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嫌婆家是菜農跟別人私奔,被騙後想回頭為時已晚

居住在城鄉結合部的孔祥和是菜農,他父母常年以種菜為生,日子雖算不上富裕,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孔祥和二十四歲那年,經親戚介紹,跟城裡的一個叫劉珺的女孩結婚了。結婚後,劉珺總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孔祥和家是有幾個蔬菜大棚,也有好幾畝菜地,可他家的收入並不像媒人說的那樣,一年至少十多萬。看那情況,一年能有五萬的收入也就不錯了。

那時種菜的人多,青菜不值錢。種菜雖掙不了多少錢,可不少出力,天天都起早貪晚披星戴月,除了種菜就是賣菜,一天休息時間都沒有。在城裡懶散慣了的劉珺有點後悔了,後悔不該聽媒人的花言巧語,嫁給了這麼個所謂的有錢人家。

在磕磕絆絆中生活了兩年多,女兒剛滿一周歲,劉珺就跟孔祥和提出了離婚。雖然劉珺平時不愛幹活,還天天怨這怨那的,可她長得很漂亮,還是大專畢業生,孔祥和說啥也不同意離婚。

看兒媳想離婚,孔祥和的父母都害怕了,他們不再要求劉珺到菜地幹活,也不要求劉珺洗衣服做飯了,只讓她看好孩子就行。孔祥和的母親還隔三差五給劉珺零花錢,給劉珺買新衣服穿。

劉珺對婆婆的所作所為並不感恩戴德,她就是不喜歡這個靠種菜為生的家,不喜歡天天一身泥土不懂浪漫的丈夫。她羨慕城裡有錢人的生活,她嚮往悠閑富足的城市生活。

女兒五歲那年的秋天,劉珺接到了大學同學的邀請,邀請她到省城去參加同學聚會。劉珺的婆婆雖然不想讓兒媳去參加這樣的聚會,可也不好阻攔,只好掏出兩千塊錢,滿足了兒媳的要求。

原本說來回就三天的時間,可已經過去五天了,劉珺還沒回來。打她的電話也不接,有時還關機。

就在孔祥和一家焦急萬分時,劉珺從省城打來了電話,她說想在省城找份工作,不想回來了。不管孔祥和的父母和孔祥和怎樣勸說哀求,劉珺算是鐵了心,說啥也不回來。實在沒辦法,孔祥和去求助劉珺的父母,想讓岳父母幫忙勸說一下。可岳父母的勸說也不起任何作用,劉珺說啥也不回來。

等賣完了秋菜,孔祥和帶著五歲的女兒去了省城,當他爺倆找到劉珺時,劉珺已經和她的那個男同學住在了一起。孔祥和苦求無果,只好含淚和劉珺辦理了離婚手續。

2015年秋天,孔祥和家的住房和菜地被政府徵用了,他家分到了兩棟樓房還有三百萬元的補償款,孔祥和被安排在了一家合資企業當了工人。

2016年9月29日,面容憔悴的劉珺從省城回來了,她的那位同學原來早就結婚了,她稀里糊塗給人家當了三年的小三。被發現後,劉珺讓人家打得鼻青臉腫,還被拉到馬路上羞辱了半天。無家可歸受盡羞辱的劉珺想到了死,好在她父母發現的及時,才挽救了她的生命。

從省城回來後,想想前夫和婆婆對自己的好處,再想想可愛的女兒,劉珺後悔的嚎啕大哭。知道女兒後悔了,知道女兒回心轉意了,劉珺的父母買了上好的煙酒,厚著臉皮硬拉著劉珺來到了孔祥和家,見到孔祥和的父母,他們一家三口齊刷刷地跪在了孔祥和的父母面前。

見姥爺姥姥跪在了地上,劉珺的女兒撲到姥姥懷裡嗷嗷大哭。看看眼前的一幕,孔祥和的母親拉起劉珺的父母說:“這事我倆也做不了兒子的主,先看看我兒子的意見再說吧。”

眼下,孔祥和也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之中,不復婚吧,女兒天天喊著要媽媽,女兒的姥爺姥姥都下跪了。復婚吧,前妻的所作所為已讓他傷透了心,再說了,前段時間工友剛給自己介紹了一個一起工作的小姑娘,兩個人正在交往,這事咋對人家說呀。

孔祥和到底該怎麼辦,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今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