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陸思齊:犧牲農村發展城市 造成多少人間悲劇

湖南邵陽市一名十三歲少年,日前疑因不滿被責罵,斬死一名七旬老婦,並搶走其身上七百元現款,事件再度觸發人們對 大陸留守兒童問題的關注。

在城鄉二元戶籍管理制度下,農民工無法享受城市居民起碼的教育、醫療等福利,「放棄」孩子就成了唯一「選擇」。

偏遠地區孩子的父母進城務工,無奈把孩子留在老家,交由老人代為照顧,由此衍生出的社會悲劇不知凡幾。前幾天,貴洲省畢節市兩名分別四歲和五歲的幼童,與其他孩童在一輛廢棄車輛中玩耍,期間有人點燃了打火機,結果兩人被活活燒死。事實上,單是貴州畢節一地,近年來就發生多宗類似慘劇,其中最為轟動的事件發生在兩年前,五至十三歲兄妹四人,一同服殺蟲藥自殺身亡,據報道孩子們生前窮得只能吃玉米面果腹。事發後當地扶貧辦亡羊補牢,包括開展數字貨幣試點等,現在看來似乎效果不彰。

大陸到底有多少「留守兒童」?一說高達一億人,比較保守的數字是六千萬,約佔全國兒童人口的兩成,其中一成多人甚至在過年也不能和父母團聚;而從分布上講,「留守兒童」則呈現東部少,西部多,沿海少、內陸多的態勢。

粵諺說得好:「有頭髮無人想做瘌痢。」大人們誰不想把孩子留在身邊照料?生活所迫,實在是不得已之舉。大規模城市化之下,農民大規模湧進城市打工,並非當代中國獨有的現象,工業革命時代的英國就曾經歷過這一段,可是「留守兒童」卻是道道地地的「中國式悲劇」。在城鄉二元戶籍管理制度下,農民工無法享受城市居民起碼的教育、醫療等福利,「放棄」孩子就成了唯一「選擇」。曾經有學者針對北京地區的農民工進行過調查,發現把孩子留在老家的,八成以上是因為戶籍隔離,只有極少數是因為工作不穩定、實在貧困等原因。

楊繼繩在其紀實文學作品《墓碑》中,揭露「三年自然災害」期間,農民口糧標準一再被壓縮,為的就是保證城市居民吃得飽飯(起碼不會像農村那樣餓死人)。犧牲農村向城市傾斜的「國家發展策略」似乎並沒有多大改變。吸吮農村奶水的「城市化」發展,除了衍生「留守兒童」問題,還有一大批「空巢老人」,七、八十歲老人還要在田間勞動,缺人照料孤死家中更是常有的事。

正值國家推動新型城鎮化,計劃讓農村人口進城落戶的鴻圖大計,如何解決「留守兒童」和「空巢老人」問題,如何向農村還發展的帳,無論如何不能迴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