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愛情多半不成功 不互相厭倦已是幸事

錢鍾書,江蘇無錫人,原名仰先,字哲良,後改名鍾書,字默存,號槐聚,曾用筆名中書君。曉暢多種外文,包括英、法、德語,亦懂拉丁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等。

錢鍾書享有‌‌“文化崑崙‌‌”的美譽。他以數學15分,而中英文全優的成績被清華大學外文系破格錄取。當時任文學院院長兼哲學系系主任的馮友蘭曾說,錢鍾書‌‌“不但英文好,中文也好,就連哲學也有特殊的見地,真是天才。‌‌”在清華大學讀書時,自恃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從不做筆記。不過,他的狂妄也和他的才氣一樣出名,錢鍾書的狂狷是一種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有德識學養、才情膽略,更有精神風骨。

在小說《圍城》中,錢鍾書成功塑造了一批特點鮮明的知識分子,生動地再現當時知識分子的普遍狀態與心態,書評家夏志清先生認為是‌‌“中國近代文學中最有趣、最用心經營的小說,可能是最偉大的一部‌‌”

他不拒絕任何一種理論學說,也不盲從任何一個權威,畢生致力於確定中國文學藝術在世界文學藝術宮殿中的適當位置,從而促使中國文學藝術走向世界。同時,錢鍾書還是個幽默大師,他健談善辯,口若懸河,雋思妙語,常常令人捧腹。

輯錄

天下只有兩種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種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種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後吃。照例第一種人應該樂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種人應該悲觀,因為他每吃一顆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壞的。不過事實卻適得其反,緣故是第二種人還有希望,第一種人只有回憶。

流言這東西,比流感蔓延的速度更快,比流星所蘊含的能量更巨大,比流氓更具有惡意,比流產更能讓人心力憔悴。

愛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要麼苦於終成眷屬的厭倦,要麼苦於未能終成眷屬的悲哀。

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動物。虛虛實實,以退為進,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來全有。……女人不必學政治,而現在的政治家要成功,都得學女人。政治舞台上的戲劇全是反串。

從前愚民政策是不許人民受教育,現代愚民政策是只許人民受某一種教育。不受教育的人,因為不識字,上人的當,受教育的人,因為識了字,上印刷品的當,像你們的報紙宣傳品、訓練幹部講義之類。

豬是否能快樂得象人,我們不知道;但是人容易滿足得象豬,我們是常看見的。

我們對採摘不到的葡萄,不但想像它酸,也很可能想像它是分外地甜。

如果你吃到一個雞蛋,覺得好吃,你又何必去認識下蛋的母雞呢?

忠厚老實人的惡毒,像飯里的砂礫或者出魚片里示凈的刺,會給人一種不期待的傷痛。

有許多都市女孩子已經是裝模作樣的早熟女人,算不得孩子;有許多女孩子只是渾沌痴頑的無性別孩子,還說不上女人。

長期相識並不會日積月累地成為戀愛,好比冬季每天的氣候吧,你沒法把今天的溫度加在昨天的上面,好等明天積成個和暖的春日。

一個人,到了20歲還不狂,為無志;到了30歲還狂,為無識。

結婚無需太偉大的愛情,彼此不討厭已經夠結婚資本了。

旅行是最勞頓,最麻煩,叫人本相必現的時候。經過長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討厭的人,才可以結交作朋友。

上帝會懊悔沒在人身上添一條能搖的狗尾巴,因此減低了不知多少表情的效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鍾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