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思想:美國總統拯救中國企業?

作者:

川普宣布要讓製造業回歸美國,他提出的最重大措施,是減稅。(網路圖片)

這100年來,多位美國總統對中國產生了巨大影響。一戰時候的威爾遜總統,為中國爭取戰勝國地位、瓜分一戰利益起到了很大作用;二戰時候的羅斯福總統,支持中國抗日戰爭,把中國送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國共內戰時期,杜魯門宣布中立,導致蘇聯支持的共產黨一方取得內戰勝利;更重大的影響發生在1972年,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使得中國從與世界的對立中走了出來。在這幾位總統中,尼克松最為著名。儘管後來美國有許多學者批評、反思尼克松對華政策,但是,對於億萬中國人來說,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確實為很多人打開了幸福的大門。

現在,又一位對中國影響巨大的總統或許出現了,他就是川普。與前述四位直接干涉中國事務的總統不同,川普對中國的影響,較大部分是在美國國內進行的,隔山打牛,影響了中國,那就是川普的減稅政策。川普宣布要讓製造業回歸美國,他採取的最重大措施,是減稅。

川普的減稅政策是這樣傳到給中國的:他宣布,美國企業所得稅將從35%減到15%。這一消息造成了歐洲的恐慌。隨後,英國宣布減稅。兩國的減稅必將帶動其他國家紛紛效仿,一場減稅浪潮將席捲全球。這將對中國造成何種影響?

最近的兩件事情,反映出中國人對川普的回應。先是學術界,天津財經大學李煒光發布調查結果:2015年中國企業總稅率達到67.8%,遠高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他提出,如此高的稅負,對於大部分利潤率不到10%的中國企業來說,堪稱「死亡稅率」。然後是企業界,玻璃大王曹德旺宣布將在美國投資10億美元建廠。在被問及為何要把工廠設到美國時,曹德旺說:「中國稅負在國際上最高」。

對於李煒光、曹德旺的「死亡稅率」、「中國稅負在國際上最高」,中共官方是否認的。國家稅務總局指責李煒光,認為他誤導民眾。李煒光聲稱遭受到巨大壓力,並表示以後少說話。官員訓誡學者,這是中國特色

中國的稅率究竟高不高?這是一個事實判斷的問題,完全可以通過學術爭論來進行,而不應該給人扣帽子。不過,即便學者跟國家稅務公開辯論,也未必能贏。因為,中國的許多財經數字是對公眾保密的,國家稅務總局完全可以說自己引用的數據才準確。

其實,中國稅率是否抬高,這個問題完全可以推理出來。首先我們需要知道:稅是什麼?稅率由什麼決定?稅,是一宗交易,發生在民眾與政府之間。納稅人同意納稅,以購買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納稅人內心根本不願意納稅,只是為了購買公共服務,不得不納稅。稅率的高低,由納稅人與政府在長期的博弈中尋找到一個動態平衡點。政府強勢,則稅收高;政府弱勢,則稅收低;黨民眾認為稅負不苛刻的時候,政府會抬高稅率,每個政府都有謀利的衝動;當民眾認為稅收痛苦指數難以承受的時候,政府為了討好選民,就會提出減稅。川普現在所處的,就是最後那個情況。

那麼,中國的稅收痛苦指數是否偏高,大家只要看看中國政府是強勢還是弱勢就知道了。舉個例子,政府說營改增降低了企業稅負,一些官方學者也為這種說法尋找註解;而民間獨立學者則指出,營改增使得企業稅負增加了。這兩種觀點哪一種更接近事實呢?大家只需要問一下:企業有沒有與政府博弈的資本?如果沒有,那麼,憑什麼給你減稅?須知天上不會掉餡餅。百姓想致富,政府也想致富。雙方的力量不均衡,稅負的決定權完全在政府手裡,營改增是否降低了稅收,大家心裡明白。

再回到本文的主題,美國總統拯救中國企業。本來,中國政府關起國門對企業收重稅,因為,中國的外匯是管制的,說不讓你把資金帶到國外,你就帶不走,就無法去國外投資。但現在完全不具備關注國門的可能。這些年來,中國的經濟體制已經走到了嚴重依賴國際市場的額軌道。現在,最喜歡「全球化」說法的,就是中國。所以,中國政府不可能關起國門。那麼,現在川普掀起的減稅浪潮來了。浪潮從美國興起,歐洲緊跟,隨後,日本、韓國、澳大利亞一緊跟,則中國除了減稅之外,沒有任何第二條出路。這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是中國利益集團不喜歡的那部分。

中國的減稅必將到來,無論權貴們是否願意做出如此讓步,他們阻擋不了。於是就明白了川普在中國為什麼有那麼多支持者。

責任編輯: 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