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熊飛駿:卡拉季奇的悲劇啟示

屠殺者之所以在特定時期內會成為「民族英雄」,是民眾被屠殺者欺騙忽悠的結果。大凡製造大屠殺的強權人物,執政都傾向於獨裁專制。為了維護獨裁專制,大多乞靈於新聞上的「謊言」。專制政體的行政特徵是只注重短期效應,內部問題層出不窮,且缺少有效的解決途徑問題成山。強權人物應對內部問題的最經常辦法是轉移民眾視線,煽動民族仇恨和排外是最有效的方式。

2008年7月21日,曾被譽為塞爾維亞的“民族英雄”,前波黑塞族總統卡拉季奇在塞爾維亞的首都貝爾格萊德被捕。

卡拉季奇被捕時已是一個年屆63歲的垂暮老人,蓄著和世界革命導師馬克思一樣的絡腮鬍子,曾經認識他的人根本分辯不出這個鬍子老人就是他們昔日的“民族英雄”。如此高的易容術,說明卡拉季奇的被捕並不是破案技術的高超,而是圈內親信的出賣。

更具諷刺意義的是:逮捕卡拉季奇的人不是外人,而是塞爾維亞安全部隊,曾經把他視為“民族英雄”的自己人。

塞爾維亞現政權是民眾公平選舉產生的,不可能是仇視卡拉季奇外部勢力的傀儡,逮捕卡拉季奇更多來自塞爾維亞人民的自覺意願。

卡拉季奇被捕的消息傳出後,原來的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一片平靜。在首都貝爾格萊德,聲援卡拉季奇的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十人。

海牙國際法庭指控卡拉季奇涉嫌犯有種族清洗和反人類兩項罪行,特別是對長達三年多的圍困薩拉熱窩和發生在1995年7月的斯雷布雷尼察屠殺事件負有直接責任。西方媒體報道說,至少有7500名穆斯林平民在斯雷布雷尼察被槍殺,這被認為是二次大戰後發生在歐洲的最殘酷的屠殺事件。

一個大規模屠殺平民的嗜血者在文明世界不應該成為“民族英雄”的,可殺人狂居然一度成為塞族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那時“大塞爾維亞”剛剛走出專制,謊言新聞和極權思維仍在國民的心靈深層起慣性作用。儘管卡拉季奇製造了二戰後歐洲最野蠻殘酷的大屠殺慘案,可屠殺的對象是企圖擺脫“大塞爾維亞民族”控制並與塞族爭奪生存空間的穆斯林人,擁有強烈民族優越感且在長期專制體制下養成冷血性格的塞族人很容易認為卡拉季奇是在領導塞爾維亞民族向異族進行“復仇戰爭”,是當然的“民族英雄”!

問題是為了爭奪生存空間和維護民族尊嚴與武裝的外族對手勇敢戰鬥是一回事,勝利或表現傑出者是無可爭辯的“民族英雄”;可用戰爭手段對付外族手無寸鐵的平民,集體屠殺老人、婦女、兒童的暴行只是人類還停留在野蠻狀態時的中世紀前行為。在人類步入現代化和文明社會的今天,古代戰爭經常出現的“屠城”之類慘案製造者不但與“民族英雄”無緣,相反只能是全人類文明的敵人。如果卡拉季奇能成為“民族英雄”,製造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獸軍無疑也是日本的“民族英雄”了。

這正如兩個家族的部分成年男人為了利益和尊嚴發生武裝械鬥,某個勝利者隨後闖入對方家中,殘酷殺害沒有參加械鬥的成員和老人、婦女、兒童,其暴行不但要受到外人的譴責,一樣也要受到自己人的譴責,否則這個家族就在整體上墮落成沒有開化的野蠻人。

所以美國軍人在伊拉克的虐囚事件不但遭到伊拉克人民的譴責,也一樣受到美國人民的譴責。虐囚事件就是美國人自己揭露出來的。

上世紀二十年代,蘇俄布爾什維克在奪取全國政權後,未經審判就殺害成為階下囚的沙皇全家,把帶血刺刀埋進未成年小公主美麗胸膛的暴行就宣告了這個黨日後的命運。

屠殺者之所以在特定時期內會成為“民族英雄”,是民眾被屠殺者欺騙忽悠的結果。

大凡製造大屠殺的強權人物,執政都傾向於獨裁專制。為了維護獨裁專制,大多乞靈於新聞上的“謊言”。專制政體的行政特徵是只注重短期效應,內部問題層出不窮,且缺少有效的解決途徑問題成山。強權人物應對內部問題的最經常辦法是轉移民眾視線,煽動民族仇恨和排外是最有效的方式。當民眾的政治生活被“謊言新聞”主宰時,民眾就很容易被謊言忽悠,很容易把不滿情緒集中到某個外族或弱勢群體身上。如果此時強權人物站出來領導他們向外族或弱勢群體盡情發泄不滿和劣根性,就很容易被民眾擁戴成“民族英雄”。

但“謊言忽悠”只能取效於一時,民眾是不可能被長期忽悠的!一旦時過境遷,民眾一朝覺醒人性回歸時,“民族英雄”們就會吃驚地發現當初的擁戴者看他的目光竟是如此猙獰。

薩達姆也是一個大屠殺者,在任期內屠殺了三十多萬伊拉克傑出平民,屠殺手段備極殘酷。但薩達姆也曾經是絕大多數伊拉克人擁戴的“民族英雄”,崇拜他的人把他譽為“中東雄獅”。

薩達姆是靠打“反美反霸”這張牌贏得“民族英雄”稱號的。此公左手持刀不停地屠殺自己的國民;同時右手高舉反美反霸大旗。專制政體下沒有獨立思維能力的伊拉克人看到他右手高舉的那面鮮紅反美反霸大旗;轉眼就忘了他左手沾滿了伊拉克人民的鮮血,於是把“民族英雄”的桂冠戴在應該是“伊拉克人民敵人”的頭上。

在薩達姆倒台前期,曾在伊拉克舉行過是否留任總統的“全民公決”,結果出現“全民公決百分百”的喜劇,百分之百的伊拉克人擁護薩達姆繼續留任共和國總統?這個所謂的“全民公決”太蔑視人類的智慧了,就算薩達姆真箇是“天使”,代表太陽和光明,但在近兩千萬的龐大群體中也有不喜歡光明的人,怎麼可能出現“百分百”的結果呢?這一事例充分說明專制政體下的“萬眾景仰”是多麼不符合事實。

薩達姆不愧是“謊言忽悠”的高手;但他最後竟然被自己的人民忽悠了。

薩達姆訓練了他的人民只能說好聽的話和反美愛國的豪言壯語,當伊拉克真箇面臨與美國的戰爭威脅時民眾依舊是異口同聲的豪言壯語: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共和國衛隊是戰無不勝的!我們一定能夠打敗入侵者!我們將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誓死捍衛我們的偉大領袖……而對眾志成城的感人場面,本來很猶豫遲疑的薩達姆一下子信心百倍,毅然決然投入戰爭……等到“美帝國主義”真正打進來時,裝備最最精良號稱最最忠於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和“薩達姆敢死隊”別說浴血奮戰,連象徵性地抵抗都沒有就放下武器各自逃生,在美國入侵者面前奇蹟般地“蒸發”了。他們都把“與共和國領袖共存亡”的豪言壯語拋到九霄雲外去了。美軍僅付出區區幾十人的生命代價就佔領了一個反美強國。美軍兵不血刃進入伊拉克首都,預料會造成巨大傷亡的慘烈巷戰竟然成了庸人自擾的臆測。

伊拉克首都陷落後,美軍用裝甲車推倒了廣場上的薩達姆巨幅雕像,圍觀的伊拉克人不但沒有發出一聲抗議聲,相反爆發出了響徹雲霄的喝彩聲?同樣是伊拉克的人民,一個月前是萬眾一聲的“熱烈擁護”聲;一個月後又萬眾一聲歡呼“民族英雄”的倒台?“民族英雄”的悲劇著實太深刻了!

卡拉季奇的悲劇和薩達姆有著驚人的相似,“民族英雄”最終被自己的人民拋棄,在經過長達13年的流亡生涯後人民仍不肯放過他,為了回到“文明世界”陣營把他緝拿歸案,並移交給當初的“民主敵人”審判。

那些仍在台上陶醉於萬民擁戴喝彩聲的強權人物,當你們認為自己真正贏得了“民心”,認為你無論做什麼人民都會熱烈擁護時,卡拉季奇和薩達姆的下場應該能給你們一些有益的啟示。

建立在謊言和高壓下的“熱烈擁護”是靠不住的,強權人物永遠別指望失敗時人民還會繼續追隨他。希特勒在中歐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式屠殺時,德意志民族也是歇斯底里狂熱擁護他,可一旦失敗就被這個曾經擁戴過他的民族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善於用謊言和大話欺騙忽悠民眾者;最終也會被民眾的空話和口號忽悠!

動不動就萬眾歡騰熱烈擁護的國家是不正常的!那些一手導演萬眾歡騰熱烈擁護景象的強權人物,在欺人之後一樣會自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