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思想:問責制度 每年1000億扶貧資金為何完不成扶貧?

—中國扶貧思路的制度問責

作者:
於是我們要面對兩個問題:1,如何精準地找到這1000萬最貧困的人口?2,如何保證扶貧資金精準地、不經盤剝地送達這些貧困人口?答案顯而易見:這是兩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些年以來,因為貧窮而自殺的事件屢見不鮮。有城市下崗職工,也有農村貧民。

甘肅農民楊改蘭一家的自殺,把中國扶貧這個話題推到了最前面。此事被網友定性為「因貧窮而自殺」。在當地縣政府的通報中,則將此事定性為「楊改蘭特大故意殺人案」。不過,雖然定性為殺人案件,當地政府卻不敢譴責「殺人犯楊改蘭」。而是通報譴責當地政府扶貧工作不力,給予副縣長等人警告處分。

網友與當地政府的觀點貌似針鋒相對,但對於事情的定性,其實沒有實質性區別,即,都認為是扶貧工作有缺陷。

僅僅是缺陷嗎?

要說起來,中國政府對扶貧工作是非常重視的。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像中國這樣設置「扶貧辦」這樣的部級機構。從2014年起,還特地設置每年10月17日為「全國扶貧日」。

不要小看扶貧辦這樣的機構。這可不是一個虛置得部門。扶貧辦在全國各地都有正式的部門設置,每年消耗巨額費用。從2011年到2015年,中國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從272億元增長到467億元,年均增幅接近20%。這些資金看上去不多,但這僅僅是中央財政預算安排扶貧資金。與此配套的還有省級層面扶貧投入,大約是中央資金的1/4。兩者合計,2015年中央、省自治區兩級政府的直接扶貧資金大約為600億元。

此外,還有每年各行業部門的數量不算太少的扶貧資金,例如,向貧困地區投入的社會事業資金,農村公路建設資金,農田水利、安全飲水等農業資金,以工代賑資金等。合計下來,中國近幾年每年投入的扶貧開發的各類資金在1000億元以上。

相對於十多萬億的財政收入,以及每年上萬億元的三公開支,這1000億元扶貧資金非常少。但即便如此,我們仍可算一筆賬:如果1000億元每年用於輔助中國最窮的那1000萬人,則每人每年所獲的資金額度可以達到1萬元。雖不能徹底解決貧困問題,至少可以不至於導致因為貧窮而自殺。

於是我們要面對兩個問題:1,如何精準地找到這1000萬最貧困的人口?2,如何保證扶貧資金精準地、不經盤剝地送達這些貧困人口?答案顯而易見:這是兩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些年以來,因為貧窮而自殺的事件屢見不鮮。有城市下崗職工,也有農村貧民。

無論是城市的低保、保障房,還是農村的低保、精準扶貧,這些年都被揭露出大量的問題──低保被大量並不貧困卻與官員關係密切的人獲得,保障房小區的人能夠有能力購買包括豪車在內的大量各種汽車,農村裡大量赤貧的人無法獲得資助……

中國扶貧制度存在明顯的缺陷:政府掌控資源,政府把資金控制在自己手裡,政府官員負責扶貧辦法的制定、扶貧資金的發放。在計劃經濟基本被否定之後,中國的扶貧工作,則基本上處於完全的計劃經濟狀態。於是,扶貧工作必然遭遇權力尋租。我們可以譴責官員,認為他們竟然把黑手伸向扶貧資金的行為太無恥。但這種道德譴責解決不了問題。

扶貧工作必須向社會化扶貧轉變。政府應當制定稅收優惠、基金扶持等政策來完成扶貧工作。這需要政府捨得放權。至於中國農民的扶貧,面臨的制度性困境更加明顯。土地制度、戶籍制度都是重大、急需解決的問題。如果土地依然不肯歸還給農民、戶籍制度的等級歧視依然不肯取締,則農村的扶貧根本不可能取得效果。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