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廖祖笙:趙家的不許、不讓、不給…

趙家仿若天生就和人權有仇。比照《世界人權宣言》,你就不難發現,不可理喻的趙國,已累積了太多趙家的不許、不讓、不給······《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你自由嗎?在尊嚴和權利上,你與趙家人一律平等嗎?你遭遇的只有趙家的不許、不讓、不給······尊嚴總是被趙家給踩在腳下,權利只是被趙家寫在紙上,一如婊子樹立的牌坊。

趙家在瘋狂的掠奪中,對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肆無忌憚進行毀滅性的破壞,導致趙國三天兩頭被霧霾所籠罩,迫使國民不得不一天天呼吸世界公認的一級致癌物,還要蠻不講理地不讓平民子弟學校安裝空氣凈化器,不許市民出行時佩戴口罩,橫行霸道至此,就是天仙下凡,大抵也只能是掩妝無語。

趙家裸官的子女多留學、生活在“沒落腐朽的資本主義國家”,姑且還在“同呼吸、共命運”者,在霧霾滿天中則可獨享了特供的優待,廢都“趙家子弟的學校內,不僅有空氣凈化器,還有新風系統”,而於平民子弟學校,“禁絕中小學生呼吸清潔空氣”,趙家卻能搬出五花八門貌似堂皇的理由。成都淪落成了塵都,有些市民日前只是因為戴了口罩出門,即被視為“別有用心”,即被鷹犬給抓走。趙家之橫行不法,讓史上的任何一個朝代都得瞠目結舌。

不許、不讓、不給慣了的趙家,在方方面面獨立於世界之外,儼然是橫行在這個星球上的一種外來生物。趙家的不許市民出行時佩戴口罩,不讓平民子弟學校安裝空氣凈化器,雖然令人覺得好氣又好笑,但相對於同樣惡劣的種種,趙家於此層面的不許、不讓、不給,尚且只是小兒科。

趙家仿若天生就和人權有仇。比照《世界人權宣言》,你就不難發現,不可理喻的趙國,已累積了太多趙家的不許、不讓、不給······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你自由嗎?在尊嚴和權利上,你與趙家人一律平等嗎?你遭遇的只有趙家的不許、不讓、不給······尊嚴總是被趙家給踩在腳下,權利只是被趙家寫在紙上,一如婊子樹立的牌坊。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在趙國,就是在“最安全”的校園之內,你也不會有百分百的生命安全和人身安全可言,有可能像廖夢君一樣遭到虐殺,或是像某些女生一樣,被校長帶到校外去開房。

《世界人權宣言》說,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趙國的律師精英們,尚且一個個被加以酷刑,被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更別說是一般的人群。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在各國境內有權自由遷徙和居住,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趙家對趙國人則往往是:想出境的,趙家偏偏不讓你出境;想回國的,趙家偏偏不讓你回國。就是想回國奔喪,見親人的最後一面也不行。

《世界人權宣言》說,任何人的財產不得任意剝奪。你家的房產幾百年前就存在,那時趙家連個卵泡都不是,趙家而今非要說你家的建築用地是“國家的”,而所謂“國家的”,也即趙家的。你敢阻止掠奪?你是想要挨揍呢?還是想讓趙家也給你家弄出幾條人命來?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踐行了這類自由和權利的趙國人,要麼已經被殺害,要麼在遭受殘酷的迫害,要麼在坐牢,在流亡······趙國要的是豬民、順民和奴民,暴政的鐵蹄之下,思想只能被統制,良心只能被泯滅,紅色信仰以外的信仰只能被鎮壓和百般的限制。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與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唉,別說了,說了頑石都要流出淚來。你敢為民代言,趙家就能殺了你的兒子還不讓你吱聲。作家寫多寫少,寫什麼文體,“監管”表達的政法委和國保,都能一再對你指手畫腳。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郭泉想要享有結社的自由,至今還被關在趙家的黑牢里;學生和市民想要享有和平集會的自由,有些已被坦克車碾壓成了肉餅;維權的農民想要享有和平集會的自由,一次次被趙家打手給打得血肉橫飛;志同道合者想要享有和平聚餐的自由,一個個被喝茶,被刑拘······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治理本國的權利。趙國“建國”了幾十年,你我依舊不知真意義的選票究竟長啥模樣。趙家的歷任“主事”者,不是你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是太上皇們給隔代指定的。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平等機會參加本國公務的權利。獨立參選人若孫文廣教授,只是想參選區一級的人大代表而已,就被公害一再醜態百出地圍堵,甚而乾脆對其長時間囚禁。還好,今年的孫教授沒有又被打斷四根肋骨。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有權工作、自由選擇職業、享受公正和合適的工作條件並享受免於失業的保障。唉,別說了,說了頑石又要流出淚來。一手遮天的趙家,能整得一個個自由作家長期失業,能下流地把你的工作給搞掉,能“偉大、光榮和正確”得公然不讓老老少少吃飯。就是納粹德國,當時也不曾這般“偉大、光榮和正確”。

······

在世界各國奉若神明的《世界人權宣言》等國際公約,在趙國竟然成了廢紙,趙家人儼然來自於外星球,獨立於地球之外,完全不受國際通行規則的約束,完全不把人權當回事。外來生物趙家人,不但仿若天生和人權有仇,而且擺明了要無休無止和趙國人過不去。你要?趙家偏偏不許、不讓、不給······你再要?趙家再不許、不讓、不給······趙國人的一生,說白了也就是沉陷在惡性循環中的一生,被剝奪的一生,被欺壓和被凌辱的一生······普天之下,莫非趙土。趙國的一切在趙家皆可予可奪。

靠了殺人和騙人起家,就連人性、道德、廉恥、法律等等都已是不講了的趙家,就這般在趙國年復一年“當仁不讓”著,將外姓人一概給踩在腳下,分分秒秒都在重複著不許、不讓、不給······不讓人活,不讓人說話,不讓人吃飯,不讓人自由選舉,不許戴口罩出門,不給安裝空氣凈化器······趙家林林總總的不許、不讓、不給等等,有種家至戶曉的統稱,叫作“偉大、光榮和正確”。

寫於2016年12月15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05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06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沆瀣一氣、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博訊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銳評劉雲山被“不作惡”的谷歌刪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歡迎批評”的禁評時代推特賬號被凍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