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員工親歷:矽谷IT公司是怎麼裁員的

新年剛過,公司里就颳起了裁員風,先是謠言滿天飛,吹吹小風熱熱身,然後就正式宣布——有幾個項目外移到印度,跟這幾個項目相關的員工遣散費拿好,請自謀出路好自為之。

影響面不小,全美各地加起來有百十號人吧。新總統剛上台,正扯著嗓門在喊,“ American first”“Bring jobsback to America”,三把火剛燒出了幾個火星子,這不是頂風作案嗎?

知道我們公司的CEO是一個堅定的反川派,但應該不至於拿自己的員工開刀來顯示對川總統的不滿吧,這時候,那幾個沒有投川普票的員工心裡開始有點犯嘀咕了。

當然,外移幾個項目不是一天兩天能做成的事情,要有長時間的策劃和預謀,跟新總統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一旦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心中的不滿和怨氣不免會讓思維劍走偏鋒。

雖然這次裁員並沒有波及到我,但平時相處的很好的同事眼看著一個個就要走了,心裡還是很有些戚戚然。

我現在工作的公司是一家老牌兒的科技公司,有很多工程師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在這兒,把公司當作初戀來愛,青春年華都貢獻給了它,人到中年卻面臨著被裁員。

這就好像一心一意的要持子之手與之偕老,卻在人老色衰的時候慘遭拋棄,心碎了一地不說,正處在房貸沒還完、孩子的學費沒著落的年紀,心中的壓力和痛苦是可以想像的。

這部分人,由於長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舒服度日,身心怠懈,不免知識結構單一,技術老化,要再重回市場與年輕人競爭找工作,還是要有不小的勇氣和決心。

而另一部分人,本來就是人才市場里的常客,換工作如換衣,貨比三家淘來的流行款,只有需求沒有真愛。

對這部分人來說,被裁員簡直就是公司付錢為他們換工作,你情我願,求之不得。

在我不短的職業生涯中,被裁員過一次。

那家公司曾經如日中天、獨霸一方,它的產品當年受追捧的程度不比現在的iPhone弱。

我在公司的R&D研究部門工作,剛進去的時候,公司正處鼎盛時期,財大氣粗,花錢如流水,浪費極了。

記得第一次出差,事先公司的秘書告訴我,會有一輛車到我家來接我去機場,早上出門的時候,看見外面停了一輛豪華limo,心裡還是著實的吃了一驚。

科技公司說垮就垮,公司做大了不免會故步自封,對新技術不敏感,轉型太慢,沒能即時趕上飛馳的互聯網列車,“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裁員一輪接著又一輪,到最後,40幾個人的實驗室被裁被分的只剩下7個人,包括一個GM,一個Director,除了我,清一色的人高馬大的白人,個個都是常青藤畢業的技術大拿。

一年之後,公司賣樓賣地,我們每個人拿了六個月至一年工資不等的遣散費,馬上又都找到了新的工作。

其實被裁員不是一件壞事情,剛開始的時候是有點鬱悶,有點委屈,有點不甘。這年頭,誰還會跟公司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只是被拋棄的滋味不好受,咱工程師哪個不是身懷絕技心比天高,就這麼一份雞肋般的工作,我不甩你就不錯了,還輪得到你來甩我?

等找到了新工作回頭一看:

新公司更好了,工作更有意思了,職位更高了,工資又漲了,離家又近了,股票拿得多多的,還有大筆的sign-onbonus(簽約獎金、入職獎金),才豁然有了謝當年不留之恩的感慨。

現在矽谷雖然工作遍地都是,但面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過五關斬六將。

最寬鬆的公司也至少需要二次phone interview(電話面試)和一次on-site(現場)面試。

面試的問題,除了犄角旮旯、偏僻、刁鑽的技術問題之外,還會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問題。

我就曾經被問過這樣一個問題:

“如果每一個早上上班的員工都往這間屋子裡扔一個乒乓球,到中午的時候,屋子裡的乒乓球會有多高?”

呵呵,這可不是一個單單的數學問題。

所以,面試之前要先磨刀,把久置不用的十八般武藝都重新拾起來,再找幾個不那麼鍾情的公司練練手,到最後基本上是指哪兒打哪兒,好工作手到擒來。

在矽谷的工程師沒有被裁員過的還真是不多,技術更新的日新月異,你唱罷來我登場,各領風騷三五年。

公司為了跟上或者超越技術發展的速度,必須是各種項目輪番上陣,一旦項目被砍掉,項目組裡的員工就得走人。

被裁員的並不是因為能力不強,這一點大家都知道,所以被裁員在矽谷完全不是丟臉的事情,在面試的時候也不會被歧視,反而是新的機會、新的動力。

沒被裁過的工程師不是好工程師,雖然是一句玩笑話,但是,曾經有好幾個人跟我說過,被裁員是他們一生中發生過的最好的事情,這就是矽谷文化。

網友評論

茵茵夢湖2017-02-1309:37:45

我在美國的好幾位親友也說要來這邊養老三到五年,讓我找地方,搞得我有點緊張,呵呵。我看有的人曬美國物價,好像什麼都比我們這裡便宜一半,可工資估計要比這邊高。因為經濟危機時有人從美國跑德國去了,後來又都回去了。還有的也是你們矽谷工程師,因股票大賺一筆不工作玩寫作了。

ziqiao1232017-02-1308:34:35

我有個同學在法國,夫妻倆都Frenchtelecom在工作,從來沒換過工作。我看他們生活的比我們瀟洒,在巴黎買了自己的獨棟房子,整天在外面旅遊。我以前有好幾個法國人同事,他們說歐洲工資比較低,但退休以後福利很好,所以他們都準備在美國掙夠錢了以後回歐洲去退休。他們整天抱怨美國沒文化,生活枯燥,可見錢的吸引力還是滿大的。

ziqiao1232017-02-1308:29:56

其實呢這也是在矽谷的一種特殊文化,在美國其他地方可能都沒有。說到底了還是因為工作機會多,找工作容易,所以大家底氣比較足。如果工作很難找的話,想想那些要養家糊口的人,一下子失去了經濟來源,心裡可能壓力會很大,也就瀟洒不起來了。當然在面臨同樣的情況下,每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一樣。在矽谷,被裁員還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

茵茵夢湖2017-02-1302:07:16

也要看人的心理承受力,我有個朋友,當年被裁員,她自尊心很強,就不再和大家聯繫了,一個人面對一切,可能也是因為眾人分散各州各地都幫不上什麼實際的忙;直到她又找到新工作、位置更高、收入更多,才和我恢復聯繫。其實在國外換工作真沒那麼嚴重,她以前的公司因為裁了兩大要員,到現在也沒賣出去。而後來那家公司是她主動跳槽,又換了一家歐洲公司,總之是步步高。

ziqiao1232017-02-1220:56:59

吹泡泡的年代真是一個瘋狂的年代,很多事情都讓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一種特殊的經歷。那個時候在矽谷,人人都覺得自己是百萬富翁,手上攥著好幾個公司的原始股,每天看著虛擬的財富不斷增長,興奮加狂躁,現在都覺得無法想像。

hagerty2017-02-1219:30:10

當年IT泡泡正吹的時候全美國都打雞血,不在矽谷的互聯網公司,我一個剛剛畢業的學生去面試也享受了豪華limo機場接送的待遇。雖然沒去成,但是有關的新聞還是停留意的。後來泡泡破了,據聞公司為了節省開銷,樓道的燈都是隔一個開一個,再後來公司就被賤賣了。現在已經沒什麼消息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新芽NewSee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