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蘇共暴政下的群體滅絕

二戰結束後,紐倫堡審判針對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國際社會發出強烈的聲音「永遠不再」!但具諷刺意味的是,二戰剛剛結束,斯大林治下的蘇聯仍舊持續不斷的進行著滅絕人類的罪行;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也依然持續進行著又一場反人類的群體滅絕,導致8千萬冤魂死於共產運動的鐵鎚和鐮刀下。

蘇聯斯大林時期大清洗中的行刑場面。(資料圖片)

在上個世紀二戰期間並存過兩個極權主義政權:德國納粹和蘇聯共產黨。這兩種制度雖然形式不同,稱法有別,但卻有著共同的一面,都留下數以千計的萬人坑、大屠殺、集中營等這些反人類的罪惡遺迹。

重新回顧共產百年歷史,探究群體滅絕反人類的根源,究竟是什麼引發人類史上持續不斷的巨大浩劫?或許會對當下在中國發生的另一場群體滅絕有著截窒的意義。

種族滅論的始作俑者

1849年1月,恩格斯在馬克思的報紙《新萊茵報》上,首次解釋“階級鬥爭”。他說,社會主義革命將以階級鬥爭的形式出現,社會制度之間、階級之間的鬥爭必將發生。在歐洲,有些區域發展的相對比較緩慢,恩格斯公開的聲稱巴斯克、布列塔尼、塞爾維亞等這些地區的人為“種族垃圾”。他認為,這些落後的地區,“將不可能成為革命者”。恩格斯也談到落後民族的粗俗和骯髒,他認為斯拉夫民族是灰塵,認為波蘭沒有存在的意義。

1940年4月至5月間,在史達林領導的蘇共批准下,蘇聯秘密員警在卡廷森林等地對包括戰俘在內的波蘭民眾進行一場大屠殺,遇害人數約為22,000人。(視頻截圖)

馬克思曾說:“在俄羅斯,這個有著野蠻特性的種族,以這樣的精力和熱情,在陳舊的君主制國家中徒勞地尋找出路。斯拉夫的野蠻是與生俱來的反革命。因此,必須無情的鬥爭,不是為了斯拉夫的生,而是為了它的死……以無情的恐怖主義消滅它。”

1848年,馬克思在他的作品集中,寫到“斯拉夫賤民”,其中包含了俄國人、捷克人、克羅埃西亞人。他認為,這些“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的革命風暴中毀滅,除此之外,命運再不會留給他們什麼。馬克思認為,即將來臨的世界大戰將消滅反動階級和王朝,也將讓所有反動民眾從地球上徹底消失。

馬克思也曾說過:“如果階級和種族太過脆弱,不具備適應新的生活條件就必須讓路……他們必將‘被革命的大屠殺所消滅’。”

馬克思和恩格斯都對數百萬人的滅亡無動於衷。馬克思說:“一個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會中進行。革命不會在乎它毀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會在乎它毀掉的房屋一樣。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勢的階級和種族必須被擊敗。”

他們的言論如此的仇恨人類,動輒加以戰爭和革命,來消滅地球上的鮮活生命。馬克思從來沒有想過要解放全人類,沒有愛過他所謂的無產階級,相反,他在他的詩和信中把人類叫成“人類垃圾”,他仇恨全人類,為了達到毀滅人類的目的,利用著流氓無產者去做為他的工具。

英國劍橋大學歷史學家喬治.沃森研究種族滅絕論,查遍了近現代歐洲各國思想界,他發現在馬克思、恩格斯之前,沒有人提到這一主張。除了馬克思、恩格斯倡導的種族滅絕言論之外,史學家什麼都沒有查到。於是劍橋史學家判斷,馬克思、恩格斯二人是首先公開宣傳種族滅絕論的始作俑者。

索邦大學近代歷史研究員弗朗所瓦斯.托姆說:德國納粹和蘇共都是不能接受人類本性的客觀存在。因為它們都是要創造“新人類”。為了創造出新人類,它們就要消滅人的本性,進行系列地消滅人性的戰爭。這就是極權主義的根源。這在他們身上都得到了充分的體現。納粹思想是建立在錯誤的生物學理論之上;而共產主義是建立在錯誤的社會學理論之上。而且這兩種體制都自稱是科學的。

萬人坑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布: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盪”。列寧、希特勒、斯大林等人正是吸收了共產思想的“幽靈”。於是德國出現對猶太人的大屠殺,蘇聯出現古拉格集中營。

蘇聯古拉格集中營囚徒和苦力。(美國之音

為了實現所謂的社會主義目標,列寧大力宣傳階級鬥爭理論,那些所謂的阻礙“社會進步”的群體,就被認定為“剝削階級”,從肉體上把他們消滅。布哈林說:“在所有的形式中,無產者都是從槍決開始……這是以資產階級時代的人為材料,來打造共產主義者的方式。”

特洛茲基說:“歷史從來都不會原諒妥協、退讓和軟弱。如果現在到了一個時間點,需要我們消滅上百上千的人,以創建組織我們需要的國家機器。如果需要,我們也可以消滅數萬的人。但我們沒有時間了,沒有機會去辨認真正的、激進的敵人。我們應該踏上毀滅之路(主動消滅)……”

契卡成員拉計斯說:“我們不進行反對具體某個人的戰爭。不從一些痕迹上尋找,能夠證明他反對蘇維埃的言論和行為。首要的問題就是我們要確認,他屬於哪個階層,他的人生履歷、家庭出身、教育情況或者職業。這些都是能決定他命運的關鍵。”

1918年9月2日,契卡通過的一項決議顯示:“要槍決所有的反革命者,使每個地區的契卡成員都有自行槍決的權力。每個區都要建立小型的集中營……契卡成員或者契卡地區分支成員在執行大規模槍決行動時要負起責任,採取必要措施,以免(槍決後的)屍體落入破壞分子的手中。”

於是萬人坑出現了,幾乎在所有的歷史記錄留下的影像中,成堆的屍體,萬人坑、集中營、勞教農場、成堆的屍骨等出現在蘇共治下的廣袤區域。這個政權用恐怖和血腥在蘇聯境內築起無形的高牆。

萬人坑,遍布蘇聯境內,基輔的維基夫那、列寧格勒、維尼察、哈爾科夫、布托沃等。整整一代數百萬的兒童失去了父母,流浪在街頭,挨家挨戶沿街乞討。那些到蘇聯考察的外國政客見到大街上的流浪乞兒,感到很吃驚。為了剷除這一尷尬、不光彩的乞討現象,斯大林在1930年5月簽署35號條令,關於處理“街頭乞兒”,這些兒童在年滿12歲時,必須給予槍決。斯大林命人即刻執行。

在這個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人們被夜以繼日地消滅,斯大林成為瘋狂而隨意殺人的人。按照計劃定額殺人。比如,坦波夫地區,斯大林就下達了10萬人的處決指標。有沒有犯罪都已不重要,他們隨意抓人以完成處決的計劃數量。一旦完成處決指標後,地方當局會上報斯大林和中央委員會,繼續申請更多的處決指標。

關於處決名額一事,得到前蘇聯上校弗拉基米爾.卡爾波夫的證實,他說:“赫魯曉夫曾經主動要求增加處決的配額。他曾被批准處決七八千的‘敵人’,他卻叫道:‘請增加處決配額,我要處決1萬7千個。’”於是他的要求就被批准了。各地處決名額完成後,又繼續申請,於是整個蘇共體制就像是一台運轉的絞肉機,不停地殺人,殺人。**

參考資料:

1、列昂尼德.姆列欽,《克格勃國家安全部門主席解密的命運》(МлечинЛеонид《КГБ.Председателиорганов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судьбы.》ЧастьвтораяБОЛЬШОЙТЕРРОР),引文採用第二部分《大恐怖》,所引原文頁碼為第20頁,第47~48頁,第51~52頁,

2、俄羅斯大型歷史記錄片《20世紀俄羅斯歷史》第一季,第70集“索洛維基古拉格”(《ИсторияРоссии XXвека》1сезон,70серия“Соловки.ГУЛАГ”,режиссерНиколайСмирнов),導演尼古萊.斯米爾諾夫(Nikolay Smirnov)。索洛維基和古拉格群島是前蘇聯大型集中營所在地。

3、拉脫維亞歷史記錄片《蘇聯故事》(The Soviet Story),導演埃德文斯‧斯諾爾(Edvins Snore)

4、英文歷史記錄片《Joseph Stalin Red Terror》,導演傑克.帕金斯(Jack Perkins)

5、《史實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人民報,2010年11月7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