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全部是犧牲品

香港特區愛國七警,慘遭梁班子律政司以重罪起訴,警方配合提供證據,最終白人英籍法官杜大衛依據律政司的主要控罪,將七警通判兩年監禁。

消息傳來,激發兩萬香港警察集合示威,憤怒叫喊“X你老母”。

但是這句話很有趣,因為這四個字的“你”到底是誰,是法官杜大衛遠在英國的母親,還是啟動控告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的令壽堂?還是警方最高負責人盧偉聰的媽咪?還是將七警啟動檢控擺上枱的梁振英的扎小腳的那位老人家?此一“X你老母”,由於涉指對象(Referred Object)隱晦不明,創造了巨大的學術探索空間,所以是神來之筆。

因為警方集會的“X你老母”,有儒家思想中的倫理文化。中國人認為“身體髮膚受諸父母”,“養不教,父之過”,加上商鞅法家創建的連坐法:一名罪犯(不管是警方眼中的杜大衛還是袁國強),其父母生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中國文化傾向歧視女性,所以粵語的粗口不會說“X你老豆”,因此有關人士的母親就成為比七警更無辜犧牲品。

兩萬警員為何憤怒?因為在中國文化結構中,警察屬於衙差,是中國法家文化極為重要的執法工具。中國小孩自小聽包青天故事,也會記得張龍趙虎王朝馬漢。衙差地位尊崇,權威無限,杜甫詩“石壕吏”開場一場戲,就有荷李活驚栗片開頭的懸疑震撼效果:“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今日在大陸看見公安城管,就會深知此一勇武基因之深遠。

但袁國強和杜大衛蔑視中國法家文化,將七名“黑警”開刀,觸怒了炎黃子孫警察。

中國人的“法治”之所以難與西方文明接軌,因為中國文化矛盾重重。譬如一面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同時孔子儒家也論定:“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根本就是自打嘴巴。香港的西洋司法隊伍及英國人培養出來的高等華人,終於忍無可忍,同時將愛國七警和“中央實質任命”的前特首曾蔭權通判以重刑,沒得緩刑,也是“外國勢力”積聚了二十年向中國文化的一次強力反擊。

中國人當初希望“與世界接軌”,到GDP強勁增長後,又要向世界輸出“北京模式”。西方和中國由一八四一年貿易戰爭開始的文化衝突,至今不斷,而所謂“黑警”和“貪曾”共八人雖然血統上都是炎黃子孫,但與戊戌維新六君子一樣,百年前後輝映,都成為百年西中文化戰爭被擺上桌面的無數政治犧牲品最新的一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