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江楓:辱母殺人案之古今對照

相傳漢代大儒董仲舒之六世孫董黯,其母遭王姓鄰居辱罵毆打至卧床不起,不久後病逝。董黯念及王母年事已高,隱忍不發,直至幾年後王母辭世,並待對方辦完喪事,於光天化日之下斬其首級,報了辱母之仇。漢和帝聞其孝心,非但沒有加罪予他,更「表其異行」,封授官職,以使孝子「海內聞名,昭然千秋」。

眼見自己的母親被人虐打侮辱近六小時,而警察接報到場後竟然見死不救,於歡所做的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同樣會做的事。

俗話說,百善孝為先,孝是中華傳統文化中推崇的美德,亦是儒家思想的核心價值之一。山東是儒家思想的發源地,是孔聖人的家鄉,於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發生在山東的這起「辱母殺人案」,便因多了一層兒子護母的元素,讓人自然地產生了共鳴,乃至其極具爭議的判決結果,很快成為全民關注的焦點。綜觀目前所知,本案最大的爭議點,就是刺死辱母者的於歡,一審被判了無期徒刑,而這種爭議的產生,除了於歡的行為暗合了中國人對傳統倫理中孝行的認同,更多則是基於案中客觀存在的諸多「硬傷」,令人不得不疑竇叢生。

首先,這是一起因追討高利貸引發的血案,而高利貸又是從民間借貸派生出來,其畸形存在的本身,就牽扯到政策規劃、銀行信貸等複雜的政經問題。目前中國雖承認民間借貸行為,但年利率不得超過24%,否則不受法律保護,24%至36%之間的,若是雙方自願並且不損害他人利益,官方也是默認,如果超過36%,則視為無效借貸。本案借貸率高達120%以上,無疑屬於違法行為。

其次,本案當中警方的表現明顯屬於不作為,且有涉黑嫌疑,在為放貸者充當保護傘。事實上,放貸人吳學占的違法行為存在至少已經三、四年,暴力追債更是家常便飯,而更荒謬的是,不少政府公職人員亦在高額利潤誘惑下,紛紛主動找上門,和吳學佔一起合夥放貸,令吳更加可以肆無忌憚地行事。以至當日警方面對追債人的種種惡行視而不見,以至面對網路輿情、滔滔民意還敢以「毛驢」相譏,也就能夠充分理解了。

第三,便是因於歡被判無期徒刑而引發的關於正當防衛的爭論。眼見自己的母親被人虐打侮辱近六小時,而警察接報到場後竟然見死不救,拍拍屁股就想走人。此情此景之下,想必換了誰也會崩潰絕望,以致接下來於歡所做的,亦當是所有有血性有良知的人,同樣會做的事。如此也就可以想像到,當大家得知於歡的判決結果後,內心會產生多大的落差,會怎樣的出離憤怒。

以上幾點,對於歡來說可謂非常關鍵,這本亦應是對其定罪量刑的重要參考,而法庭竟然避重就輕,敷衍帶過,所以對於本案來說,司法不公義的成分也就成了必然存在,成為法制建設道路上無法抹掉的又一個污點,以致最高檢最終迫於輿論壓力,不得不表態重新審理此案,尷尬之餘更凸顯現實的悲哀。

然而更悲哀的是,以中國現時的社會制度,卻是不提倡不支持正當防衛的,連見義勇為亦遭排斥。君不見,連驅趕入室偷盜的竊匪亦會獲罪,連反抗強姦致對方生殖器折斷,也要自己承擔罪責。因為這個社會有太多的不公義,有太多的既得利益需要維護,所以只能繼續犧牲社會公義,犧牲法治,犧牲百姓的權益。儒家思想主張以仁孝治國,其中雖不乏一些封建糟粕的東西,卻並未影響其作為主流社會思想承傳千年,可惜到了20世紀,因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擱淺、隳壞。聖人思想、儒家價值離現代社會愈來愈遠,如今的中國已然陷入信仰缺失的狀態,一個沒有信仰的社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便也再正常不過了。

中國古代關於孝行的故事不勝枚舉,因父母受辱而報復殺人的事件亦多有記載,不少人更因此被封為孝子,成為世人稱頌的對象。而在現代,甚至國外亦不乏類似的例子,就在最近,美國弗州少年貝利,因見其母遭同居男友毆打,憤而從母親的手袋中拿出槍來將其射殺,一度被州法院判處二級謀殺,近日被陪審團推翻判決,並裁定貝利屬正當防衛,當庭無罪釋放。

反觀現時之中國,不覺間已淪於公義不顯、法治不彰的尷尬境地,這是值得所有人認真思考的問題。須知道,山東不只是出了孔聖人、孟夫子,還有那大碗喝酒、大塊吃肉,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漢,當公義不存之時,或可以另一種方式取回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