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只有天使 才有這樣的奇蹟!」

凶手扣動扳機對著我的頭射的第三顆子彈,始終留在了他的槍里。隨後,我失去了知覺。直升飛機送我到醫院緊急搶救。醫生們做了很多X光片和CT掃瞄,結果顯示,我心臟周圍的骨頭斷裂,動脈在出血,胸部凹陷,皮膚呈黑藍色。醫生說要通知家人,做最壞的打算。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同事抱著我的頭哭了,眼淚滴到我的臉上。我告訴他,不要擔心,我沒事。醫生們決定從新為我檢查,說我的情況好過他們期望的很多。檢測時,機器一再故障,醫生說他們的儀器似乎受到很大幹擾,無法調整。在這時,我發覺到胸口裡面有強烈的移動感,我相信是師父在為我修補,那能量相當強,蓋過醫療設備。

第二套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掃瞄均顯示沒有骨折,沒有內出血,胸部沒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極硬,皮膚只有輕微變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當醫生們看完照片,一個醫生望著另外一個醫生說:〝他是天使,所有的傷都不見了。只有天使,才有這樣的奇蹟。〞

一、修煉法輪大法前的神奇經歷

我從小就有一些神奇經歷。母親告訴我,當我出生時,有層像白紗一樣的東西包裹著我的身體,醫生將其撕開,把我取出來。醫生說,這是非常罕見的。

小的時候,我有些特異功能,經歷許多奇蹟。因為我能看到和聽到別人不能看到和聽到的東西,母親認為我頭腦有問題,送我去醫院檢查。

當我見到醫生時,立即告訴她不要再浪費時間和我談話,趕快打電話叫醒她的兒子。起初她不相信,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你母親才送你到這來看醫生。後來她見我無比真誠,還是按我說的做了。

電話吵醒了她的兒子,她的兒子說聞到煙味,房子在著火。她告訴兒子趕緊逃離。如果不是那通電話,他的兒子很可能會被窒息後燒死。醫生打完電話回來,流著淚告訴我的母親,她的兒子已經脫離了危險,並肯定地說我沒病,說我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我小時候還遇見了另外一個醫生,因為我的眼睛總是能看到不可思議的東西,這位醫生就用非常強烈的光照射我的眼睛,使我不得不閉眼,但是我還是能看到別人身上的光環。那個醫生弄得我非常難受,我善意地告訴他回家的時候要小心,否則將有車禍。

第二次母親帶我去他那裡複診時,他說我一切正常,不需要任何治療。還說如果那天相信我說的話,也許可以避免當天的車禍。

那年我八歲,直到今天,那家醫院仍保存著我當年的醫生記錄。

記得有位醫生在為我治療時,問我從哪裡來?我很認真地指著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告訴他:〝比那顆再遠一點的另外一顆星,我從那裡來。〞醫生以為我在逗他玩兒,讓另外一位醫生來問我,當時我們在院子里,一棵樹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很認真地繞過樹枝,指著天上的星星告訴他。他們都以為我瘋了,我也說不清,我就是覺得自己從那裡來。

我和小朋友們在一起,我覺得自己掉進了動物園,覺得自己被一幫低智商和身心黑乎乎的人包圍著,我總覺著與他們不一樣。在學習上,學習內容對於我來講是那麼枯燥,我跳了2次年級,仍然總是在老師剛剛開始講時,就掌握了。老師說我的智商遠遠高於同齡的孩子。

一次考試,老師出了5道習題,我當場肯定地告訴老師,我們從沒學過這些題目,我準備放棄回答。老師說那是額外加試題,鼓勵我嘗試。結果,我是學校里5道題全答對了的唯一一名。

七歲時的一天,我和其他孩子在海里玩,我注意到一個兩歲的女孩凝視著海面,沒和我們玩。原來一條大水母正游向她。我跑過去抱起她上岸,這隻水母已經離我們很近,碩大的身體大過一般的水灘球,我看見它體內圈住了很多小魚。我拾起一根棍子,戳在它身體上好幾次,讓小魚逃走,然後把它拖上沙灘,埋進沙子里。

長大點時,一次夢見一隻母老虎攻擊我,它的嘴巴含住我的面孔,牙齒咬在我的臉,我覺得血順著臉流到脖子;當老虎的牙齒差點嚼碎我的頭時,忽然倒地死去,而我的臉沒有一點傷也並沒有血。

我還發現自己不能與人握手,小時候與人握手的那瞬間,我能看到他們將要做和已經做了的壞事,像看電影一樣。而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發現自己的很多功能被恢復和加持。現在我不用和別人握手,也常會看到別人已經做過的和即將發生的一些事情。通過讀《轉法輪》一書,我知道這叫〝宿命通〞功能。

一次和村裡的孩子玩,在一家靠海的屋子外,這房子外有一個船塢,房子二樓有個陽台,陽台上有一個搖椅。這屋子已經空了多年,門窗都被封起來了。

我們在海里玩,突然覺得水深了很多,下面變成了泥不是沙。這時陽台上的門突然〝砰〞的一聲打開了,我們都看到一個老太太,走上陽台看著我們,大家都慌了,趕緊回船塢。我們都覺得奇怪,屋裡怎麼會有人呢?我望了她一會兒,她穿著一件白色睡袍,銀白色的頭髮,臉色很蒼白。她遙望著遠方的海水,然後坐到了搖椅上,來回搖。

我是最後一個上岸的,忽然看見一條大鯊魚冒出水面,它偷襲我們,嘴是張開的。如果不是這個老太太,我們還在水裡玩,那就會被它吃掉。當我把這件事告訴母親,母親說那個老太太,幾年前就去世了,她的孩子曾經沉溺在海里再沒回來。

有一天,我和許多村民志願幫新屋主修屋子,我拿著一根油漆棍子,走到陽台門口,想出去看看那天老太太站過的和坐過搖椅的地方,被屋主拉住。我告訴他關於那天老太太的事,他說那是不可能的,陽台上的木頭已經破爛了,誰都不能呆在上面。他拿過油漆棍,刺在陽台的地板上,地板變成碎片,掉到下面的海里。可是孩子們那天確實都看到了老太太站在陽台上,還看到她坐在搖椅上。

我有兩位祖母,一個對我很壞,她時常打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後,我想她的所為至少也幫我消了業力。如果我不吃她做的食物,她就罰我跪在太陽底下,還要放鋁箔紙和很多米粒在我的膝蓋下面。她用去了葉子的樹枝抽我的腿,有時被抽出血,至今還有鞭痕。被罰一次可以是數小時。有時候她不給我飯吃,我就自己跑到奶羊那裡,抱著奶羊喝它的奶。

但是很奇怪,她對我姐姐很好,總是有足夠的羊奶送到我姐姐面前。在我六歲的一天,我告訴她去看醫生,做身體檢查,因為我看到她胃裡有東西。她認為我咒她死,又打了我一頓。過了大約6個月,她病死了。

另外一位祖母,從來不打我。有一天我看見她背後有東西,就告訴她去醫院檢查。她聽了我的話,醫生髮現她的腎臟旁邊有瘤。及時除掉後,她身體一直很好,直到老死。

有一次我潛伏到很深的海里去玩,一條鯊魚也在那裡,我想我不要動,否則會被它追擊。可是很長時間過去了,它還在那裡。我開始在心裡祈禱,如果這世界上真有神靈,就讓那條鯊魚快點走開。我這麼一想,那條鯊魚立刻遊走了。這一經歷讓我感覺到,冥冥之中,確有神靈。

我七歲時住在一個村莊里。一天,我在別人家裡看到一個被附體的人。他家人很害怕,找來一位神父,但神父也沒辦法。被附體的人不斷傷害自己。我本能地走到他身旁,用我的頭把他的頭迅速地推向了一面牆,附體動物立即離開了他。這事傳了出去,以後村裡有類似事件,人們都來請我幫忙。他們給我母親錢,因為我年紀小,他們要取得我母親的同意。當時我家裡很窮,母親甚至沒錢買鞋子給我穿,我基本上要光著腳走路,但我堅持拒絕他們的錢,並要求母親不要收。

十三歲那年,有段時間和我姨媽住在一起,她喜歡買彩票,希望中獎。一天,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幫她選擇號碼,就拿了她的號碼錶來填。填好之後送給她,告訴她那些是中獎號碼。她只是把表格放在一邊。第二天我問她中了多少,她說她還沒買彩票。當號碼公布在電視上時,她開始哭,因為和我給她的所有號碼完全一致。如果她相信我,那次會中數百萬。她哭著哀求我再幫她選擇一次,但是我沒再幫她,也沒幫過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選號碼,我從沒想過自己要去中獎。

我還是個孩子時,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一個名字:〝JADE〞,並暗示我此人是我的真愛。我怕自己忘記,把這個名字寫在了一個本子上。長大後總是希望見到這個人,但我從沒遇到任何一個叫這個名字的人。我幾乎已經放棄了尋找,直到認識了我未來的妻子,她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我們結婚以後,無意中我發現她的中文名字〝玉〞,就是英文的〝JADE〞。這使我更幸福和喜悅,因為我不僅娶到了一個從小就尋找的人,還同時得到了大法。

我還知道在來這個世界之前,就選擇了我的父母和出生地,我的父親是古巴人,但我卻出生在紐約法拉盛。法輪大法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原因。JADE是我要與之結為夫妻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佳拍檔,我們共同走在修煉的路上,無比快樂。

二、修煉後,多次承蒙師尊救命之恩

2008年1月底,我去中餐館吃晚飯,看見一位女服務員,她的身體圍著一層白色透明的光環,與普通人非常不同。當她接近我時,她的光環顏色和我的融合成一個新的顏色,這種融合,我從未遇到。她向我洪法,我因此得法。

在我成長過程中,有一位老人和一位婦人一直跟著我,只有我能看見他們,其他人看不見。他們從來沒向我有什麼表示。得法後的一天我在煉第五套功法,他們出現在我面前,很滿意我煉法輪大法。過了一會兒,一個年青人穿著黃色袈裟向我走來,我不認識,JADE說是師父法身,這兩個人就走了,從此我的生活發生了天大的變化。

1、我修煉兩個星期後,十幾年的高血壓不治而愈。開始醫生還讓我每天吃一半的葯,可是藥物反應令我難受。經檢查,醫生說我血壓很正常,不必再吃藥。

2、得法兩個月後,我遇到車禍。我的車完全被撞毀,在撞擊前的一刻,我看到一團黃色的光包圍著我,那個開車的人受了傷,但我覺得自己沒事。公司要求我做身體檢查,掃瞄機顯示我背部5塊骨頭錯位。醫生建議手術和使用止痛藥,不可以搬動35磅以上的重物;或者,他建議我辦理殘疾。

可是我不覺得痛,沒覺得有什麼異樣,有時還搬上百磅的重物,直到今天已經一年半了,我從沒吃過任何葯,也沒做手術,更沒辦殘疾。我的醫生無法接受,問我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治療?我說我修煉法輪大法。

希望讀者們從我的親身經歷中了解到,無論任何人修煉法輪大法,都會受益匪淺。還沒修煉大法的人,不妨今天就試試,早煉早受益。

車禍後的一天,我在房間里發正念,結束後,我發現房間里還有一個人,站在我卧室的窗旁,他身穿黃色袈裟,中國人面孔,非常年青清瘦。我不能確定他是誰,這時候他對我說:我是李洪志。當我聽到這個名字,本能地跪了下來。

他教了我很多事,主要是如何做一個好的修煉人,如何去幫助別人,放下名利。我感覺他說了兩個小時,其實只有四分鐘,從5:10AM到5:14AM。他說話時,我能聽到他,但他的嘴並沒動,他對我說英文。我當時還沒和JADE結婚,但他的口氣好像我已經和她結了婚甚至有了孩子,他還告訴了我一些和我家庭有關的將來的事。他讓我小心,工作時會有生命危險,說我到時候會知道該怎麼做。

我相信他的話,在他面前覺得很安全平和。他不要我跪,扶我站起來,我一下子好像被推回這個空間,向後差點兒飄起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JADE,因為師父的法身說我可以信任她。她告訴我:〝92年得法的一位老弟子告訴我,危難時雙手合十,喊師父的名字三次,師父會來救你。我剛得法時,在夢裡危難時只是想起師父的名字,還沒喊,已經管用。〞

3、一天,我在工作時的緊要關頭,覺得有必要穿上防彈衣,別人都說沒必要,他們不穿,我相信師父的話,並清晰地記得,毫不猶豫地穿上了。

開始我胸部被一顆子彈射中,衝力把我推出5米多遠,摔倒在地,凶手走過來對著我的胸膛又是一槍,凶手用的子彈足以穿透40層以上防彈衣,然後再進入身體爆炸。情況相當危急,我什麼都沒想,只是高聲喊起師父的名字。

凶手聽到我在高喊,奸笑起來,走到離我不到一米遠的地方,對準我的腦袋,再次舉起了槍。我眼睜睜地望著鋼硬的槍頭,第三次喊出了師父的名字!與此同時,我聽到了扣動扳機的聲音,〝喀嚓〞。

這時,我看到師父的法身!在天花板!正望著我微笑。師父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他的嘴還是沒動,用英文思維感測:〝我的兒子,我為你驕傲〞,而後,我看見他的每一個細胞化作一朵優曇婆羅花,射向四處,他就這樣隱去了。

凶手扣動扳機對著我的頭射的第三顆子彈,始終留在了他的槍里。隨後,我失去了知覺。

直升飛機送我到醫院緊急搶救,醫生們努力挽救我的生命。他們做了很多X光片和CT掃瞄,結果顯示,我心臟周圍的骨頭斷裂,動脈在出血,胸部凹陷,皮膚呈黑藍色。醫生說要通知家人,做最壞的打算。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同事抱著我的頭哭了,眼淚滴到我的臉上。我告訴他,不要擔心,我沒事。請他幫我用盤腿的方式坐起來,以便發正念。但是我當時太虛弱了,單手很難保持立掌,可是我還是盡我的能力去做。

醫生進房來,看到我還坐著,他簡直不敢相信。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神奇的,我不會有事。醫生們決定重新為我檢查,說我的情況好過他們期望的很多。檢測時,機器一再故障,醫生說他們的儀器似乎受到很大幹擾,無法調整。在這時,我發覺到胸口裡面有強烈的移動感,我相信是師父在為我修補,那能量相當強,蓋過醫療設備。

第二套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X光片和CT掃瞄均顯示沒有骨折,沒有內出血,胸部沒有任何凹陷,反而胸骨極硬,皮膚只有輕微變色,肌肉和骨骼全都正常。當醫生們看完照片,一個醫生望著另外一個醫生說:〝他是天使,所有的傷都不見了。只有天使,才有這樣的奇蹟。〞

我的上司正準備通知我家人,說我有可能殉職,他及時接到了醫院打去的第二通電話,說我沒有危險。我的防彈衣不足阻擋那種子彈,因此被拿去化驗。

報告顯示,中彈部位的面料被更改,專家也不知道其材料構成。為證明這點,我的上司拿我的防彈衣做測驗,用相同的槍和子彈,在相同的距離,一槍打過去,被實驗物體比我的肉體結實多了,大面積化成碎片,子彈穿透防彈衣的前胸和後背及實驗物體,射了出去。

而子彈打在防彈衣上當天我中彈部位,還是射不過去。他們將這件防彈衣交給製作商,要求訂做與中彈部位相同面料的防彈衣。廠方拒絕了我們的訂單,說找不到相同面料,他們自己也從來沒見過,面料極其堅硬,想切下來取塊樣品也切不下來。

我的上司不只一次問我,有沒有在防彈衣里放什麼東西。我說我沒有,並告訴他,我要感謝我的師父,是他救了我的命。

現在我的上司和一位同事已經成為堅定的大法弟子,因為他們也親身經歷了師父的救命之恩。那位在醫院照顧過我的同事,在我們的神奇經歷感召下,也已得法。自此,我發現我的胸膛變得非常堅硬,像鋼鐵鑄造的一樣,骨頭和肌肉都強而有力。

後來在一次打坐中,師父把我的主元神調去另外空間,那裡有高山流水,告訴我,當時師父用自己的手,擋在我的胸口上,子彈透過師父的手撞在防彈衣上,故而,防彈衣上留下了師父的能量,所以才有以上講述的:專家也驗不出防彈衣上的物質結構,想切塊樣品也切不下來。

師父還告訴我,那次為我消下去了絕大部份業力,剩下一點,留給我自己消。我曾一直想知道自己是誰,這次,師父告訴了我與他的關係,我的來源,我想那是我生命的最高形式了吧。師父讓我注意控制自己的思想念頭。

師父還讓我記住,我的命是師父延長來的,屬於大法。

在華盛頓法會上,師父在講法時看了我一眼,還用手撫摸在我胸口受槍傷的部位,提醒我,生命因法來,為法而存在。據我所知,豈止是大法弟子,世上所有人、事、物,都欠師父恩情!

4、一次木製的機件倒塌,響聲很大,我的右臂和一部份身體被壓在下面,右臂附近的木頭折斷。我的上司要送我上醫院,因為他認為我的手臂必然也斷了。他拍了照片,留作事故記錄。我告訴他我沒事,不需要任何治療,並繼續工作。《轉法輪》第125頁上寫著:〝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我信師父說的話!這就是我為什麼沒受傷的原因。我這個上司,很嘆服大法的超常。

5、一次,在實驗過程中,生產線危險物品泄漏,和我同一個工作間的同事,在我離開的2分鐘後,當場殉職。我曾在前一天向他洪法,他已經表示要學,我剛要教他動作,他被叫走,不想第二天命送黃泉。可見得法不易,洪法要趁早。

事發現場,除了我辦公桌方圓不到一米的範圍,其餘全部被炸毀,也就是說,即使我當時沒離開現場,也不會有任何危險,但是我彷佛被上了雙保險,在那一刻,師父還是讓我離開了。

從那天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只要我離開化驗室,別的同事無一例外,悉數離席。他們說,只要我在,他們敢坐在原子彈上。我向他們洪法,希望他們儘早修煉,不要留有那位殉職同事的遺憾。

我的經歷在我們系統傳開,我成了大難不死的名人,人人稱羨。而我的上司因為修煉大法而得到了師父加持非常強大的功能,自然在工作中發揮奇效,有力地證實了大法。

我非常感激師尊的救度,不僅挽救了我的命,還洗凈了我的靈魂和思想。我想讓所有讀到這篇文章的人知道,能得大法,多麼幸運。希望大家能理解和遵循師父的教誨,更加勇猛精進。

我從沒機會向師尊道謝,在此想對師尊說聲〝謝謝〞!我一定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並誓用師尊賜予的生命及師尊賜予的能力捍衛師尊的宇宙大法;永永遠遠,信師信法!

 

〝只有天使,才有這樣的奇蹟!〞(網路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