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取消香港議員資格,北京跨越一國兩制紅線?

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風波本星期出現重大進展,使此案從一個有關政治宣示的爭議轉化為香港憲政危機。繼中國人大常委會以基本法之名宣布他們倆人不能重新宣誓就職之後,香港最高法院本星期也裁定他們喪失議員資格。這一裁決除了直接影響到梁頌恆和游蕙禎之外,還可能影響到其他多名被指責在就職宣誓過程中不夠“真誠和莊重”的非建制派議員,引起美國等各方強烈關注。人大釋法取消香港議員資格,是否跨越了“一國兩制”的紅線?北京通過宣誓風波殺一儆百,是否會在香港非建制派中造成寒蟬效應?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時激怒北京,是幼稚之舉還是合理抗爭?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北美“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先生;美國之音記者,社會學家龔小夏女士;政論作家,時事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先生。

陳破空表示,議員宣誓風波,原本可以在香港內部解決,比如,在立法局內部解決,或在香港司法體系內解決。但北京的人大常委會搶先釋法,再次構成對“一國兩制”的跨越、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失信。這種做法,不明智而且不恰當,只會進一步激化香港社會抗爭、加劇中港對立情緒。北京解釋《基本法》,無意間卻也削弱了《基本法》的權威地位。因為,港人意識到,北京解釋《基本法》,主觀且任意,類似舉動,日後只會更多。港人因此更可能無視《基本法》,或對《基本法》作出他們自己的解釋。

陳破空說,香港回歸是中英兩國政府談判的結果,“一國兩制”是各方共識,而且是回歸後中港關係的基石。“一國兩制”,是一體兩面,缺一不可。但因北京不尊重“兩制”,導致港人不尊重“一國”,於是,出現“一國”的對立面,即“港獨”,香港獨立於中國的運動。這裡的前因後果、邏輯關係,一目了然。中港關係發展到今天的對立、對抗和敵視,北京是始作俑者,負有不容推卸的主要責任。北京權貴集團,把香港變成他們的洗錢中心,進而,把香港視為他們既得利益的囊中之物,因此頑固阻止香港民主進程,為香港普選設置重重障礙。以一己之私、一黨之私壞一國之利。

魏碧洲表示,看來梁頌恆和游蕙禎喪失議員資格已經沒有任何挽回餘地了,人大不允許他們重新宣誓。這兩位議員踩到了“一國兩制”的紅線,但人大此舉也是殺雞用牛刀。人大在香港最高法院裁決前就先釋法,基本抹殺了香港的司法獨立。這對“一國兩制”是一種干擾。當另一方面,兩位議員也違背了選民意願,不夠莊重,把宣誓當作兒戲。尤其是游蕙禎使用“支那”二字踩到了所有中國人的底線,這也是促使人大採取行動的最主要原因。既然使用了“支那”二字,那就代表你不是中國人,也就沒有資格在中國土地上代表民意、行使職權。

魏碧洲說,人大在香港高院判決前釋法,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殺雞儆猴。但目前看來對梁游二人的處理不會在其他15名宣誓“不夠莊重”的議員身上再發生。這件事情可能到此為止,但是所產生的政治效果並不會結束。北京要杜絕港獨,最重要的是考慮如何儘快落實普選。只有落實了普選,才能真正實現港人治港。

龔小夏表示,如果這件事發生在美國,處理方式會很不一樣。首先不能隨意取消議員資格,因為他們是民眾選出來的。取消就等於蔑視民意。另一方面,違反程序的人也確實要受到懲罰,如宣誓不莊重,可以有懲罰措施。美國國會有懲戒委員會,就是處理議員的不端行為。但香港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了取消民意。

龔小夏說,梁游兩位議員都很年輕,都是在香港回歸之後成長起來的,他們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香港回歸後的公民教育問題。在一個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裡,人們對法律是很尊重的。既然競選,就應該尊重選上的席位,尊重選民。宣誓風波過去以後,希望更多非建制派的議員意識到,要利用議會民主的方式從內部推動民主,而不是用這種比較極端的方式。

程曉農表示,香港回歸後,原來的三權分立就只剩下表面形式,立法、行政都受到北京的控制,一國兩制正走向名存實亡的狀態。以前香港高等法院很少裁決事關香港政治體制的案件,所以司法獨立的形象表面上還在;這次在北京的操控下,香港高等法院的裁決把香港司法獨立的外衣揭開了,證明香港司法機構只能在非政治案件上保有一點獨立裁決的空間,而一旦涉及香港的政治體制或中港政治關係,北京其實並不允許香港有司法獨立的空間。北京是否會趁機用借口清洗更多的民主派議員,取決於它的政治考慮。北京可能更多地考慮香港局面的穩定以及對香港這個大陸資本外逃中心的控制問題:如果打擊民主派議員會影響對香港金融界的控制,可能就此打住;如果香港失去了為大陸輸送資本的價值,那麼,北京可能會進一步加緊對香港的政治控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