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周曉輝:共產黨「五大導師」之馬克思

(接上篇)真實的馬克思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有著怎樣的內心世界?馬克思主義,究竟給人類帶來了什麼?

《共產黨宣言》被馬克思稱為〝污穢之書〞

1848年2月,《共產黨宣言》發表。馬克思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創立了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在這部被共產黨人視為圭臬的宣言里,他直接點出:〝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

事實上,這個幽靈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只是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份子去實現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那時的馬克思就已經為自己定下了目標,即毀滅這個世界,以世界的震蕩、劇痛、動亂為基礎,建起他的王座。換言之,他根本沒有幻想要為人類、無產階級或社會主義服務。

出乎眾多的共產黨人意外的是,馬克思居然把《共產黨宣言》稱為〝糞——污穢之書〞。而這本污穢之書卻被列寧奉為經典,被毛澤東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被所有信奉共產黨的國家高高捧起。這是怎樣莫大的諷刺?

針對主流觀念發起〝戰爭〞

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宣言》中寫道:〝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馬克思還說:〝我們發起戰爭,針對宗教、國家、家鄉、愛國心的所有主流觀念。〞

歷史上有過許多革命,每個革命都有一個目標。例如,美國革命為國家獨立而戰,法國革命是為了民主。只有馬克思明確表示,他的目標是〝永遠的革命〞。為革命而實施恐怖主義和殺戮,除了癲狂突發的暴力之外,革命再無其它目標。這就是百年紅潮與普通人類罪行之間的區別。

對於在沙俄因犯下殺人罪被處決的恐怖份子,馬克思稱他們為〝不朽的烈士〞或〝驚人能幹的夥伴〞。恩格斯也寫到〝我們進行的美味的復仇〞。他經常使用這種措辭:〝(俄國)國內的進展多麼壯麗啊!謀殺變成了家常便飯。〞〝讓倫理道德問題靠邊站吧……革命者為達目的,無論採取何種手段都是對的,包括暴力和表面的順從。〞

支持英國發動鴉片戰爭

1840年,英國發動了針對中國的第一次鴉片戰爭,用炮艦迫使中國清王朝簽訂不平等條約。當時在英國內部,對此存在反對的聲音。而旅居英國的馬克思則讚美鴉片戰爭把中國投入大混亂狀態。

馬克思1853年7月22日在《紐約每日論壇報》發表的文章中寫道:〝無論他們認為是什麼社會、宗教、朝代、或國家形態的原因,導致了中國過往十年來的慢性反抗,以及現在聚為一體的強大變革,這個暴動的發生,無疑得益於英國的大炮將一種名叫鴉片的催眠藥品強加給中國。在英國的武力面前,滿清王朝的權威倒下成為碎片;天朝永恆的迷信破碎了;與文明世界隔絕的野蠻和密封被侵犯了;而開放則達成了,這才有了在加州和澳洲黃金吸引下急速開展的交流活動(指中國奴工被〝賣豬仔〞到外國採金礦)。與此同時,大英帝國的生命血液──銀幣,便開始被吸取到英屬東印度了。〞

簡言之,馬克思聲稱英國是在推進中國的文明,通過消滅中國的古老文化,打開中國的門戶來迎接國際經濟。他甚至讚許地說,英國的政策造成了中國這麼多失業人口,這樣中國難民才能被用來在全世界做奴隸工。

馬克思還為英國強迫中國吸毒一事辯護道:〝看來,歷史要先讓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癮,然後才能讓他們從世襲的愚蠢中醒來。〞看到馬克思這樣的言論,不知道那些至今還在崇拜其的人情何以堪?

波普爾對馬克思的批判

或許,即便如此,還有人會對馬克思的政治經濟理論十分留戀,那就不妨聽聽哲學家波普爾對馬克思的批判。

在二十世紀的學術界,波普爾是一個極為響亮的名字,他不僅在哲學上提出了〝從實驗中證偽的〞的評判標準,而且還提出了一系列社會批判法則,因此為自由與民主的〝開放社會〞奠定了理論根基。此外,他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被認為是最徹底的。

歷史主義者認為:歷史的發展是無情的,歷史進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則的,最後也會推進到確定的終點。如馬克思理論就宣稱物質生產規律決定歷史進程,要分別經歷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的過程。資本主義經濟規律蘊含著毀滅其自身的因素,因為它造就了無產階級。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並發展到共產主義,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它是一種徹底的歷史主義。

波普爾則認為,歷史主義不過是以權力主義和極權主義為根基的理論性假設,是自然科學中謬誤理論的產物。在他看來,馬克思主義是最精緻、影響最廣泛、最危險的歷史主義,而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敗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無法證偽,所以是偽科學的教條。

波普爾首先批判了馬克思的以經濟主義為基礎的歷史主義,因為在波普爾看來,馬克思的經濟學說從本質上來講是為他的政治學說服務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堅持,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社會經濟基礎決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層建築。波普爾承認經濟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認為過分強調經濟的作用,甚至誇大為決定社會發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徹底錯了。

其次,波普爾反對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論。他承認資本主義社會存在非正義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這只是資本主義的一個初期不可避免的現象。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原則和自由市場經濟本身不是社會弊端的根源,問題在於,對資本主義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經濟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權力都是危險的,經濟權力並不比其它權力更危險,而同樣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約的。

波普爾用經濟干預主義的事實來反駁馬克思對於上層建築是專制工具的說法,指出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資產階級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利手段,而且沒有民主的制度,那麼統治階級的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力便沒有制約的力量了。

對於馬克思所謂的〝資本主義內部矛盾必然滅亡,社會主義一定勝利〞的預言,波普爾認為是錯誤的。

首先,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並不必然導致社會主義,而只是預示了經濟干預主義的必然性,而經濟干預主義不一定採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階級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會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採用社會改良和民主的手段達到這一目的。

其次,無產階級革命並非不可避免。波普爾對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傾向極為反感,認為他們是在有意地挑撥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以使革命爆發。

最後,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並非是不可調和的。馬克思強調,資本主義的後果是周期性的經濟危機和無產階級的絕對貧困化,這些結果破壞社會生產力,激化社會矛盾,從而導致資本主義滅亡。事實上,這些問題都被現代資本主義徹底解決了。因為隨著民主制度的作用,國家社會的干預保障了剝削現象的限制,資本主義初期所表現出的殘酷剝削現象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結語

對照當今的資本主義國家和殘存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不難發現,五十多年前,波普爾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的正確性已經一一得到了驗證:隨著民主制度的完善,資本主義國家民眾的生活在物質和精神上都趨向豐盈。而那些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國度,幾乎都走向極權統治,製造出無盡的苦難。

〝實現人間天堂〞是一件美麗的外衣,但這套共產主義理論的百年實踐卻是在把人類帶向切實的地獄,而非幸福生活。

〝共產主義幽靈〞飄蕩了一百多年,給共產國家的人民、給全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痛苦。據不完全統計,近百年來,共產主義在全球至少戕害了上億生命,其中包括八千萬中國人。蘇共的大清洗、烏克蘭大饑荒、波蘭卡廷慘案、古拉格、驅逐知識份子,東德的柏林牆槍殺,柬埔寨的大屠殺,中共的〝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饑荒〞、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一樁樁,一件件,每一段歷史都充滿了血腥和暴力,而且這樣的罪惡在今天的中國仍然繼續著。

這是一個怎樣的理論,讓所有信奉其的國家都充滿了戾氣,讓那些國度里的百姓飽受折磨、慘遭迫害、整日生活在謊言和恐懼中?與之相對的是,在信奉自由、推崇民主的西方國家裡,類似的慘案少之又少。

紅禍橫行百年,值得人們反思。前蘇聯、東歐等國家的人民拋棄共產黨,就是對充斥著暴力思想的共產主義理論的否定。世界的發展趨勢也證明了共產主義的衰落。

一個信奉撒旦邪教、自私冷漠、蔑視中國、鄙視人類的製造災難之徒,還在大陸被中共供奉為〝導師〞繼續吹捧和崇拜,這不僅是對中共黨員的羞辱,也是對中國人的羞辱。#

──轉自《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