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另一位「奧運女孩」楊沛宜:依舊愛唱歌 已成學霸

今年藝考最具爭議的明星考生,無疑是。這個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一唱成名”的女孩,在即將年滿18歲的這一年,又一次被輿論推到了口浪尖上。但大家都知道,2008年的奧運女孩除了林妙可,還有一個人。

楊沛宜為北京奧運會貢獻了自己最美好的聲音,卻在奧運會開幕式結束後才被曝光,之後楊沛宜便鮮少出現在公眾面前。楊沛宜是誰,她經歷了怎樣的故事,這9年在她身上又究竟發生了什麼……網友猜測無數,關於她的一切似乎都是謎團。

這篇文章力求為您撥開雲霧,還原一個真實的楊沛宜,不敢說面面俱到,但希望由此能讓您更加了解這一位不一樣的“奧運女孩”。

低調生活的楊沛宜

2012年9月,楊沛宜與林妙可再度同台,同21位童星一起演唱了《北京祝福你》,這也是她無數不多的公開表演。

如今,很多網友都知道楊沛宜在北京人大附中上了初中,而進入人大附中的同學都會盤算著升入本校高中部以延續好勢頭。但2016年中考後,無論是百度貼吧還是其他知情者,都對楊沛宜的信息守口如瓶。

唯一一點關於她的信息,來自一位北京八中的學生。他透露楊沛宜就是其現任高中同學,說她在北京八中國際部,還在高一首個學期表演過幾次。

八中在北京屬重點中學,鄧稼先、賈春旺、周小川都是北京八中的校友,學校確實堪稱英才輩出,桃李芬芳。而楊沛宜所在的北京八中國際部,跟美國田納西州蒙哥馬利貝爾中學合辦中美高中課程合作項目。後者協助八中,為本項目學生提供國外大學的升學指導與諮詢。

最近網路上關於楊沛宜的消息,是她參加了USAD——美國學術十項全能賽。楊沛宜的爸爸楊慧松還發微博報喜:“USAD2016-2017,此刻莫如這一曲---《奇異的恩典》。”而網上曝光的一張楊沛宜的照片,也確實是她和同學參加USAD的照片。

美國學術十項全能賽,是美國最權威的高中學術競賽,涉及美國所有公立私立的優秀高中,美國的很多大學對於進入總決賽及獲獎牌者都有高度認可,每年的冠軍隊伍接受美國總統接見。2015年此賽進入中國。

筆者愣是翻遍整本USAD名單找到了楊沛宜,還輾轉問了相關人士:雖然北京八中團隊沒進決賽,但楊取得了很高成績,而在北京八中的網站上貼出的USAD現場照中,也發現了楊沛宜的身影。

網路上還有其他一些屬於楊沛宜的印記。據說,楊慧松建議女兒16歲才開微博,但實際上小姑娘在12歲時就有微博了。最近她的微博被曝光,一個喜歡耽美同人,酷愛搞怪玩笑,欣賞韓國明星,擅長繪畫藝術的形象出現在眾人面前。

在某次參觀展覽時,楊沛宜給展品照片配了文字,很好玩,充滿了“00後的幽默感”。

她依舊是愛唱歌的,甚至可能更加純粹了。在學習之餘,楊沛宜會用手機軟體錄些想唱的歌。比如翻唱泰勒斯威夫特的《Tim Mcgraw》。

如此簡單,如此快樂。看樣子,楊沛宜正如大家所願,遠離娛樂圈,活成了一個開朗美好,擁有光明未來的少女,前進在屬於她的學霸之路上。

把那些關於她的故事和爭議,留在了2008年。

奧運女孩楊沛宜

幾乎所有人關於楊沛宜的記憶都來自於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當時林妙可“唱”的《歌唱祖國》傳遍全世界,楊沛宜則在現場某角落目睹了整個過程。

沒有人知道唱歌的聲音屬於楊沛宜,就連她當時在附小的老師王麗萍都不知道。王麗萍後來在採訪中說,當時陪她去的是她的班主任,這些都是後來才知道的。開幕式當天是用播放錄音現場對口型的方式演出的。聽到楊的聲音,老師們都很激動,也很遺憾。

而據王麗萍說,楊沛宜被換下去的原因,是她的牙齒確實不好。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楊沛宜太文靜了。王老師說:林很有表現力,也拍過很多廣告,導演覺得她在台上會比楊沛宜出色。

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總導演,在2008年8月9日的發布會上提到林妙可的時候,說“那個小女孩”很讓他感動,他並沒有直接點名,所有人都默認“那個小女孩”是林妙可。如果不是奧運會音樂總監陳其鋼在後來接受北京人民廣播電台採訪時,把楊沛宜的名字說出來,可能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還有個女孩叫楊沛宜。

根據陳其鋼的說法,當時大概選了三四個孩子,有林妙可、楊沛宜,當然還有其他幾個。陳其鋼當時說,錄了音以後覺得林的聲音並不是十分合適,最後從聲音上,還是決定用楊沛宜的。他還強調,這是最後一分鐘的不得已的選擇。

“林是A角,楊是B角。這問題根本不出在真唱假唱,而出在用什麼樣一種形式在這個場合能夠呈現給中國、呈現給世界,我們中國最完美的形象。”

只是在奧運會開幕式的節目單上,楊沛宜被列為A角。這比陳其鋼所說的B角,紙面待遇更好。

後來楊沛宜被曝出,張藝謀也在另一個場合里繼續辯護,“就請NBC(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和BOB(北京奧林匹克轉播有限公司)這些大轉播公司的負責人來看,他們都表示更喜歡林。當時我們問過,聲音不是她的,你們會不會覺得是假唱?他們都表示沒問題,說這只是一個情境的表現。”

陳其鋼

如此的這些爭議,把當時還只有7歲的楊沛宜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好在楊沛宜的家裡並不希望她看到那些新聞,根據王麗萍老師的說法,家人把楊沛宜送到了鄉下親戚家。而後來這場關於楊沛宜的爭議,很多信息都刪除了。

當時只有7歲的楊沛宜,對於這些爭議是渾然不知的,她最常問的問題只是,什麼時候能再和那些小朋友一起玩。

愛唱歌的楊沛宜

如果不是奧運會開幕式的那次經歷,楊沛宜可能就是個普通的女生,一個喜歡唱歌的女孩子。

2001年2月21日,雙魚座屬蛇的楊沛宜在北京出生。她的爸爸叫楊慧松,是智能算法部主任&首席算法研究員,模式識別與機器學習算法專家;媽媽叫孫娣,工作也遠離文藝。

但這個家庭卻有著濃厚的文藝氣氛。楊沛宜家人都會唱京劇,她從兩歲半開始就學唱一些歌曲和京劇,偶爾也拉拉小提琴。2008年,楊沛宜獲海淀區中小學生藝術節繪畫比賽三等獎和海淀區中小學生戲曲比賽三等獎。

在楊慧松夫婦看來,唱歌之於楊沛宜純粹就是一個興趣。

楊沛宜從小就被誇獎聲音很好聽,從幼兒園開始就參加園裡的演出。據《中國新聞周刊》,一個偶然機會,楊慧松從學校得知海淀區正在舉行中小學生聲樂比賽,他決定帶女兒嘗試下。楊沛宜沒有選擇爸爸為她用大數據算出的,表演成功率更高的《北京的金山上》,而是自己選擇了另一首藏族民歌——《媽媽的格桑拉》。

最終,楊沛宜獲得海淀區一年級組一等獎。

2008年5月,她和另外幾個小夥伴一起被帶到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音像出版社,錄製了一盤幼兒英文歌曲;還參加過一場大型紀念表演活動的排練,卻在演出當天得知活動取消。而這些,就是奧運前的一年級小學生楊沛宜,所有的演藝經歷。

奧運後的楊沛宜

楊沛宜的生活,被撕裂為參加奧運會表演前後。

開幕式過了一段時間,楊沛宜在家接受CCTV《一起看奧運》欄目採訪。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上電視,只是視頻播出立刻被全國封殺。

楊慧松和楊沛宜在鏡頭前表現得十分得體,但這背後的痛苦只有楊家人自己才知道。後來楊慧松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才說,當天媒體都把焦點給林妙可的時候,楊沛宜看著看著就哭了。她也沒說不高興,只是會突然在看媒體採訪其他表演者的時候,蹦出一句“這裡本應該也有我的。”

另一個接受採訪的王麗萍老師則說,雖然父母把楊沛宜送到遠離網路的地方,她還是看到了林妙可和表演飛天的兩個小朋友接受採訪。她以為大家一定會提到她,但是並沒有……每個節目都沒有……楊沛宜很失望地去睡覺了。第二天早上,王老師發現在她的胳膊上留下了一排牙印。

當時的楊沛宜心裡在想什麼,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但生活還在繼續,7歲的楊沛宜必須學會與這段過去共存。2008年9月1日,北大附小開學典禮上,二年級的楊沛宜在全校3000多名師生面前大方露面,以本尊演繹《歌唱祖國》。

同年12月17日,《新周刊》把“2008年最美聲音”頭銜頒給楊沛宜。評語:“她是宏大景觀中最細膩純真的一抹淡彩,是民族情緒中最柔軟溫婉的一處寄託。她沒有出鏡,卻比任何出鏡的人更加奪目耀眼,開幕式上那一首《歌唱祖國》撥動了每一個中國人的心弦。”

嚴格起來說,奧運之後的楊沛宜與娛樂圈只有兩次交集。第一次是2009年,她簽約金牌大風唱片,錄製了個人EP;一次是2010年,她在上映的電影《喜羊羊與灰太狼之虎虎生威》中演唱了《左手右手》。

如果再把她參加的奧運會、殘奧會閉幕式兩周年紀念活動、MusicFirst慈善音樂會、港同胞慶祝中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文藝晚會等算上的話,楊沛宜出現在公眾面前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出來。

好在奧運開幕式這場經歷對她並非只有痛苦。

奧運會開幕式節目單里,“童聲合唱編配”是“楊鴻年”。從1980年代中期,楊鴻年創建並指揮的中國交響樂團少年及女子合唱團,足跡遍及全世界,被譽為世界三大童聲合唱團之一。也許正是奧運的機緣,楊沛宜後來開始在這個團定期培訓和演出了。楊慧松在後來博客里寫道:“楊鴻年老師的諄諄指導,不僅音樂,還有做人。”

唱歌這個愛好還是被保留了下來。2013年9月1日,楊沛宜就讀人大附中初中部綜合實驗班。在2014年底的人大附中歌舞嘉年華里,初二的楊沛宜至少唱了3首:王菲《人間》、王菲《傳奇》和席琳迪翁《A new day has come》——這次活動她進入了全校前十強。楊沛宜演唱《人間》時,正在生病,發揮得略顯滯澀,卻實力依舊。

這是當時比賽的部分參賽者,大家排成一個三角形照了張照片,後來這張照片被製成了活動光碟的封面。

楊沛宜與林妙可

9年時光,楊沛宜與林妙可,不但是奧運會開幕式的AB角,更變成了硬幣的兩面。她們曾經共同為站在奧運會的舞台上努力過,下台之後又各自走向了人生不同的方向。

楊沛宜和林妙可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們可以從楊沛宜為數不多的幾次表態中看出些端倪。8歲時,楊沛宜出了唯一的唱片,在發布會上她說:

“林妙可被安排上場,我沒什麼不高興。我認識林妙可,和她是好朋友,不過沒怎麼見她。她忙就忙唄,我還不希望她那個樣子。我希望學習的時候的就學習,希望休息的時候就休息。”

還有爆料說,楊沛宜10歲時,上補習班的同學問她和林妙可的關係,她說:“只是認識,不熟,也覺得林妙可很漂亮。”

也許,奧運之後的林妙可和楊沛宜再無交集。但不得不承認,兩個人存在的意義卻遠遠大過一場開幕式的表演。

2016年的G20峰會上,跟廖昌永合唱《我和我的祖國》的杭州小姑娘,因為牙齒不整齊,被人稱為“小兔牙”徐子琪——巧合的是,她也是張藝謀選出來的,卻沒因為外形而退居幕後。

還好,她沒有成為第二個楊沛宜。但願,再不會有第二個楊沛宜。

如今的楊沛宜,有平靜的生活,美好的未來,有無限可能的路。在無數人眼中,楊沛宜的生活屬於絕對地逆襲。但也許這本來就是她註定要走的路,她有自己堅定的信念,有家人精細的照顧,有粉絲正義的支持。不論最後是否以歌唱為業,或者在其它領域干出一番大事業,又或者做一個默默無聞的平凡人,我們都祝福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騰訊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