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從鄧文迪到羅玉鳳:並非所有「勵志偶像」都值得被崇拜

作者:

「我不反對鳳姐,但我反對鳳姐成為偶像。」

不知道你的朋友圈最近有沒有被鳳姐刷屏。

前兩天的那篇《羅玉鳳:求祝福,求鼓勵》里,鳳姐細數自己的「十年辛苦不尋常」,博得無數網友的轉發、評論、點贊和打賞,獲得了三百多萬的閱讀量和二十多萬的打賞,在2017年剛開年就達到了去年強勢霸屏的「羅爾事件」的效果。

今天凌晨,鳳姐又搞了一波大新聞。在她的最新推文《羅玉鳳:我做了兩個決定》當中,她表示要把所有打賞的錢捐給大涼山的孩子們,並且自己以後永遠不再在文章中開通打賞。

鳳姐在此刻展現出的博愛和仁慈,可與幾年前汶川地震、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後無情地拿死去的同胞作為調侃對象的鳳姐,完全判若兩人。

-

我睡得晚,第一時間看到了這篇文章,著實又一次被鳳姐的「魄力」所震驚。果不其然,一覺醒來之後,鳳姐又刷屏了。

早在鳳姐成為鳳凰新聞主筆的時候,就有人意識到她在「下一盤大旗」,大家猛然發現,一個曾經被所有網民調侃甚至戲弄的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一次次地利用輿論把自己推到了更高的位置。

從社會最底層,到飛往美國,再到成為鳳凰新聞的主筆,我也曾因鳳姐的這段「勵志之路」不止一次地表達過對她的敬佩。只是這次,當鳳姐終於成為「全民偶像」的時候,我反而開始反思自己此前對她的崇拜到底是對是錯。

這是一個失憶的時代。儘管聽起來有點悲涼,但事實上確是這樣。

譯者黑馬在對勞倫斯《無人愛我》的序言中,寫過這樣一句話:「在一個人云亦云、匆匆忙忙趕潮頭搭便車的時代,人們從一個夢中醒來又匆匆做起另一個夢,換一個夢後自稱比以前清醒了,便開始在新的夢裡蔑視起舊的夢,稱之為往事不堪回首。」

當年把鳳姐罵得狗血噴頭的和如今將她奉為偶像的人,是同一批。

-

當然,鳳姐絕對有她的過人之處。

不光是鳳姐,所有自由競爭環境下能夠脫穎而出的人,你甭管人家是鶴立雞群還是嘩眾取寵,必定都有其勝出的原因。

我兩年前覺得鳳姐「勵志」,是感嘆她利用輿論把自己培養成初代網紅並成功吸引到資本的聰明。在你還只會在BBS上約炮和灌水的年代,鳳姐就敏銳地發現互聯網的巨大能量並成功「借其上位」,這就是人家勝出於你的地方,不服不行。

現在我們回過頭去看,都知道鳳姐當年各種驚世駭俗的言論不過只是為了炒作自己,很多人因此而對她嗤之以鼻。我倒覺得,

人為了自身利益苦心孤詣,這事沒毛病。

很多人一提到明星炒作就滿臉厭惡,實際上沒必要這麼苦大仇深。只要不違反原則、不觸碰底線,明星們通過有意識地製造話題來維持自己的曝光度、塑造自己的輿論形象,無可厚非。這和你出門前總要化妝、喜歡置辦漂亮衣服、或者在朋友圈裡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在本質上沒什麼太大差別。

能夠合理利用輿論炒作自己的人是聰明的。

比如自媒體「傳奇人物」咪蒙,爆文無數,深諳煽動網友情緒的方法,儘管她的很多文章觀點之間都彼此矛盾,我也覺得並非是什麼罪不可恕的大事。因為咪蒙從來沒有打算塑造一個豐滿、價值觀統一的自我,看咪蒙你只能針對她的具體某一篇文章,這篇文章讓你爽到了,她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這沒什麼值得批判的,咪蒙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她總能用不同的方式讓你爽到,如果你怪她的文章價值觀不斷流動,那可能只是因為網民的價值觀也是不斷流動的。

-

但是,話說回來,

一切炒作和造勢都應該把持最基本的底線。

很多人可能已然忘記,鳳姐在溫州動車事故後發過的微博:

她面對汶川地震時的評論:

她到美國後不斷地詆毀中國,用輕蔑的態度玩笑逝去的同胞,心裡打的算盤其實是再一次利用輿論,幫助自己拿到綠卡。這樣的炒作無疑突破了做人的底線。

我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愛國婊」,所以我曾試著站在鳳姐的立場去理解她的做法:如果我也從小身處社會的最底層,生長在這個國家最貧瘠的角落裡,從長相到學歷沒有一點被世俗肯定之處,我會不會也在歷盡千辛離開之後,忍不住回過頭來講幾句這個國度的壞話?

後來我意識到,如果我能用這個理由為鳳姐開脫,那麼,我也可以順著這個思路為十四年抗戰間的所有賣國賊開脫。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和「言不由衷」。

有一個小細節,鳳姐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發文時,所有的題目里一定要出現自己的名字,這樣做的好處就是,當朋友圈裡有人轉發了她的文章,你哪怕不點開也知道這是鳳姐的一篇文章,並且基本能get到她的主要觀點。

鳳姐從來不懼把輿論的炮火往自己身上引。

-

也有人說,每個人都會犯錯,不能不給人改正的機會。我特別同意。

我甚至覺得,以前那個冷漠而刻薄的鳳姐其實偽裝得更多,而現在這個真誠善良的她反而更貼近真實的情況。有人說鳳姐把打賞得來的二十多萬全部捐出,是一套為自己洗白的組合拳,這樣的揣測未免也惡意太深。

鳳姐應該是個本質不壞,但曾經為了炒作了走入過誤區甚至極端的姑娘。至於她曾經的言論是否應該被原諒,每個人在心中會有自己的評判,誰也別道德綁架誰。

只是,我們不能選擇性失憶。在認知相對完整的前提下,頂還是踩,是每個人的自由。

我尊重鳳姐,甚至對她有點「刮目相看」,但我覺得不必要所有人都拜她為「勵志偶像」。就像前一陣子的鄧文迪,她的「傳奇」一生同樣引來非議無數,並且現在也成了世俗標準下的「人生贏家」。無論鳳姐還是鄧文迪,這樣的「成功案例」幾乎沒有任何被複制的可能,羨慕也好稱奇也罷,能藉此給自己打打氣也未嘗是一件壞事。

可是,大張旗鼓地拜她們為偶像,給社會、給世界觀尚未健全的孩子們,傳遞一種怎樣的價值觀呢?

難道我們要告訴孩子,為了炒作博眼球,而詆毀自己、醜化國家也是沒有問題的?女生靠接近男人「上位」而獲得的成功同樣能在社會上贏得尊敬?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微讀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