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中產《絕望信》刷屏朋友圈

在焦急中度過了幾天,3月24日一早,嘟嘟媽打開新聞,瞬間坐在地板上大哭起來,我接過手機看北京連夜出台政策‌‌「離婚1年內無首套房貸優惠‌‌」,那天正好是北京陰雨天,我跟媳婦兒都請了假,在我們家絕望日這天……我不想罵誰,但我會保留罵他的權利,作為一個小剛需,買個房子為何就這麼天理不容了!

近日,一位典型北京白領精英,剛賣掉北京一居室,湊夠500萬,將要上車學區房時,受到接二連三打擊:首付提高,沒法只能假離婚,但剛離婚第二天又遭遇‌‌“離婚一年內不準買房‌‌”政策……最後面臨,手握500萬,在北京卻面臨無房可買的尷尬局面,遂憤而決定移民美國。

其實,說實話,500萬在北京買房簡直是杯水車薪,我們也經常看到身價千萬依然買不起房的大有人在。現實的痛楚總是讓我們面對困難做各種糾結的選擇。

下面不妨看看這封《絕望信》細訴其心路歷程。

三周前,我400萬快速出手了五年前在朝陽區購得的一居室。打算置換海淀一套75平的學區房,大約900多萬。

當時跟嘟嘟媽想法是,賣掉原來的房子400萬,扣除未還貸款,還剩350萬,加上手裡近幾年的積蓄150萬,手握500萬,作為首付款在北京入手一套學區房,可選的餘地應該很多!賣掉的那套房子網簽時,特意跟買家溝通,預留半年給我們作為過渡期,所以看上的這套海淀學區房,不是很著急的在跟業主來回砍價。

在北京,類似這種‌‌“賣一買一‌‌”的改善需求太常見,以至於當我全家都沉浸在即使掏光全部家底但終於女兒嘟嘟有學可上,大人居住條件得到改善的憧憬上時。‌‌“北京3.17‌‌”政策突然出台,我們傻眼了!

由於之前賣掉的那一居室是貸款購買,‌‌“認貸‌‌”的政策即刻讓我們在購買新房時變成二套資格,這就意味著900萬的房子,我們要繳納80%即720萬的首付,嘟嘟媽在政策出台那天哭了整整一晚,我勸她先別急,總歸有辦法的。

緊急聯繫帶我們看房的中介,他給的答覆是按照政策我們確實是屬於二套房資格,政策出台確實沒辦法,但他給我們支了一個招——假離婚,由於之前那套房子是我婚前購買,寫的是我自己名字,假離婚後嘟嘟媽自動獲得首套房資格,只需35%首付即可。真是莫大的諷刺,離婚對平時來講是指感情已萬劫不復才出的下策,這一刻聽到中介這消息卻有種莫名的喜悅,天無絕人之路。我跟嘟嘟媽對假離婚這事都沒仔細推敲3月20日周一一早就趕到民政局辦了離婚手續。

當天就讓中介緊急帶著去聯繫海淀的房主,但只有女房主在家,男房主卻出差到深圳,一星期後才回京,萬幸的是女房主看出我們的誠意,願意賣給我們,沒有給提價,並維持原來的價格,雙方經過大約2小時細節的交涉,中途他們夫妻雙方也電話溝通了幾輪,最終到了簽合同,交訂金環節,女房主突然提起來,房產證是他老公的名字。但中介說,必須等房產證本人簽署同意售賣書,買家才能收訂金。此時我看嘟嘟媽情緒瞬間凝固,她害怕即將到手的房子又出意外,而女房主也豁達的說,可以等到4天後他老公回來簽合同並維持原來的價格。

這期間,每晚嘟嘟媽總是後半夜才能睡熟,每天會問我不下10次,如果這房子因故買不了怎麼辦?我都會假裝鎮靜的安慰她,有時甚至開玩笑說實在不行,移民美國,我們的費用也足夠了,況且去美國對英語專業的她也算是兒時夢想。

在焦急中度過了幾天,3月24日一早,嘟嘟媽打開新聞,瞬間坐在地板上大哭起來,我接過手機看北京連夜出台政策‌‌“離婚1年內無首套房貸優惠‌‌”,那天正好是北京陰雨天,我跟媳婦兒都請了假,在我們家絕望日這天……我不想罵誰,但我會保留罵他的權利,作為一個小剛需,買個房子為何就這麼天理不容了!

我第一次感覺到,手握500萬,卻在北京面臨無家可歸的局面!!!

我強制理性給依然在悲哀中的嘟嘟媽分析我們這微不足道一家三口處境及未來該怎麼辦:

1、租房,等到政策鬆動後或離婚滿1年後再購入(可能價格已飆上天到那時)

2、買房,買一套沒有學區的房子,比原來賣掉的房子大一點(這就失去這次換房的意義,為了4歲孩子的教育)

3、撤離北京,回我老家或回她老家(讓孩子重新走一遍我們走過的路)

4、移民美國,既能滿足孩子教育又能享受藍天(走美國EB-5,費用需要50萬美金,費用倒能接受,去年嘟嘟媽一度產生過這想法)

等我分析完這些,嘟嘟媽瞪了我足足有5分鐘,竟然冒出來,她這輩子可能最大的一個決定——移民去美國,可見她對這個城市的絕望。我以為這是她在氣頭上的選擇,沒想到她馬上給她已經移民美國的同事,打了個電話,詳細詢問了整個移民的流程,半小時後,她又一次跟我說,我們離開吧!然後她電話給了她爸媽,告訴對不起他們,我們一家三口要移民去美國!

隨後,嘟嘟媽聯繫移民機構,按照流程,開始準備相關移民材料報名。我知道這事已木已成舟。

策劃一場影響甚至會決定我們一家人命運的‌‌“永別‌‌”,需要莫大的勇氣與清醒。山東老家的父母的第一直覺就是反對,他們的理由很直接,認為我在北京打拚多年,好不容易工作、生活穩定了,如今卻要把一切都拋棄,太可惜,就像半途而廢。但我認為人生從來不存在半途而廢,只存在不預則廢。

當移民美國的決定跟嘟嘟媽定下後,過程中我有過猶豫,但她始終決絕的堅持。嘟嘟媽的言外之意,沒了房,移民美國的路只能前不能退了。

永別了,北京!所有的情緒都只能凝在這一句。

我在這座城市努力奮鬥了將近10年,贏得了我自認為該得的東西,也贏得了別人看來精英白領的光環(莫大諷刺)。我們能帶著嘟嘟去聽一場票價1000元的交響樂,也能帶她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這些於我都不是問題。

最終說服我自己移民美國,還有個不得不提的原因,真正的白領精英化教育是講鴻鵠,可現在的很多教育是講門戶。過年假期同事聚會,大家飯桌上都是探討自己的孩子如何聰明,今天又學了什麼,明天又要去報什麼,連最近我刷朋友圈時,看到剛剛放寒假的孩子,卻被父母即刻拉去各種補習班。

白領精英的孩子可能是中國學業壓力最大最苦的一群孩子。對於上層精英而言,雖然他們也重視孩子的教育問題,但不用擔心孩子無法繼承自身的地位,所以不用像白領精英那樣瘋狂地介入孩子的學習過程;對於底層群體而言,他們往往有心無力,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財力用於孩子的人力資本投資。

我對這樣的景象感到恐懼,我不希望孩子成為我的附庸和附加價值,我也更不希望我的孩子在無力抗爭污染的同時,也無力抗爭老師的作業,在不斷的咳嗽聲中,永遠寫不到句號。我擔心在這樣的怪圈裡,自己會先將自己殺得片甲不留。

環境是促使我下定離開的最後一顆稻草,去年冬天,記得北京新一輪污染濃度最強的一天,我卻不得已帶著4歲女兒嘟嘟開往她最不願意去的兒研所。

去年冬天北京重度污染時,我們一家三口去了趟麗江,當飛機越飛越高,衝破厚厚污染物,將藍天曝露出來時,一旁的嘟嘟忍不住的興奮起來,可惜手機關機,否則我一定要在這一刻給她和藍天拍張合影。我透過玻璃窗,眼睜睜的看見澄澈的陽光被北京上空來路不明的東西攔住去路,密不透光,我想,連陽光都有屈服的時候,更何況人。

《當幸福來敲門》電影里講述:在最落魄的時候,即使在地鐵、公廁過夜,父親也永遠在為兒子編製一個個美麗故事,直到真的幸福來敲門。而此刻的我,同樣作為父親,作為4歲女兒最依仗最信賴的男人,我希望也給他生活在一個美麗的故事裡。

去年其實就有了‌‌“逃‌‌”這個想法,逃去哪裡便成為我跟嘟嘟媽在過年前經常討論的話題。只不過年後換房的計劃將‌‌“逃‌‌”付之腦後了。

在北京打拚10年的我,堅守北京OR南下逃離?或許如果沒有嘟嘟,對我們來講,兩條路線都可以,但有了嘟嘟,這兩條線竟然無從選擇。

移民?朋友圈幾個移民美國的朋友總愛曬出在美國的藍天,我去年一度開始收集一切關於移民美國的信息,或許這條路:舒適的空氣+一流的教育,對嘟嘟來講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移民機構跟買房選中介一樣道理,畢竟幾百萬的費用。嘟嘟媽選的這家,之前在鳳凰衛視看到過,是第一個將美國EB-5投資移民引入中國的,有著18年經驗的老牌移民機構,還做了川普女婿Kushner的地產項目,一直保持著很高通過率。50萬美金,走成熟的EB-5投資移民模式,但命運又一次跟我開起玩笑,由於川普一直保守的移民態度,美國移民局發布EB-5移民意見稿,EB-5移民費用很可能由50萬美金上升到135萬美金,意味著由原來的三百多萬人民幣上升到945萬人民幣,時間截止到2017年4月28號,如果意見稿最後屬實,那對移民的人來講,這是移民美國最後的機會。

在我周末跟嘟嘟媽去移民機構諮詢相關事宜時,看到接待室絡繹不絕的前來辦理移民手續的人。有簡單跟聊了聊,很多人都是怕川普上台移民費用大升,畢竟將近1000萬移民費用不是精英白領所能承受的起。

我跟一些同樣辦理移民的聊了一下,他們明顯慌,集中在空氣、教育、資產等三個維度上,但一張綠卡可以消除多種投資限制與稅收問題,當然,也涉及生活的邊邊角角。

白領精英的慌在泛濫,最後一班通往美國的列車可以預想格外擁堵。

但很多人對移民充滿‌‌“歧視‌‌”,我想起高曉松曾採訪張志忠的女兒,其中談到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的至少一半人生,都是充當著建立中美互通的橋樑,而並不是由外界所謾罵的只是圖掙錢而已。因為在美國的精英白領觀里,賺錢是最低級的需求,而時代的使命感並不會因為坐標的變化而位移,這與中國儒家士大夫的精英觀何其相似。

或許每個要移民的家庭都有本難念的經,所以大家才要著急告別‌‌“曾經‌‌”。

至於工作,因為我從畢業就一直在這家外企打拚,10年擠進了中國區的管理層,而恰好這家企業總部就在美國,等到時申請Base在美國。

我相信嘟嘟在長大成人後,也會以更溫柔的方式來對待這座城市,不是滿口抱怨,不是巨嬰心態,不是缺乏關懷,而是以一位真正比我更正宗的精英白領精神,來肩負責任而不是用鍵盤衛道。

對我而言,我家裡還存著當時學生時代的鄭智化磁帶,現在聽來,別有滋味: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著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我在沒有人看見的時候偷偷跌倒。

收穫與失去,在焦慮中前行。

再見了,這座讓我無家可歸的城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胡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