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思想:官員可以教育我們經濟和道德嗎?

作者:
國家要走向正常,每個角色必須回歸正確定位。官員必須謙卑、謙卑、再謙卑。官員就是納稅人養活了,然後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服務員。納稅人所納稅款,是為了購買公共服務,而不是買個教育自己的道德榜樣回來。

在中國,百姓一直處於「被教育」的角色。媒體教育我們,警察教育我們,官員更是要教育我們。百姓似乎在方方面面都要「被教育」。偉大領袖一方面說「最大的問題是要教育農民」,一方面又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最近,中國房地產、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的對外投資步伐比較快。按理說,政府應該高興,因為這些年一直鼓勵企業「走出去」的。但事實相反,政府官員不高興了。12月6日,發展改革委、商務部等4部門答記者問時,官員表示:部分領域的對外投資出現非理性的傾向,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

我很奇怪:說這話的官員懂得每一個行業、調查了每一家企業嗎?如何斷定這些企業投資非理性呢?難道企業主拿自己的錢去投資,還不如官員對於投資更理性?

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可以分為國企、民企兩大類。國企對外投資,要麼是完成政府交給的任務,要麼是洗錢。大家都知道國內知名石油公司花幾十億美元買下國外廢棄油田的新聞。那些國企高管絕對不是智商有問題,而是過於聰明,洗錢的跡象太明顯了。民企對外投資,或者是看中了海外市場,或者看中了海外資源,或者只是為了轉移資產,獲得安全感。

對外投資,各懷心思,算盤打得都很精,很少有「非理性」的,即便有「非理性的」,那也不是局外人能立刻看出的,更不是官員能理解的。

實際上,此輪對外投資的原因,大家全都心知肚明:為了避免人民幣貶值。官員們指責企業對外投資「非理性」,實際上是不想讓企業把外匯匯到國外。而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對外投資,恰恰不是非理性,而是相當理性。

官員想遏制外匯流出,可以呼籲企業與國家共渡難關,也可以用法律手段查處違規資金。唯獨不能做的,就是當經濟導師,教育企業如何「理性投資」。這種教育,不僅是撒謊,而且超出了官員作為公僕的角色扮演。

有人會說,川普總統不也公開表示要吸引美國企業回美國投資?那要分析一下,川普具體是怎麼做的。川普的最重要手段是:降低稅收。這是想吸引企業回來,祈求企業回來,不是逼迫企業只許回來、不許出去。

這麼多年來,無數事實都證明:最理性的是企業主,最不理性的是政府。

與「非理性」教育同一時間,還有官員進行道德教育——12月3日,證監會高官發表措辭嚴厲的講話稱:「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你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行為上從門口的陌生人變成野蠻人,最後變成行業的強盜,這是不可以的。」

土豪、妖精、害人精,這些辭彙,一般用於民間對罵。如今出自一位高官,相當罕見。問題在於,即便人家是土豪,奢淫無度了,這也是人家的私事,如果土豪的資金是非法所得,自有法院懲處,何況目前你還沒有證據說人家資金非法,似乎輪不到你政府官員來進行道德指責;至於「興風作浪」、「坑民害民」這樣貌似嚴厲的指責,也因其缺乏實際內容而顯得蒼白。

證監會官員所氣憤的,是以險資舉牌萬科為代表的系列收購事件。在這些事件中,險資企業違法了嗎?如果違法了,你用法律手段制裁他;如果沒有違法而其行為又確實對經濟不利,則證監會應該意識到是自己的政策出了問題。可以儘快進行政策彌補,而不是遷怒於企業,還對企業進行道德教育。

在西方國家,哪個官員敢教育企業家怎麼投資?哪個官員敢對民眾進行道德教化?大家知道一個著名的事例;奧巴馬總統視察美國某個小學,並發表熱情洋溢的講話,自以為體現了堂堂總統對於教育的重視,應該被主流媒體歌頌的。結果卻是,各大媒體紛紛發表文章,譴責美國總統,說你不能去向未成年人灌輸你官員的觀念。弄得奧巴馬灰溜溜的。

在美國,官員的名聲是不好的,其道德形象更是居於全社會下流。而在中國,一旦你做了官,你就一定是博學多才了,一定是道德楷模了,可以教育百姓如何學習、如何生活、如何投資、如何做人,甚至教育百姓應該生幾個孩子。

國家要走向正常,每個角色必須回歸正確定位。官員必須謙卑、謙卑、再謙卑。官員就是納稅人養活了,然後為納稅人提供服務的服務員。納稅人所納稅款,是為了購買公共服務,而不是買個教育自己的道德榜樣回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