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向生而死—致困境中的中小企業主

我和你們是同行.

二十年前是,現在還是.

所有一些肺腑之言勸你們,或許是離經叛道的,但卻是讓你活下去的.

我最近很少關心國內新聞,實際上我連國際新聞也不太關心了,除了宏觀經濟類.我住在普吉島,只關心普吉島本土的新聞,比如海邊發現致命水母的跡象,泰國政府要大力投資普吉島基建了.

這與我有關.

所以,我慣性寫微薄時,跳出來的新聞微薄,寫一個中小企業家借高利貸被辱,然後兒子刺殺了討債的惡霸,被判無期徒刑.長嘆了一聲,無論如何這個家庭被毀了,即使在輿論的壓力下,兒子可能被改判有期徒刑,這家庭也毀了.

所以,這一篇不是講社會正義,而是只講我們中小企業家的生存.

很多這裡的讀者都知道我曾有一段時間的黑暗期,我欠了很多債,死咬著牙還債,把房子賣了還了,還不夠,然後繼續轉行包工頭—-因為不需要資金,還了五年半.

當年的房子2000元一平米,現在是5萬吧,沒有問,不太清楚,不做生意,賺四百萬是有的.

你們問我有沒有後悔,我告訴你是有的.當年我在外資企業做的也不錯,如果不出來混中小企業,十幾年下來也是企業高管,買幾套房子,和老婆孩子閑暇來海外度假,看見中小企業主,居高臨下的嘲諷兩句,快哉.單房子就幾千萬價值了吧?你想,一個規規矩矩走職場的人還能幹什麼呢?

你們問我有沒有後悔?我當然後悔,當年企業做垮了,就應該一跑了之,把企業一關,債主一扔,過十幾年,在異鄉重起爐灶,也比負債經營好得多.比黑社會追到家裡討債,債主收買司法人員施加壓力好.

當然我扛過來了,伴隨著我身體的垮掉,妻子生病,身無分文,無債一身輕.

我們又花了些時間調理身體,妻子逐漸好轉,這些都不是在做生意時得到的.

我這兩年又作了個企業,又重新陷入辛苦當中,當然和當年不能比,也就是辛苦度日,最後消耗資金,沒有看到太多前景,還在猶豫是否前行.

但我告訴你們的是,我還好沒有借高利貸.最困難的時候,我問身邊借過錢,承諾對方高利率,但沒有問社會上借高利貸,否則我可能已經死了.

中小企業的困境,在於無法向正常的銀行貸款,我的企業是死於資金斷裂.但當你無法持續下去的時候,我建議你離場,把企業關掉,扔了.

很多企業主是心疼投入的資本,購買的設備,跟隨的員工,以至於持續在黑暗裡打滾,不惜代價.

我認真地告訴你,這是錯的.

什麼都比不得一家人活著.

當你向生而竭力借貸苦撐時,你就陷入了死亡的趨勢.

在中國什麼人可以活得很不錯?咱不說權貴,那太浮淺了,權貴還用說嗎.我告訴你是小市民活得最好,大城市的小市民,他們在戶籍制度下的城鄉兩元經濟體下活得最舒服,即將枯竭的養老金帳戶在為他們支出最多的開銷,拆遷送房或儲蓄買房,就可以變成富人、中產階級。

另一種是大型企業主,無論是國企還是私企。在過去的十幾年裡,你拚命的上項目,拚命擴張工廠貸款,然後把當地政府銀行捆進自己的企業,你放心,你想破產都不會讓你破產。然後你再玩玩資本運作,上市,你就活了。

如果你做不到,千萬別想企業擴張。你怎麼活呢?比如說你覺得自己的企業能力能做100萬規模,你就做50萬規模,把工人砍掉一半,把廠房縮小一半,設備賣掉一半,別為了面子買寶馬,買輛麵包車,方便拉貨。

如果你利令智昏,做不到,那就在陷入困境時,關門跑路吧,千萬別借高利貸,包括中等企業,別想借高利貸作銀行貸款過橋,把企業關了,有餘錢就過日子,沒余錢就帶全家人跑路。

為何我這麼說阿?因為依賴壓榨中小企業的充分競爭,以哺育資源企業、城市市民、高昂房價的歲月結束了,現在是要中小企業關門讓路的時候。你沒看到營改增帶來的大企業效應嗎?你算過自己成本嗎?你不覺得中小企業擾亂了價格,通脹上不去嗎?按照現代經濟學理論,通脹是有利於經濟增長的。房子不漲、大宗商品不漲,怎麼會有利於經濟增長呢?

我那天研究炭黑股票,追溯圍繞著這個產品的所有上下游,從物流開始—卡車—輪胎—橡膠炭黑—煤化工—煤炭,只有重卡生產廠家、橡膠上游、煤炭上游得益,其餘的中間層成本都急速擴張。

你想想你的企業在哪個位置?還能活得下去嗎?

所以,你要活的有尊嚴,不,是死的有尊嚴,還是把企業規模縮小,或者關掉,去找個國營單位打工去吧。

借高利貸,只會毀了你的家庭。

向生而死,這是我告訴你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