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把你鎖在自己心裡那個最柔軟的地方

原諒我真的沒有勇氣用實名發出來,畢竟我也有個秘密,有個我身邊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九歲,二年紀讀完的暑假,2005 夏天。我媽媽被檢查出癌症。當然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他們都瞞著我。從小就心大,總以為是跟感冒一樣,吃了葯就會好的那種。或許比感冒要嚴重一些,因為一整個暑假都被放在外婆家,但是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跟死亡掛上鉤。

三年級開學的時候,我特別想媽媽,超級想。吵著要去看媽媽,但是沒人帶我去。很久之後才知道,那個時候媽媽化療頭髮都掉光了,她怕我傷心不敢讓我去見她。

開學後,爸爸要在醫院照顧媽媽。而我過上一種被寄養的生活。

最開始我住在舅舅家,舅舅舅媽對我很好。但他們兩個是中學老師,特別忙。我總是一個人待在家裡,晚上等舅媽上完晚自習才能回來做飯給我吃。

在舅舅家住了幾個星期後,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又被送到外公的妹妹,我的姑奶奶家,姑奶奶有潔癖,我不能說不愛乾淨,但是小孩子嘛都少都皮。我也不明白當時自己為什麼會害怕,反正每天都過的小心翼翼,處處提醒著自己要愛乾淨。

住了一個星期後外公又把我接走,重新回到舅舅家。外公就天天在舅舅家照顧我。

不知道你們知道那種感受嗎?他們對我好,但又不是那種好,那種好總有距離,有客氣。而且那終究不是自己的家啊!我時刻都能感受到我是個外人。那個時候小,總覺得自己就像被拋棄沒有人要的孩子。

後來有一次我對舅舅說了一句:舅舅,我想媽媽了,我求求你帶我去看看媽媽吧!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舅舅流淚。

後來我如願去見了媽媽一次,但是也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見到。因為那時媽媽在重症監護室,我是隔著屏幕看見的。

那天從醫院回來後,我的害怕更深了。說不上哪裡害怕,總是惴惴不安。

可能跟樓上的比起來我這算不上被拋棄吧!但是又怎能說不算呢!

後來媽媽出院後,僅僅只活了三年。

在我十二歲那年跟著我的童年一起把我拋棄了。

從來不相信什麼感同身受,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我的苦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爸爸是做生意的,從小他就忙到,我幾乎見不著。我是媽媽一手帶大的,從我出生那天,我從未離開過媽媽,對於我來說,媽媽就是我的整個世界。她不在的那天,我的世界轟然坍塌,一片廢墟。

到如今也九年了,我走不出我的傷痛,我仍然想媽媽,想到深入骨髓。

他們說時間是治癒傷口最好的良藥,那誰能來告訴我,為什麼時間撫平不了我的傷口,它仍然日日溢血。

思念像發了瘋似的,在我身體里肆意瘋長。我想媽媽。真的好想媽媽。我那麼愛她,她怎麼捨得離開我。老天是怎麼捨得把她從我身邊奪走。

或許我就是那個被老天拋棄的孩子。

還記得媽媽做完手術出院回家的時候,自己好天真,以為什麼都會好,生活還能跟以前一樣。日子還是過的沒心沒肺,總覺得一切都能重新開始,沒有什麼不一樣。我不知道的是,死神要帶誰走,我們誰也攔不住,延緩的只是走的日期罷了。我也不知道從那天起,跟媽媽相處的日子會是倒計時。現在想想總能記起說到‌‌“以後‌‌”時,媽媽眼裡暗淡,原來沒有以後了。

三年!三年就那樣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走的我猝不及防。在我終於快明白所有事的時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我恨過,恨他們為什麼都不告訴我真相,為什麼都要騙我。到頭來我最恨的還是自己,我恨自己為什麼發現的那麼晚,為什麼可以沒心沒肺的過得那麼開心。

‌‌“珍惜‌‌”一個我們讀爛了的詞,生活卻用這樣一個殘忍的方式讓我牢記。

他們給媽媽換衣服的時候,她的全身沒有一根完整的骨頭,所有人都默默的掉眼淚。我整理遺物的時候看到嗎啡。我不知道該是怎樣的疼痛,痛到需要毒品來緩解。而我媽媽卻從未對我喊過一聲疼,她對我說的最多的話就是‌‌“對不起‌‌”她總覺得是自己欠我的。‌‌“媽媽啊!哪裡是你欠我,你給了我生命,給了我全部的愛,而我連一個回報都來不及。

我們說過,拉過勾勾,下輩子你來當女兒,我當媽媽,換我來好好愛你,像你愛我一樣愛你。‌‌”

媽媽走的那幾天就跟世界都坍塌一樣,一眼望不到頭的絕望。每天看著窗外默默的掉眼淚。似乎要把自己這一生的眼淚都流干。不過眼淚好像流不幹,就像現在我還躲在檯燈下打這段字,淚流滿面。

因為太多天的不吃不喝,我得了厭食症。住院的時候,我看到爸爸在窗檯抹眼淚。第一次覺得我對這個男人好殘忍,我怎麼能讓他在喪妻之痛中再失去我。結髮夫妻,相濡以沫那麼多年,他的痛又怎麼會亞於我?我還記得媽媽跟我說過:她走了以後,讓我把對她的愛全部給爸爸,爸爸只是太忙不善言辭,但他真的很愛我。

後來,從那天起,我沒有當著爸爸的面掉過一滴眼淚,再也沒有提過媽媽。我把媽媽完完整整的鎖在自己心裡那個最柔軟的地方,像一個寶藏一樣珍藏。她永遠活在我心裡。

我不提是怕爸爸愧疚,他對我說過‌‌“對不起‌‌”都怪他自己沒有沒有能力。那麼多人都在跟我說對不起。可是從來都沒有人欠我啊!

我爸爸在05 年一個剛剛開始做生意的男人,拿了幾十萬去救我媽媽,他都知道不能治好,能做的只是維持。卻還那麼義無反顧,傾家蕩產的去做,哪怕知道自己今後的生活都要負債纍纍。

就像評論里,那麼多人都有各自的不幸,我們能怎麼辦只能在黑夜裡蝸行摸索,踽踽前行。生活已經那麼難了,但還是要繼續啊!為了那些還在愛著我們的人。

生命對你施加災難的時候,從來不會去關心你受不受得了,給了我們,那我們就只能承受。

我會好好活著的,我!就是我媽媽最後唯一向這個世界的展示,生命都是她給的,我有什麼理由不去珍惜,要替她好好活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知乎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