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袁紅冰:寫在蔡英文政治命運死亡交叉之際

————關於自主代撰《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的說明

二〇一六年一月十六日,這是一個屬於自由台灣的盛大慶典之日。這一天,台灣人民用選票展現主權者的權威,撞響國民黨政治命運的喪鐘。國民黨政治命運的喪鐘在自由台灣的慶典之日響起——歷史就以如此嚴峻的方式表述正義。

蔡英文以及民進黨,踏著民主政治鋪就的紅地毯,走上權力之巔。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六日,蔡英文就職總統,意氣風發於九霄之上;萬眾仰視,望之如望虹霓——民意的仰視中蘊涵著沉甸甸的社會希望和國家期待。

然而,執政僅僅百日,世事變化竟令人有百年蒼桑之嘆: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的民望陡然跌落,執政民意滿意度的調查已至“死亡交叉”之境。真可謂其興也勃,其衰也速。

面對此情此景,綠營人士焦灼煩躁之情如火如荼,憤懣傷痛之意勢如奔馬;國民黨政客則喜出望外,額手稱慶,復之以搖唇鼓舌,唾液四濺,用“喜看鄰家失大火”之意,以抒選舉大潰敗之餘恨;更有諸多“名嘴”,似雨後之蛙,爭相鼓噪,眾口紛紜,卻又莫衷一是。

雖說人生無常,世事多變,但是,蔡英文政府民意流失之迅速仍然成為不能不引起普遍關注的政治現象,儘管關注的角度各不相同。那麼,應當如何解讀這種現象的原因?

世事繁雜,千頭萬緒,如萬花筒中之景。

愚昧之人,平庸之輩,大都迷惑於色彩斑斕之表相,“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故常渾渾噩噩,於似明非明之際,難識事物之根本。

智者觀世事,高屋建瓴,得居高臨下之功;提綱挈領,收綱舉目張之效,故能於紛紜複雜、千頭萬緒的現象中,捕捉到事物發生的主要原因。

我雖愚鈍,但願效智者,以解蔡英文政府民心離散、民意流失之惑。

除中共強權的逼迫和國民黨殘餘勢力迴光返照式的報復——此兩項問題,我自主代撰的《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https://plus.google.com/+Botanwang/posts/3mqurSBUNY3)中已有解析,在此不贅,就蔡英文自身而言,導致其政府執政百日衰頹的根本原因,在於蔡英文的一項失職和一項缺失。

中共強權為兩岸關係設定了一個基本邏輯:中共強權可以賜給台灣“兩岸關係一家親”式的和平,前提是自由台灣必須以贊同“九二共識”的方式,簽下國家主權的賣身契,以及放棄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

中共強權的上述邏輯還可以有另外一種更蠻橫,也更真實的表述方式:自由台灣如果不屈服於中共強權的意志,贊同“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即台灣與中共強權同屬中共強權主宰下的“一個中國”,簽下主權賣身契,放棄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和台灣前途的權利,那麼,兩岸關係立刻翻臉成仇,“地動山搖”——台灣不出賣事實獨立的主權,中共強權就不給台灣以和平。

中共強權的邏輯既有誘惑,又意味著蠻橫的威脅。中共強權要用這個邏輯絞殺自由台灣的主權和台灣人民的自決權。顯而易見,中共強權製造的邏輯是對自由台灣國家命運的惡咒——中共強權正在把一次命運決戰強加於自由台灣。

當前世界上,唯一威脅自由台灣主權的生死存亡的強權,就是中共;中共強權的上述邏輯則構成自由台灣國運的現實危機,台灣人民承受的一切艱難與屈辱,都源自中共強權的邏輯對台灣國運的詛咒。

唯有掙脫中共強權設定的邏輯的束縛,自由台灣才會獲得未來;唯有贏得這次避無可避的命運決戰,自由台灣的國格國體才可能繼續存在。掙脫束縛,贏得決戰必須付出代價,承受艱難。這正是自由台灣面臨的國家危機的內涵。

了解國家面臨的危機,以及戰勝危機必須承受的代價——這是人民的知情權的題中之義。告知人民國家危機的真相,則是總統不可推卸的國家職責。蔡英文卻在這一項國家職責範疇內嚴重失職。

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又不敢昭告天下不能接受“九二共識”的理由;國家元首的首鼠兩端之下,台灣自然難以形成明確拒絕“九二共識”、維護台灣主權和人民自決權的堅定的國家意志,更難破解中共的強權邏輯對台灣國運的詛咒。

從執政之日起,蔡英文即低眉順目,頻頻向中共強權釋出善意;儘管屢遭中共“打臉”,仍然樂此不疲,甘之如飴。蔡英文似乎不太懂一個基本政治策略——堅硬的意志正面碰撞之後的妥協,才可能獲得與尊嚴同在的利益;未展現堅硬意志就已作出“銀樣蠟槍頭”般的妥協,只能遭致蔑視和更加蠻橫的逼迫。

事實上,蔡英文主政百日,中共對自由台灣的主權逼迫如壓城之黑雲崛起於半空;“以商逼政”、壓縮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等危機已經初顯猙獰,一次關乎自由台灣國運的決戰正在逼近。

蔡英文對此卻視而不見,王顧左右而言他。缺乏引導國家和人民正視重大國家危機的智慧和勇氣——這是蔡英文總統的重大失職。人民不解國家危機的真相,又如何能形成共赴國難的同仇敵愾之情;又如何能共體時艱,犧牲個人某些利益以救國危。

蔡英文不敢說出一個真相:台灣目前承受的包括經濟困境在內的全部艱難,都是中共對台灣的主權逼迫的結果。既然如此,她的政府就不得面對人民由於種種生活艱辛而發出的抗議和責難,代中共強權受過,代繼續投共賣台的國民黨政治殘花敗柳受責。

國家意志陰晦不明;國家方向混沌不清;國家願景雲遮霧障;民心民意動蕩不寧,無所依憑;社會共識難以迅速形成——所有這些初露端倪的敗象,都源自蔡英文不願或者不敢直視中共強權的兩岸關係邏輯對台灣的詛咒,都以蔡英文不願或者不敢將台灣的國家主權危機真相告訴台灣人民為依歸。

不能面對國家危機,就不可能確立明確的國家意志和國家方向。蔡英文中央政府也因此難以吸引和找到具有高度國家責任感的政治家和行政人才,組成執政目標明確、意志堅定、行動高效的行政團隊。執政僅百日,庸人亂政、庸官敗政、貪吏腐政的現象頻出,其根源正在於此。

蔡英文以“解決問題”作為其務實秉政的座右銘。但是,她卻不能面對自由台灣當前的最大問題,即中共強權的主權逼迫,遑論解決這個事關台灣主權生死的根本問題——不能面對此根本性問題,則必然問題叢生,亂象頻仍,“解決問題”勢將淪為不能兌現的承諾。

執政之前,蔡英文就宣示全面改革的願望。然而,燈塔不明,航標不清,船舶難以撥霧前行;國家意志和方向曖昧不清,改革就缺乏明確無誤的導向。不敢或者不願正視嚴峻的國家危機,就不可能使全社會意識到,全面深徹的改革是自由台灣救亡圖存的唯一之途;更難於凝聚全社會實施改革的決心。

全面深徹的改革是一項內涵複雜、事關國運的系統工程,必須總體運籌,通盤設計,謀定後動。國家意志和方向是改革的核心價值取向。蔡英文沒有把國家危機的真相告訴人民,也就不可能確立明確的國家意志和方向。如此一來,改革失去核心價值,各項具體改革的步伐,就難免踉踉蹌蹌,蹣蹣跚跚,既缺乏內在協調性,又沒有高瞻遠矚的預見性和清晰明確的目標。

不願引導人民正視嚴峻的國家危機,沒有把自由台灣面臨國運決戰的真相告訴人民——這是蔡英文的失職。此項失職構成蔡英文執政百日衰頹的根本原因之一。

不過,我仍然願意相信,蔡英文本意良善,也不會出賣自由台灣——這是蔡英文與馬英九的本質區別之所在。

蔡英文或許是試圖以委曲求全的方式,與中共強權虛與委蛇,為台灣贏得一個戰略喘息期,以醫治馬英九執政八年對台灣國體和國家安全造成的深刻戕害。但是,徒善不足以成事。不敢引導人民正視國家危機,不敢講出台灣面臨一次國運決戰的真相,不僅沒有收到“委曲求全”之效,反而使中共強權認定蔡英文政府軟弱可欺,以更加咄咄逼人之勢,展示覬覦自由台灣主權之野心。與之同時,國家元首政治意志曖昧,國家總統面對強權逼迫低眉順目,致使自由台灣國家意志不彰,社會難以形成共赴國難的氛圍;人民蒙受屈辱,失去維護國格的血性。

造成執政百日衰頹的另一個根本原因,在於蔡英文的一項缺失——沒有找到大政治家應有的創造歷史的激情。

一個傑出的政治家,需要策略權衡的理性和創造歷史的激情兼備——策略權衡的理性應當冷靜得可以將烈焰凍成寒冰;創造歷史的激情應當熾烈得能夠點燃人心,感動人民,能夠將命運挑戰的刀鋒燒成深紅。

創造歷史的激情鑄造壯麗的國家意志,策略權衡的理性為國家意志的實現提供有效可行的方案。政治家由此獲得引導國家命運的能量。

沒有理性祝福的激情,如過眼煙雲,轉瞬即逝,不配成為歷史的話題;沒有激情引領的理性,必定只懂陰晦曖昧、迴腸九曲的利害權衡,卻缺失能夠感動歷史的高貴原則——那是屬於小政客的智慧。

蔡英文過分痴迷於理性,總喜歡讓自己的政治真面目躲在重重策略和利害權衡的面紗後面,所以,顯得朦朧而曖昧。但是,面對嚴峻的國家危機,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自由台灣所需要,所祈盼的,乃是能以磅礴萬里的英雄激情、壯麗的國家意志和智慧如海的理性,引領國運殺出命運重圍的大政治家,而不是唯唯諾諾、曖昧朦朧、陰晦不明的小政客。

只願蔡英文能找回遺失在過去人生之路上的激情,並將其作為生命的祭品,獻給自由台灣。請蔡英文聽我一言:“勇敢地摘下過度理性的面紗吧,讓妳真實的政治容顏驕傲地展現在天地間,那定然會令朝日驚艷,紫霞魂迷,歷史傾倒——只因為妳是自由台灣的女兒,妳應當具有對於美的自信。”

蔡英文總體就職典禮前十餘天,我未經授權,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講,題為《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https://plus.google.com/+Botanwang/posts/j21tyosTFCy)。

我如此作為之初心,全在於拋磚引玉,以期看到一份感動歷史、流傳百代的演講。又有民進黨人士放大語豪言曰,蔡英文之文膽“一支筆可抵百萬雄師”;此一說更令我滿懷希冀,引頸而望,“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

殊不料,最終等到的演講稿,竟是一份行政官僚政府工作報告式的平庸文字;平庸得甚至很難在社會的記憶中留下印跡。不能讓社會記住的,當然不可能點燃歷史,引領未來。蔡英文因此與一次成為偉大政治家的機遇失之交臂。不能偉大,必定趨向渺小;蔡英文政府百日執政便現迅速頹衰之勢,就是證明。

紅焰已成冷灰,我心依然未死。二〇一六年十月十日的台灣總統演講,是蔡英文又一次升華為偉大政治家的機會,當然也是自由台灣獲得明確的國家意志的機會。我未經授權,再次代蔡英文撰《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將自由台灣面臨的國家危機和應對之策告知台灣人民。希望《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的內容能成為蔡英文二〇一六年雙十演講的參考,以挽百日執政之頹勢,以救離散之民心民意。

我行此事,只願蔡英文能重新“扼住命運的咽喉”,再控執政的歷史主動權。一旦再次錯失這次歷史機遇,蔡英文政治命運死亡交叉的頹勢很可能難以扭轉。

蔡英文如果失敗,我將遵蔡英文勝選後之囑,痛飲“三千杯”,狂醉於蒼穹之巔,與天際落日一起嚎啕大哭,淚盡繼之以血——我衝天之悲,不是為蔡英文的個人榮辱而直上九霄,只為蔡英文辜負自由台灣的囑託而化為萬里風雲。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讀者推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