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科學界最大謎團之一:人類語言來源

模式圖:人腦處理語言的功能區比迷宮複雜億萬倍。(《自然》視頻截圖)

科學界一直在設想研究猩猩的動作或叫聲,來尋找人類語言來源的線索。事實是,進化論者從未成功地解讀猩猩的語言,更不必說人類語言的起源。

人類的語言現象極其複雜。語言學家通常將世界上的幾千種語言分為印歐、漢語等十多個語系。不同語系乃至同一語系的不同語言之間差別有時非常大:不同的語法體系、不同的辭彙系統及不同的語音特點。

美國康奈爾大學的認知心理學教授默頓·克利斯提安森(Morten Christiansen)和英國愛丁堡大學的語言生理學教授西蒙·科比(Simon Kirby)共同認為:“語言的來源是科學最難解的問題。”

據兩位教授的描述,極為複雜的人類語言是生物界中獨一無二的現象。令人深思的是,雖然我們人使用語言來描述對宇宙的理解,但是無法解釋語言的來源,因此更不明白人到底是怎樣產生的。

據《科學美國人》近日報導,聖安德魯斯大學(The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猩猩語言學專家克里斯·格雷漢姆(Kirsty Graham)表示,黑猩猩(Chimpanzees)和倭黑猩猩(bonobos)的動作語言約有70種,但是它們的姿態語言無法和人類的相比擬。

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生理學家馬庫斯·玻爾曼(Marcus Perlman)於2015年8月在《對話》( Conversation)中論述,依據記載及考古學的記錄,人類語言已經消失了幾千種,但傳承至今而正在使用的仍有7000種。

這些語言起源於何處?所有語種都是同一種語言演化而來嗎?最早的語言是姿態語言還是發聲語言?

文章說,不幸的是,科學家雖然對這些問題感興趣,但是因為語言沒有留下化石,所以只有心理學家通過各種試驗來研究現代人類使用語言的溝通現象,希望以此推測語言的演變。

玻爾曼等研究者為了研究人的手勢和喊叫是否能產生語言,先觀察先天聾啞者的溝通特點以及正常人僅憑各種喊聲而不是具體辭彙來表達想法和要求,但未得出明確的結論。

2014年5月,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數家學術機構在《心理學前沿》(Frontiers in Physiology)上論述:“語言起源是未解之謎。”( The mystery of language evolution)。

研究者指出,雖然關於語言起源的觀點多如牛毛,但都缺乏證據,因為動物語言、化石、考古學觀測、基因檢測及所有模型假設都無法說明語言的起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