽裝成在職人士,實現可從銀行貸款的資格,僅用三成首付撬動銀行700萬的資金。儘管每月要還將近5萬房貸,但她堅信房子一定會漲到預期,所以甘冒風險。

“這一切都太不真實,我既是得利者,也是幸運兒,但也很無奈,只能隨著這個扭曲的樓市大潮走”。

(出於保護當事人,夏宇、袁玥、小宋皆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騰訊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