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郎平這三年是真的很孤獨

在剛剛過去的感恩節,郎平搭上了去往美國的飛機,與身在洛杉磯的女兒團聚。而有關她是否會繼續執教中國女排的問題,似乎也有了答案。

在上周央視播出的紀錄片《轉折點——郎平》的上集中,郎平雖然暗示自己腿傷嚴重需要做手術,但卻沒有對於是否留任給出明確的說法。

在11月28日播出的這部紀錄片下集中,郎平態度依舊模糊,但也給我們留下些許希望。她表示如果膝蓋治療好了,她將繼續執教中國女排。

「我現在是年齡大了不想跑了,女兒也工作了,生活上也沒有壓力,要教就教中國隊,要不然就不帶了。」

郎平微博。

和錢無關!要教就帶中國隊

在紀錄片上集的最後,面對記者有關是否留任的提問,郎平直言:「問到要害了。」而在本集中,她在記者的追問下仍舊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先治療吧,總不能一瘸一拐的,影響國家形象啊!」

然而,郎平的母親卻態度十分明確,由於心疼自己的女兒,郎媽媽並不希望郎平在執教下去。「幹不了了,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了。」

其實在奧運會結束返回北京第二天,郎平就接到了義大利隊發出的重金執教邀請,但她選擇了拒絕。

「我回到北京第二天就給我打電話了,我回答道『我本人不考慮』。女兒大了工作了,我也沒壓力了,本身年齡也大了,不想跑了。」

曾有人質疑郎平回國執教是因為待遇高,郎平在紀錄片中反駁道:「我回來執教與待遇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不回國家隊,積蓄會更多。」

雖然在面對國外的執教邀約時郎平態度堅決,但對於她是否執教中國女排的問題上,她依舊態度曖昧。

「有消息說您暗示不幹了?」在紀錄片中,導演梁邁一再追問郎平續約這一敏感話題,「有報道說郎導在上海說的,傷病很多、還要吃藥,不續約了。」

「是嗎?都有答案還問我?」

其實對於郎平來說,膝傷的治療情況可能是這一問題的最終答案。她表示一旦康復還是會執教中國女排的,「我要教就教中國隊,要不就不帶了!」

郎平說若膝傷恢復良好,她還是會回到女排。

培養接班人,郎平早有打算

即便自己不再續約中國女排,郎平也一直都在默默地培養著自己的接班人。

在郎平執教恆大女排後,這支女排聯賽的弱旅成功登頂冠軍,這也吸引了國家隊的注意。但當時郎平明確表示自己不會執教中國女排,因為壓力太大。

「我一開始並沒有同意,因為我們知道國家隊的這個工作量,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工作。我也擔心自己的年齡,這樣日復一日的(訓練)能不能盯下來。」

然而,在排管中心和恆大主席許家印的努力下,她最終還是決定回歸國家隊。在她看來成績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培養自己的接班人,「不僅僅帶女排,我還希望帶一些年輕的教練。」

2014年,中國女排從各個省市的地方隊調集來了6位男助教協助郎平工作,在郎平看來這體現了舉國體制的優越性,在國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這6位助教都有各自明確的分工,同時隊伍中還引進了義大利的排球統計軟體,對於比賽中運動員的技術能都提供精準的數據。

在集訓時,郎平一直很注重攔網和發球的訓練,這對後來中國隊在里約擊敗巴西起到了關鍵作用。

在今年的北侖集訓中,郎平還曾經安排隊伍模擬了一次對陣塞爾維亞的比賽,並在對手的陣容中加入了男助教。

悉心照顧隊員。

整整三年,就干這麼一件事兒

在這部紀錄片導演梁邁看來,郎平一直是一個聰明的人,她從來都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她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做什麼事,而且她乾的這事能否發揮到最大的效率。」

在運動員時代,在「鐵榔頭」憑藉自己的努力逐漸坐穩了主攻的位置。而在退役之後,她又主動放棄成為一名官員,遠走美國求學。

「她拿了九十美金,和她當時的愛人去了美國,展開了進行一段艱苦學習和奮鬥的歷程。」梁邁認為在國外的求學與執教經歷,開拓了郎平的國際視野。

郎平的聰明還體現在她「兩耳不聞窗外事」上,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排球上。雖然她會上網,但也都是用來學習一些最新的訓練方法。

梁邁說郎平甚至都不知道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有一次我去採訪郎導,她問我說小寧(寧澤濤)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然而,郎平的另一個側面卻又是孤獨的。

在平時的訓練中,郎平需要與隊員一起從早上八點持續到晚上九點半。隨後她還要回房間分析技術錄像,並計劃第二天的訓練課程。

緊張的訓練讓郎平甚至沒有時間逛街,但其實她是一個非常愛美的人。平時生活中,郎平愛去商場購物和做美甲,在她看來這是一種享受。

梁邁透露,女排在北侖集訓時其實周邊有一個商場,但郎平忙於訓練根本沒時間去。她僅僅在那裡吃過一次飯,做過一次指甲。

「這還不孤獨寂寞嗎?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整整三年,就干這麼一件事兒。」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澎湃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