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高天韻:冒死拍攝 美聯社記者勇氣的啟示

12月19日晚,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羅夫遭遇暗殺身亡,震驚世界。當時,正在現場的美聯社記者奧斯布里斯面對槍手,冒著生命危險,不停拍照。幾小時後,他所拍攝的圖片傳遍全球。他表示自己〝有責任記錄事件〞。

奧斯布里斯談到,他當時感到害怕,也知道槍手有可能轉向他。他的想法是:〝我現在在這裡,即使我被打而受傷、或被殺了,我仍是一名記者,我必須做我的工作。我可以逃走而不拍攝任何照片……但是之後當人們問我:‘你為什麼不拍照片?’時,我可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奧斯布里斯還說,他想到了多年來在衝突地區拍照時死亡的朋友和同事。

奧斯布里斯的勇敢舉動,是一道光亮,於災難中發散啟示。在戰火紛飛里,在黑暗恐怖中,許多新聞工作者犧牲在職場,留下用生命刻出的永恆片斷。

良史實錄,最著名的例子,發生在公元前548年的夏天。那是春秋戰國魯襄公25年,齊國的大臣崔杼設計殺死了調戲其妻的國君齊莊公。齊國太史官拒絕歪曲事實,毅然直書:〝崔杼弒其君。〞崔杼怒殺史官。太史弟執筆再寫:〝崔杼弒其君。〞弟又被殺。史官的二弟同樣秉筆實錄,崔杼只好作罷。兩千多年前,幾位史官的鮮血,鑄成經典的道德故事,流芳百世。歷史的記載,在真實和扭曲中穿行,檢驗世代人心。

2003年,攝影集《紅色新聞兵》由英國菲頓出版社以六種語言出版。這本畫冊收錄了中國攝影記者李振盛的幾百幅作品,記錄了從〝四清〞到〝文革〞的荒誕運動史,被評為〝出版五百年後仍有人看的書〞。十年動亂期間,李振盛在拍攝〝正面〞宣傳文革的照片的同時,也冒險拍下了許多〝負面〞的鏡頭。他共累積了近十萬張照片,以圖像見證文化和人性的浩劫。

美國之音報導,當年,李振盛目睹哈爾濱一個東林教的喇嘛台被拆毀,還看到極樂寺的和尚被批鬥。他說:〝我想宗教也是文化,這不是在促進文化大發展,而是在毀滅文化呢。所以,我從那時開始產生動搖了,從原來衷心擁護,後來就產生動搖,促使我去多記錄,尤其那些負面的東西,不見報的東西,我都把它記錄下來。〞〝文革後來發展到我的親屬家裡發生被迫自殺的現象,包括我太太的父親;後來又發展到我也被批鬥了。當革命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吃掉自己的兒女的時候,我還能擁護它嗎?我還能繼續歡呼嗎?所以,我記錄的軌跡就更加深了。〞

李振盛這樣小結:〝如果說我此生有什麼成就可言,那就是我為世人留下了數以萬計的歷史碎片。敢於正視自己歷史的民族,稱得上是偉大的民族。〞

文革結束已有四十年。令人遺憾的是,在那片土地上,攝影的自由仍是奢談。12月初,四川成都出現了嚴重的霧霾天氣,有網民發起〝一人一圖反霧霾活動〞。但是,大量關於霧霾的照片上傳後即被刪除,有發表陰霾照片的攝影師被派出所帶走,更有人直接被警告:不可拍天空霧蒙,只許拍晴空萬里。網民胡先生批評當局說:〝每個人都要行動的話,這個體制就會崩潰,中共就會被埋葬。所以關鍵的一點,他們已經達到神經末梢的緊張程度,攝影師你就是不能拍照,你哪怕呼吸死了,你都不能拍照把這個事情說出去。〞

虛假的藍天,令陰暗大行其道。中共的邪惡統治,扭曲了民族的歷史文化,亦製造了駭人的罪惡。紅色專制的樊籬,掩蓋了無數真相,禁錮自由的聲音。在荒唐恐怖中,呈現真實,往往意味著承受風險、付出代價。此時,面對危險,是向前一步,還是退後沉默?

我們置身光陰的流轉,我們成就歷史的拼圖。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個人,在各自的軌道上塑造歷史,解讀歷史。今日,你我都是史官。昔日竹簡,化作文字、聲音、影像、畫筆、歌詠、舞蹈,描摹美麗醜陋,敘述善惡搏擊。挑戰邪惡,匯聚光明,以勇氣和意志,履行時代的職責,無愧於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