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學者分析國人為何靠「拼爹」立足

日前,中共中科院發布的《社會心態藍皮書》(下稱《藍皮書》)指,大陸一線城市生活經濟壓力遠高於其它城市,最大的壓力是物價,小城市則以“拼爹”立足。獨立評論人彭定鼎和中國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認為,大城市生存最大壓力是住房,並分析了民眾為什麼靠“拼爹”立足。

《藍皮書》稱,一線北上廣深四大城市的經濟壓力遠遠高於其它城市,最大生活壓力源從高到低分別是物價、交通、收入、住房、教育、醫療、贍養老人、健康。其中,就業壓力感和二、三線城市同水平,但低於四線及以下城市。

四線及以下城市除了交通和住房壓力感低於一線、二線城市和整體平均水平,其它經濟壓力源也並非最低,部分指標接近全國整體平均水平,而在家庭與人際壓力感上更是高於整體平均水平和二線、三線城市。

前北京愛知行研究所顧問彭定鼎和中國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均表示,大城市生活壓力之所以大,主要是因為住房成本高。而住房成本之所以高,彭定鼎認為是因為中共在抄房價,“如果政府不人為地製造投機,製造房產地產的危機的話,生活是越來越容易的”。

據《藍皮書》披露,近年來,經歷了一波逃離北上廣潮後,一些人又選擇逃回北上廣。原因是逃離一線後,人們返回小城市,卻發現工作機會少,做什麼都需要靠關係,幹事要“拼爹”成為對此現象最為形象的描述,身在異鄉為異客,回到故鄉仍為異客。

二、三線城市為何要以“拼爹”的人際關係才能生存?彭定鼎認為多是因為幹部子弟壟斷縣城社會關係。

沒有能耐的、走不出去的幹部子弟,回到家鄉考公務員,接著就壟斷了縣城裡的權力,然後迅速黑社會化。他舉到最近剛發生的“黑龍江甘南縣毆打記者,那完全是小皇帝,土皇帝”。

劉開明則認為,是因為中國經濟開始下行,中小城市工作機會在下降,才導致不得不“拼爹”,只能通過人際關係生存的現象發生。

劉開明還說,小城市的“拼爹”是因為中國傳統上是人情社會。如果年輕人的父母在社會上有很好的關係,那麼這些關係會把有限的機會給他們的子弟,或者是他們朋友的子弟。

他說,這種現象不同於西方社會。因為西方基本上是講究個人能力,社會的流動是自由的,中國的社會流動並不是很自由。“因為過去60多年戶籍制度下的計劃經濟,特別在中小城市很多人幾乎沒有流動,就形成了一個盤根錯節的關係網路。在中小城市更明顯,因為資源有限,他們就佔據了這些資源。”

就目前國人無論生活在哪裡都有生活壓力,彭定鼎說出原因:因為在中國權大於法,是共產黨一黨獨裁導致的。中小城市幹部子弟壟斷權力,甚至連掠奪中小學生的營養餐的事情都能幹得出來。“國家補助給每個小學生4塊錢,他也會掠奪。”在大城市裡,則會用收稅來合法掠奪。

然而,中共還在拿它在經濟的“成績”來綁架它的合法性,這在法理上是不成立的。他表示:“事實上要命的是中國下一步的變革,甚至革命,是因為意志的覺醒。不是肚子鬧革命,而是頭腦鬧革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