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清宮趣事:溥儀當大馬 慈禧拍照愛折騰

清宮最早的照片是23歲的醇郡王與侍衛的一張合影

故宮博物院上周公布了最新的藏品數量——1862690件。過去三年多的時間,故宮再次點清了15類宮藏文物,較之2010年完成第五次藏品清理後,多出了55132件。而這其中,故宮藏清宮老照片,無疑是“戲碼”最足的。18134張故宮老照片,訴說著數不清的陳年故事、說不盡的前朝舊夢。

三年點清1.8萬老照片

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善本特藏項目代表李歡告訴記者,故宮圖書館自1925年10月10日開設,至今都在壽安宮內辦公。當時圖書館、文獻館的“前輩”們,就已經開始對明清檔案、溥儀善本和其他的歷史物品進行整理編目、展覽陳列、收集研究,“不少整理成果都刊登在故宮周刊、史料旬刊等刊物上。”

李歡介紹,目前故宮共存藏清宮老照片18134張,在2004年至2010年7年藏品清理的基礎上,2014年至2016年,又花了3年時間將登記、分類、著錄、編目及修復、除酸、除塵等保護工作完成。“三年中,我們仔細研究商討了故宮老照片的著錄格式,集中一一採集影像,參照國家圖書館影像著錄規則,對館藏老照片進行登記、著錄、分類,對存在沾有污跡或翹起等損壞情況的老照片,及時進行了修復。”

目前,故宮博物院圖書館存藏的老照片,從時間上大概跨越了晚清至民國,其中大多數照片出自中外攝影師和隨軍記者之手。內容包括人物、器物、建築、風景等,客觀、真實地再現了當時政治、經濟、軍事、教育、外交等方面的諸多歷史事實。

李歡特別指出,作為珍稀的歷史遺存,有些老照片採用連續拍攝的方式,“成系列的照片從多個角度、多個方面、多個場景,傳遞出具有完整性的歷史信息。”有些系列照片甚至採用幾十幀至上百幀的連續拍攝手段,為今天留下了難得一見的歷史瞬間。

“當時留存下來的珍貴老照片,保存在壽安宮的福宜齋內。當時的管理者將其用黃紙包裹,碼放在木質的書架上。”為了避免文物箱匣互相疊壓,改善文物的儲存條件,使珍貴的故宮老照片得到更加完善的保管,去年故宮圖書館特別為它們定製了推拉式文物儲存櫃,“這個特別的文物櫃是經過重力測試的,所有抽匣同時拉出來,都不會倒地。”故宮藏老照片重量大約在200斤左右,而這個文物櫃的最大承重在600公斤,可以說相當瓷實。

最老照片拍的是醇郡王

清宮老照片數量近2萬張,一張照片就是一個故事。百年前的老故事講也講不完,那麼“故事”由何開端呢?李歡告訴記者,清宮最早的照片是一張23歲的醇郡王與侍衛合影,而對這張照片時間的追溯和考證還頗費了一番功夫。

醇郡王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醇親王,道光帝第七子、咸豐帝異母弟、光緒帝的生父——愛新覺羅·奕譞。他是晚清政治家,光緒初年軍機處的實際控制者。這張照片在軍營外拍攝,照片上共有三人。奕譞氣宇軒昂,橫握腰刀,站在中央,兩名侍衛各持長矛、火銃,分立兩側。

“最開始,我們只知道這張照片年頭兒早,卻不知道早到什麼時候。”泄露了“天機”的,是照片上部奕譞的一首自題詩:“波面殘陽耀碎金,炎光消盡覺涼侵。莫言倥傯三軍事,也得逍遙一律唫。碧草馬嘶欣脫轡,青溪人坐乍開襟。雲容糺縵隨風布,念切油然早作霖。——晚操後步至長河作,醇郡王自題。”

為什麼說這張沒有落留影時間的“自題詩”透露了信息呢?詩後落款“醇郡王自題”,說明拍攝時間在同治三年即1864年奕譞加封親王之前。而照片中所表現的內容則是奕譞主持神機營後,檢閱操練晚歸的情景。“二者的時間交集,就是同治二年——1863年,當時奕譞年僅23歲。”

記者了解到,紫禁城內的清代皇帝和后妃們,開始接受現代攝影技術始於20世紀初。而這張154年前拍攝的親王舊影,比慈禧照相早了幾乎半個世紀。

拍照在後宮一度很“時髦”

“清宮的人物本來就都有親緣關係,許多在樣貌上比較相像。加上照片的時間跨度很長,許多人物隨著年齡的增長,樣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比如溥儀和溥傑就非常像,都穿上軍裝、戴上眼鏡,很難區別;而婉容的弟弟潤麒則隨著成長、發育發了胖,跟小時候判若兩人。”為了對照片中的人物進行較為準確的辨識,上世紀90年代,故宮博物院曾兩度邀請溥傑、溥任等清宮後人對照片中的自己和家人親自進行辨認。

在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清理中,完成老照片中人物、地點、景物的辨識是一大成果。項目組的工作人員對其中最難的人物辨識自有一套“功夫”。到了清代末期,拍照成了後宮一種“時髦”的生活方式,經常出現兩個人物拿著相機“互拍”等情形。這類照片有點類似於今天“朋友圈”發布的生活瑣事、零散信息,由於不成體系,所以整理、歸類非常困難。“有的照片就是嬉戲中拍攝的一個側影、背影,怎麼通過一個‘後腦勺兒’認出照片主人公是誰呢?”憑著多年在故宮工作的經驗,工作人員對宮裡的草木、擺設、建築早已瞭然於心,“這麼多年,窗欞、影壁、匾額、銅鶴……都沒有變化,看清背景是婉容的儲秀宮還是文繡的長春宮,加上對服飾紋飾、規格的考證,就能斷定照片中是誰的倩影。”

一些記錄重要歷史時刻或具有特定留念意義的照片,則可以通過查閱史料確定照片中的人物,“一張合影中總能辨認出幾個來,參考史料的記載,排除法可以確定剩下的人物身份。”

拍照“達人”慈禧講究多

“愛蓮女士惠鑒:昨天收到來信,知道you胸悶的毛病,已經差不多痊癒了,I甚欣慰之至……”不久前,熱播電視節目《見字如面》中,演員蔣勤勤朗讀了一封末代皇后婉容寫給淑妃文繡的信,這對少女后妃的憨嗔對話,令觀眾忍俊不禁。宮裡的少男、少女們生活得果真如此有趣嗎?老照片或能告訴你真相。

記者了解到,老照片中存有大量溥儀、婉容以及溥傑、潤麒等人年少時在宮廷內拍攝的鏡頭。照片背後還寫下了稚拙的祝語或一些賭氣的話,有些還是用他們當時剛剛學習的英文寫成的。“照片里,他們有時短暫忘卻了自己的身份,就表現出十來歲小孩子應有的樣子。比如,有一張照片中,在御花園內,溥儀趴著給婉容的弟弟潤麒當‘大馬’騎。不像個皇帝,卻非常真實、可愛。”

而慈禧太后無疑是清宮最愛拍照的女性之一,老照片中,僅她自己的照片就達上百幀。傳說,慈禧拍照講究很多。比如,只拍正面照,不拍側面照;什麼時辰、穿什麼衣服、在哪兒拍照,都經過深思熟慮;光線不能一半兒明,一半兒暗……攝影師常常搬著當時小單人床大小的照相機設備,陪著她調整“機位”,特別“折騰”。

過去沒有現在的修版技術,慈禧選好的照片,會拿去找宮廷畫師上色,人面、服飾、擺設……一一著色,非常精美。這些著色照片,慈禧拿去送給外國的使節,叮囑他們擺在室內。相傳,慈禧相信照片能像真人一樣,對他們起到控制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北京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