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四月祭:只因說真話 兩個女性被慘殺!

1968年4月29日,林昭被槍殺

林昭本名彭令昭,1932年12月16日生於蘇州。

母親許憲民,16歲投身革命,是抗日戰爭時代的巾幗英雄,後加入國民黨,以身份作掩護,秘密幫助中共地下党進行策反活動。父親彭國彥,曾留學英國,回國後任蘇州吳縣縣長、中央銀行專員,暗地裡,也多次為中共地下黨人做掩護和幫助。

15歲時,林昭在蘇州讀高一,和同學創辦“大地圖書館”,開始以筆名“林昭”寫作。之後,她以優異成績考入北大新聞系,曾先後任校刊《未名湖》《北大詩刊》編輯,還是綜合性學生文藝刊物,《紅樓》的編委會成員之一,被稱為“紅樓里的林姑娘”。

1957年,在當時表面倡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實則“引蛇出洞”的文藝政策下,文藝界熱情高漲,北大學生也十分興奮,和她同是《紅樓》編委之一的張元勛貼出北大第一張大字報《是時候了!》,被認為有右傾言論,於是召開辯論會,張元勛成了被猛烈攻擊的焦點。突然,一個女學生說:“我們不是號召黨外人提意見嗎?人家不提,還要一次一次地動員人家提,人家提了,怎麼又勃然大怒了呢?”

不久,北大學子有1500名被打成右派,其中有林昭。當時幾乎所有右派都檢討了,只有她還繼續堅持說真話,她說:“我的立場觀點很簡單,就是,人人要平等,自由,和睦,和藹,不要這樣人咬人!”

她的觀點都是常識,但當時把常識說出來,就是反革命。

從那時起,她開始深思、尋找,追問,眼光觸及到中國的未來,她說:現在我想通了,這不單是我個人的命運問題,北大划了那麼多右派,全國會划了多少?反右鬥爭還在全國進行,它的性質、它的意義、它的後果、它對我們國家、對歷史有什麼影響?對我們自己有什麼教訓?我現在可能還搞不清楚,但我一定要認真思考,為祖國找尋答案……

1958年,當時的中國,大躍進、人民公社化等運動不斷,她想阻止瘋狂的運動繼續蔓延,竟再次不顧一切地站了出來與人合編雜誌《星火》,發表《海鷗之歌》《普魯米修斯受難之日》,四處聯繫各地黨政負責人呼籲遏止極左政策。

1960年10月,她被捕入獄,已被打為歷史反革命的父親,得知自己心愛的女兒入獄後,絕望地服下毒藥自殺身亡。

兩年後,她在獄中病情嚴重,被保外就醫。出獄後,她看到四處餓殍遍野的凄涼景象,又毅然拿起筆,給北大校長陸平寫信,揭露暴政,批判反右,再次被捕。

她在獄中,拒絕認錯,在獄中絕食,獄警就從她的鼻子給她灌食物,她用玻璃片割脈,也自殺未遂。

她要用文字喚醒國人的靈魂,獄警沒收了她的筆和紙,她就用發卡戳破皮肉,戳破血管,在牆壁上,在衣服上,在床單上,用自己的鮮血寫下20餘萬字的血書…….

她曾寫下:“中國人的血,歷來不是流得太少,而是太多。即使在中國這麼一片深厚的中世紀遺址之上,政治鬥爭是不是也有可能,以一種比較文明的形式進行,而不必訴諸流血呢?”

受暴力摧殘的她卻不願以暴制暴。

可她越是清醒,越是敢說真話,她遭受的折磨也越是慘無人道,......

即便被如此慘絕人寰地虐待,她依然寬恕了迫害自己的人,她說:“為什麼我要懷抱著,乃至對你們懷抱著一份人性,這麼一份人心呢?……因為我仍然察見到,你們身上,偶然有機會顯露出的人性閃光,從而察見到你們的心靈深處,還多少保有未盡泯滅的人性。在那個時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1966年,張元勛假以未婚夫名義來探監,臨別前,她拜託了張元勛兩件事:一是,萬一有一天她死了,千萬千萬要幫她照顧母親、弟弟和妹妹,他們太可憐了,說完,一向堅強的她哭到難以自抑。二是,如果有一天允許人說真話了,不要忘記告訴活著的人們:曾有一個林昭,因為太愛他們而被他們殺掉!

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龍華機場,林昭被槍殺,屍體不知下落。

四月,一個為信仰付出生命的北大才女,因說真話而倒在冰冷的血泊里,徹底告別了這個她不忍心再多看一眼,冷漠,卻又無比深愛的世界……

第二天下午,在上海林昭的家中,一個人對林昭母親說了三句話: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林昭已在4月29日槍決,家屬要交五分錢子彈費。

索要五分錢的子彈費,這在全世界也難找到的喪心病狂!

幾天後,當年那個堅定而熱情的巾幗英雄許憲民,慘死在上海街頭……

林昭在臨死前,曾寫下,《歷史將宣判我無罪》的血書!

1980年,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宣告她無罪,結論為“這是一次冤殺無辜”。

林昭的墓,只是一個衣冠冢,她的英靈仍在四處飄蕩……

……

1975年4月4日,張志新被槍殺

張志新,1930年12月5日生於天津一個大學音樂教師家庭,其父張玉藻曾參加過辛亥革命,有很高的音樂素養,其母郝玉芝畢業於山東濟南女子師範學校,她上有三個哥哥,下有三個妹妹。

1950年,張志新高中畢業後被保送到天津師範學院教育系。朝鮮戰爭爆發,她投筆從戎成為解放軍俄語翻譯,後被保送到中國人民大學學習俄語。1952年張志新提前畢業,留校工作,1955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2年,張志新被調到遼寧省委宣傳部當幹事。

1969年8月間,張志新對毛澤東進行批評,為彭德懷、劉少奇等喊冤叫屈。張志新認為:“中央文革到底是集體領導還是江青在那(里)自己說了算?江青歷史上到底是幹什麼的?”“林彪說,主席的話一句頂一萬句,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這種局面不會維持長久了,這樣下去,局面是不堪設想的。”“(我)對林彪提出的’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列主義發展的頂峰’的論斷,很反感,頂峰不是到頭了嗎?”“文化大革命以來,(我)對那些事都想不通,好多人打倒了,是否都是叛徒、特務?”“彭德懷應當被平反”。張志新還說了對個人迷信、個人崇拜,對搞“三忠於”、到處跳“忠字舞”的看法,她說:“過去封建社會講忠,現在搞這個幹什麼!搞這玩意幹什麼!再過幾十年的人看我們現在和黨的領袖的關係,就像我們現在看從前的人信神信鬼一樣不可理解。”“無論誰都不能例外,不能把個人凌駕於黨之上。”“對誰也不能搞個人崇拜。”

1969年9月24日被捕入獄,並在獄中堅持自己的觀點。1973年11月16日,犯人參加“批林批孔大會”,張志新高呼“中共極右路線的總根子是毛澤東”,於是被定為“頑固堅持反動立場”,被判為死刑。

為了懲罰張志新,獄方將她單獨關在一個只有一米見方只能坐,不能躺,不能站的陰暗囚室里,除了放風以外,不準出來,揭開地板就是便池,扣上地板再坐上去反省,犯人們稱之為“蹲小號”。一般蹲小號的時間就是一兩個星期,否則精神就失常了,人也廢了,張志新竟然蹲了一年零七個月,她一連幾天徹夜不眠、兩眼發獃,蹲坐一天一動也不動,時笑時哭,自言自語,吃牙膏,用窩窩頭蘸自己的月經血吃。

1975年4月3日下午,辦案人員到監獄對張志新宣判時問,你犯了什麼罪,張志新仍然堅持自己無罪,她要求看判決書被拒絕。判決書上面寫著“罪大惡極、民憤極大,依法判處現行犯革命犯張志新死刑,立即執行”。

為了不讓張志新再發聲,在一個辦公室里,監獄管理人員將張志新按倒在地,背上墊一塊磚頭,用一把普通的刀子殘忍地割斷她的喉管,又用一段3寸長的鋼管插進氣管,再用線將刀口縫上,張志新掙扎呼嚎,痛苦地咬斷舌頭。

1975年4月4日,被割斷喉管的張志新被用鐵線和木頭捆綁在卡車上,在瀋陽市遊街示眾後被處以極刑,屍體不知下落。此時,女兒曾林林18歲,兒子彤彤10歲。

四月,一個因堅持說自己的真話的女性倒在冰冷的血泊里,徹底告別了這個她不忍心再多看一眼,冷漠,卻又無比深愛的世界……

1978年10月16日,營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布:張志新案撤銷原判,平反無罪。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基礎通識教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