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遼寧賄選案:史無前例 普遍存在

遼寧大規模賄選案件致使省人大常委會癱瘓,在新中國史上尚無前例。中國普遍存在的賄選問題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其中的各種複雜內幕。

中國官媒新華社13日晚間報道稱,當天下午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成立遼寧省十二屆人大七次會議籌備組的決定。「籌備組作為代行常委會部分職權的機構,其行使職權至遼寧省十二屆人大七次會議完成相關選舉等事項為止。」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建國對決定草案作說明時說:「一個省級人大常委會出現這種情況,新中國歷史上還沒有過。」

報道稱,2013年1月遼寧省十二屆人大一次會議選舉全國人大代表過程中,有45名當選的全國人大代表拉票賄選,有523名遼寧省人大代表涉及此案。目前,涉案的省人大代表已由原選舉單位接受其辭職或者被罷免終止了代表資格。報道還介紹,遼寧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共有組成人員62名,其中有38名因代表資格終止,其常委會組成人員的職務相應終止,這樣,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已不足半數,無法召開常委會會議履行職責。

無解的制度性問題

《人民日報》13日發表的評論員文章指出,遼寧拉票賄選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嚴重破壞黨內選舉制度和人大選舉制度的重大案件,「涉案人數眾多、性質惡劣、情節嚴重,觸目驚心。」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向德國之聲表示,這是第一起被發現的省級大規模賄選案件,應該是紀委通過調查腐敗案件而發現的,但實際上,賄選現象在中國非常普遍。

雖然官媒強調當局對拉票賄選堅持「零容忍」的態度,但是在知情人士看來,這是一個死結,因為「在現有的制度下根本避免不了這種制度性的問題。由於權力高度集中,全國人大只是一種行政化的操作,譬如遼寧省開人大會議,它的代表團都是以行政單位組團參會,例如鞍山代表團和瀋陽代表團等,代表團的團長基本上都是地區的最高領導人,也就是市長或書記,並不像西方民主國家民主或普選那種。」

賄選原因和動機

這名研究中國選舉的專家還指出,中國的選舉制度十分複雜,主要採取任命和內定的行政化操作,所以才會產生賄選。但是,他補充說:「而採取民選的方式目前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地方採取民選,上層政府的合法性就沒有了,這牽扯到政治運作、合法性等問題,很難往上走,所以只能在基層實行。」

他坦言:「我看過領導人的內部講話,他們只能用現有制度框架去解決這個問題,並沒有長遠計劃普選這種制度構想。西方也有賄選,但只是制度化了而已,譬如政治獻金。其實腐敗也是全球普遍存在的問題,只是遏制的程度不同。」

談及人大代表的賄選動機,這名知情人士介紹,每個人的動機都非常複雜,不能看錶象,「首先是具有政治榮譽性,其次是因為法律規定抓捕人大代表,要走較難的人事程序,但其實現在想抓人的話,人大代表的職位並不能起到太大作用,對企業家而言,最重要的動機想接近權力。」

為了表決遼寧省的部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全國人大常委會召開「臨時召集」會議

「民主政治的花瓶」

中國的選舉的複雜與不透明眾所周知。中國學者、時政評論人吳祚來曾給德國之聲撰稿時也寫道:「我們每五年就能看到各級領導人在電視畫面上出現投票的鏡頭,但我們沒有通過電視看到那些候選人大代表是如何被初選出來的,更難能看到,他們如果角力競選人大代表的候選資格,他們有怎樣的政治理念,有怎樣的客觀條件,將怎樣為社區公民提供服務,還有,社區居民如何能找到人大代表。」

吳祚來還透露:「我曾問過上一屆當選人大代表的朋友,他說是上面安排他當候選人的,被選舉上,也與他無關,似乎早已內定好。」「自己內定的人大代表,與行政部門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是自己信得過的人,不會給自己工作添亂,地方行政部門的動議、決策,容易被人大表決時通過,這樣,人大實質上成為行政權力部門的一部分,成為其舉手表決機器,成為民主政治的花瓶。」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